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為什麼敬妃會那麼擔心剪秋不招供?

剪秋被抓起來之後,敬妃和甄嬛有一場對話。

敬妃擔憂地問:「也不知道這些奴才會不會招。」

甄嬛回:「都說精奇嬤嬤比刑部的郎官還厲害。」甄嬛這麼說,應該是打點過負責審問剪秋的嬤嬤了。

然而,敬妃歎口氣說:「可是剪秋一向對皇后娘娘忠心耿耿的,就怕她不肯招呢!」

剪秋和皇后一直同心同德,且同屬一個利益共同體,堪稱是皇后的擁躉。所以敬妃擔心剪秋不會開口招供。

甄嬛指點敬妃:「沒有剪秋,還有江福海,沒有江福海,還有在慎刑司服役的繪春,一個一個審下去,一定會有人吐口,一旦撕開了一點口子,那下面的就瞞不住了。」

剪秋、江福海和繪春都是皇后的心腹,雖然很難突破,但是一旦突破一點,就勢如破竹了。

對話到這裡,看起來敬妃的擔心無非是擔心剪秋不招供,就找不到指證皇后宜修殺害純元皇后和皇子的證據。

但是,甄嬛跟敬妃說:「事情已經鬧得這麼大了,要是不往皇上的最痛處戳下去,一旦皇后翻身,那就不好收拾了。」

甄嬛這話的信息量挺大的。

「事情已經鬧得這麼大了」,是指甄嬛設計讓剪秋下毒這事演變成「毒害熹貴妃不成,害死了嫻福晉」,宮裡的爭鬥波及到宮外王爺的側福晉,事情的性質就變了,就不再是甄嬛和皇后雙方的制衡鬥爭范疇裡的問題了。

「往皇上的最痛處戳下去」,無非就是指把宜修殺害純元和皇子的秘密抖摟出來,才能徹底扳倒皇后。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皇后那些殘害妃嬪和墮胎的事情,皇帝都是心知肚明的,只不過是為了維護後宮的穩定局面,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當初皇帝和太后決定迎甄嬛回宮,就是為了制衡後宮稱霸的皇后。從皇帝這個管理者的角度來看,後宮的穩定局面比主持後宮的是非正義更重要,他就是希望甄嬛和皇后競爭對抗,從而方便他的管理和統治。

甄嬛用肚子裡的孩子碰瓷皇后,即便有大魔王朧月助陣,但最終皇帝也沒有嚴懲皇后,只是禁足而已。這就是因為皇帝不想過分制裁皇后,讓甄嬛失去了制衡,尤其是在立儲的關鍵時期,他必須維持後宮的生態穩定。

但是純元是皇帝心中愛而不得的白月光,更重要的是皇帝是拿對純元的念念不忘打造他的癡情鍾情人設的。所以,甄嬛是打蛇打七寸,必須要觸碰到皇帝最在乎的情感利益層面,他才會真的嚴懲皇后宜修。

「一旦皇后翻身,那就不好收拾了」,這話是基于前車之鑒,敬妃當初舉報三阿哥和瑛貴人的私情,本想著借此打壓皇后,沒成想不僅皇帝維護三阿哥殺了瑛貴人,還被皇后趁機反咬一口,皇帝直接拿走了甄嬛的六宮協理之權。

雖然基于前車之鑒,但是那件事是因為敬妃急切莽撞行事考慮不周造成的。這次如果真的是剪秋下毒誤毒了孟靜嫻,那麼即便剪秋不招供殺害純元的真相,皇后也很難再翻身了。

但是甄嬛對這一點是非常擔心的,也就是說敬妃擔心剪秋不招供皇后宜修殺害純元和皇子的罪證的真正原因是她擔心不能把皇后一擊擊倒,從而被皇后反咬。

那麼她們為什麼要怕皇后反咬呢?

那就是剪秋下毒這事並非那麼簡單,也就是上一篇我分析過的,毒害孟靜嫻的是甄嬛,只不過是趁機嫁禍給剪秋而已,當然了,更是為了把剪秋下毒這事徹底鬧大,從而得到審問剪秋等皇后心腹的機會,挖出皇后殺害純元的證據。

細看六阿哥讓孟靜嫻喂湯那個劇情真的很值得玩味。

送湯的宮女們送湯來時,六阿哥就站在甄嬛桌前。

待湯羹放到桌子上,六阿哥轉頭就走向了孟靜嫻。

然後摸著孟靜嫻的肚子,孟靜嫻展示茶藝,問六阿哥喜歡小弟弟麼?六阿哥說想要小妹妹,她轉頭問果郡王「王爺呢?」就強行秀一波恩愛。

然後,甄嬛端起六阿哥的湯碗,招呼六阿哥過來喝湯,別吵著嫻福晉了。結果六阿哥說他要嬸母喂,孟靜嫻直接應承說:「好,嬸母喂。」

于是,宮女就從甄嬛手中把六阿哥的湯碗轉遞到孟靜嫻手裡。

然後孟靜嫻端起湯,在喂四阿哥之前,自己先嘗了一口,于是中毒。而孟靜嫻嘗這一口的時候,六阿哥看著她的這個狀態就很微妙,仿佛就是在看著孟靜嫻喝湯。

根據讀者 文彥的說法,她提到做母親的喂孩子之前都會先嘗一口的原因,我覺得非常合理。

我也採訪詢問了我身邊做了母親的朋友以及我家的女性長輩,她們對這種喂孩子前嘗一口的習慣基本上有一個統一的回復就是:之所以要嘗一下,是想查看溫度,怕燙著孩子。

慣常類似的習慣還有,在沖好奶粉喂孩子之前,會習慣地擠一點在手背上試試溫度。

甄嬛大抵在設計時就是利用了孟靜嫻的這一點。

而當場第一時間看出來孟靜嫻是中毒所致的人,恰恰就是敬妃。

在剪秋被皇帝當場問責時,剪秋一人承擔了所有,說全是她一個人的主意時,有個鏡頭給到敬妃,她的表情是眉頭緊皺,嘴巴緊閉,按照我們的表情習慣這說明敬妃是擔心緊張的。

基于以上,也就說這個計畫甄嬛和敬妃都心知肚明,所以她們倆才會心虛、憂心,希望能儘快找出證據扳倒皇后。

在甄嬛說完要往皇帝最痛的地方下手之後,敬妃這句「聽你這麼一說,我便放心了」也是側面證明了這一點。

這一計畫甄嬛團隊是冒著巨大的風險的,敬妃的心理素質沒甄嬛那麼硬,自然會擔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