甄嬛傳:難怪宜修容不下純元,看純元的嫉妒心和佔有欲有多強?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宜修皇后被甄嬛扳倒,醜跡敗露,皇上聽聞為之大怒,準備廢後。

得知皇上要廢後的消息後,宜修皇后肝膽皴裂,傷心欲絕。她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愛皇上的女人,是唯一真正深愛皇上的女人。但是皇上不相信,任憑皇后聲淚俱下的控訴,皇上仍舊不為所動。

小編當時看了內心為之一動,感觸頗深。

皇帝審問皇后的那一幕,原著裡是這樣寫的,因為臺詞沒有做太多的更改,就用原著吧:

「正因為朕明白,朕才會在你入宮後厚待於你,即便朕立宛宛為唯一的皇后,你也是僅次於她的嫻貴妃。可是你永不知足!」

再後來,皇后繼續說:

「臣妾的兒子因病夭亡時,姐姐已經有了身孕。皇上,你只顧著姐姐姐有孕之喜,何曾還記得你還有個長子!皇上,臣妾的孩子死得好可憐!臣妾抱著他雨中走了一整夜,想走到閻羅殿求滿天神佛拿臣妾的命換孩子的命!他還不滿三歲,就被高燒燒得渾身滾燙,不治而死!而姐姐卻有了孩子,不是她的兒子索了我兒子的命麼!我怎能容她生下皇子坐上臣妾孩子的太子之位!臣妾是他的母親,臣妾怎能忍受!」

所以,當時還是嫻貴妃的修宜的兒子,是皇長子,在純元皇后懷孕的時候已經差不多三歲了,然後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燒起了高燒的皇長子,竟然沒人來治,導致絕望到接近瘋狂的朱修宜想要抱著他在雨夜裡走去求神。我們可以試想,當時痛失愛子的宜修皇后,到底是多麼的絕望,內心是多麼的悲傷孤苦。

既然是僅此于皇后的貴妃,那誰還敢不治皇長子?是誰,比貴妃還高的身份的人,示意太醫院不治皇長子?而最得利的人又是誰呢?這些細節想想,真是令人感覺細思極恐啊。

也難怪宜修容不下自己的姐姐純元皇后,純元做的事,換誰都容不下。

且不說她進宮的節點正是宜修懷孕期間,是最需要親人和老公關愛的時候,也不說原本屬於她的嫡妻之位被姐姐奪走,就單說純元那潛藏的心機以及極強的佔有欲和嫉妒心,就足以令宜修痛下殺手了。

那麼,純元到底怎麼做了什麼?以至於令宜修不顧姐妹之情?貌似純元什麼也沒做啊,並且,在臨死之前,還勸皇帝善待宜修,永遠不要廢掉她。這樣的純元,怎麼能與腹黑二字聯繫在一起呢?

1、純元的無奈與情難自禁

其實,純元也不過是太后制衡宜修的一枚棋子而已。原本太后讓宜修先進宮,也是有意扶持她做皇后。可是,懷孕後的宜修有些恃寵而嬌了。竟不似太后想象的那樣「好擺佈」,甚至還有些扎手。宜修時不時顯示出忤逆不遜的態度。甚至想與太后比肩,一副陽奉陰違的態度。 好像她篤定了皇后之位非他莫屬。所以,認為太后應該退居二線,頤養天年了。

太后見宜修還沒正式登上皇后寶座,就已經有跟她搶班奪權的勢頭,哪裡容得下?於是,太后就想到了她的另一個侄女朱柔澤,也就是後來的純元。

儘管當時的朱柔澤已經與撫遠將軍的兒子定親。但還是被太后一句話給拆散了。

撫遠將軍在幫太后「定乾坤」的事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當時的太后為收買人心,把芳名動天下的朱柔澤許配給撫遠將軍的兒子為妻。然而,當局勢穩定以後,太后卻出爾反爾,找了個藉口退掉了這門親事。並讓尚在閨閣之中的朱柔澤進宮照顧懷孕的宜修。

這明擺著就是太后的陰謀,朱柔澤是一個未婚的女子,怎會照顧懷孕的宜修?

太后的目的就是為朱柔澤與皇帝製造見面的機會,只要皇帝見了朱柔澤,那就不用自己做什麼了,計畫一定會成功。因為太后很清楚朱柔則的魅力,皇帝見到她後,一定會被深深迷住,難以自拔的。

彼時,讓朱柔澤做皇后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她要借此教訓一下不識時務的朱宜修,哀家能抬舉你,也能打壓你。別以為除了扶持你,哀家就找不到別人了。你終究沒有你姐姐乖巧聽話啊……

其實,對於純元來說,這次被安排進宮,也未必是她心甘情願的。因為之前她已與將軍之子定親,早已把自己當成將軍府的兒媳婦。乍然生變,她未必適應。可是旨意難違,她只好奉命進宮陪伴妹妹。

令她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與皇帝初次見面,就碰出火花,一見鍾情了。並就此沉迷下去,以至於完全忽略了身懷六甲的妹妹。

​2、宜修的痛與淚

起初,宜修為認為這一切只是太后的陰謀,姐姐朱柔澤不過是太后的一枚棋子,所以她並不十分怨恨姐姐。而是順水推舟的成全了姐姐,讓姐姐成了嫡妻。

她以為姐妹之間以後一定會相互照應,肝膽相照。至少姐姐會顧及到她腹中的孩子,善待她,憐惜她,勸皇帝能兼顧些。

可令宜修沒想到的是,陷入情網的姐姐,似乎變了一個人,再也不見了先在娘家時的賢良淑德,謙和禮讓。 而是一味沉醉在二人世界裡難以自拔,似乎完全忘記了她這妹妹。

即便宜修的兒子夭折,也沒能撼動純元與皇帝的 「親密無間,專寵之勢」。

如果說,這只是皇帝單方面的任性,宜修或許還可以理解,但令宜修難以接受的是,這根本不是皇帝單方面的沉淪。而是純元的嫉妒心與佔有欲在作祟。純元在短短的三年時間裡,竟給皇帝做了十幾件寢衣,她要皇帝只穿她做的寢衣,無論去哪個嬪妃宮裡過夜,都要穿著她親手做的寢衣。

這多膈應人啊,皇帝穿著她做的寢衣跟別的嬪妃過夜,中間似乎永遠隔著一個純元,皇帝對別人還能有心思「入戲」嗎?

直到純元死後多年,皇帝去宜修宮裡過夜還依然穿著純元做的寢衣。這純元是有多深的心機和多強的佔有欲,才能做到如此啊?像這樣一個純元,宜修怎麼能容得下她?

​所以,宜修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她送走」也在情理之中了。即便如此,宜修依然在純元的「寢衣陰影」下生活了幾十年。純元的心機之深可見一斑!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