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收進多少負能量,就要甩出多少便當的魏嬿婉

這一日眾嬪妃在翊坤宮陪著皇后說話,奉承之餘,如懿提起今日是令妃生辰,要賀一賀她芳辰之喜,魏嬿婉忙撐了一臉笑容,多謝皇后娘娘關懷。

如懿神色淡淡道,今夜皇帝大約會去她宮裡,要她好好伺候著。

魏嬿婉聽著如懿說話的語氣,十足一個當家大婦對卑下侍妾的口吻。她想到如懿也不過是由侍妾而攀及後位的,心口便似被一隻手狠狠攥住了揉搓,又酸又痛,險些透不過氣來,臉上還不敢讓笑容有稍許褪色。

是夜,永壽宮幾樣精緻小菜,酒殘香猶濃,相對而坐的帝妃二人眉目含春,盈然生情。

魏嬿婉低首撥弦,拂箏起音,秦箏的音色本是清涼剛烈,可是到了她指間,卻平添了幾分嫵媚柔婉、千回百轉之意。

魏嬿婉輕吟慢唱,一曲《長生殿》,展示了她日益精進的文化藝術水準,皇帝喜歡魏嬿婉,對著這如花笑靨,溫順柔情,才是真正的鬆快自在。

情至濃時,皇帝放聲吟道—— 長愛碧闌幹影,芙蓉秋水開時。臉紅凝露學嬌啼。霞觴熏冷豔,雲髻嫋纖枝。

這是一首描寫荷花的詞,又以荷花擬美人。

魏嬿婉聽不懂,這就尷尬了。

還好皇帝泡在溫柔鄉裡尚自曖昧,只笑著捏一捏她的臉頰,說這闕詞吟的就是你這樣的美人,你既已是了,何必再懂?

魏嬿婉雖心底發寒,卻唇邊梨渦輕漾,笑顏如桃花明媚,她趁著皇帝濃醉,在耳鬢低問皇帝到底喜歡她什麼?

皇帝說魏嬿婉性子柔婉如絲,善解人意,又善廚藝,更會唱昆曲,每次一聽她的昆曲,就覺得如置三月花海之中,身心舒暢。

魏嬿婉剛剛松下一口氣,皇帝醉意深沉,愛惜地撫摸著她光潔的臉—— 你跟如懿年輕的時候真是像。有時候朕看著你,會以為是年輕時的如懿就在朕身邊,一直未曾離去。

這句話傷害性既大,侮辱性也強。

魏嬿婉仿佛是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只覺得臉頰上一陣陣滾燙而發痛,幾欲流下眼淚來,死死咬住了嘴唇才能忍住。

魏嬿婉本是知道的,她與繼後長得有些像,但是她從不認為這是她得寵的最大甚至唯一的原因。她知道自己的好處,卻未承想,皇帝會這樣毫無顧忌地表示她僅僅是他追尋舊日時光的一個影子。

他渾然是不在乎的,不在乎她的尷尬、她的屈辱。

這一刻,她的思緒不可遏制地念及另一個男子,曾經真正將她視若掌中瑰寶、心心念念只看見她好的那個男子。

而眼前這個與自己肌膚相親,並要仰望其終身的男人,卻將她所有的好,都只依附于另一個女人相似的皮相之上。

皇帝依舊愛憐地望著她, 朕看著你,就像看著如懿當年……

十月二十三的夜,已經有疏疏落落的清寒,然後魏嬿婉眼睜睜看著皇帝驟然離去,簇擁逶迤的一行人散去後,唯有風聲寂寞呼嘯。

這一刻的魏嬿婉,不能不恨毒了如懿,就像之後她發現淩雲徹移情別戀時一樣的恨,不分高下。

魏嬿婉對春嬋說,哪怕臉像,她的心也絕不會和如懿一樣,要緊的是下半輩子,她要牢牢抓住下半輩子的恩寵榮耀。

這個時候,遠遠幾聲犬吠,魏嬿婉心頭刹那被照亮。

根據能量守恆定律,人在接受了大量負面情緒後,是一定要傾倒出去的,被皇后皇帝先後傷害的魏嬿婉並不是苦情戲聖母,她要把傷害傳播出去。

于是在宮裡燒灰場那邊,多了一隻髒小狗,不久之後,這只髒小狗的狂犬病毒將傳染給啟祥狗「走失」的富貴兒,再由富貴兒傳染給五公主璟兕,順帶還驚得忻嬪早產早夭了六公主。

一個大婦對侍妾的鄙薄之意,一個君上對妃妾的輕慢之情,終將要反噬回來,來日如懿的眼淚、皇帝的怒火、忻嬪的悲絕、金玉妍的黑鍋,又是大清後宮另一幕戲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