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宜修容不下純元,看純元的嫉妒心和占有欲有多強?

導語:也難怪宜修容不下自己的姐姐純元皇后,純元做的事,換誰都容不下。

且不說她進宮的節點正是宜修懷孕期間,是最需要親人和老公關愛的時候,也不說原本屬于她的嫡妻之位被姐姐奪走,就單說純元那潛藏的心機以及極強的占有欲和嫉妒心,就足以令宜修痛下殺手了。

那麼,純元到底怎麼做了什麼?以至于令宜修不顧姐妹之情?貌似純元什麼也沒做啊,并且,在臨死之前,還勸皇帝善待宜修,永遠不要廢掉她。這樣的純元,怎麼能與腹黑二字聯系在一起呢?

1、純元的無奈與情難自禁

其實,純元也不過是太后制衡宜修的一枚棋子而已。原本太后讓宜修先進宮,也是有意扶持她做皇后。可是,懷孕后的宜修有些恃寵而嬌了。竟不似太后想象的那樣「好擺布」,甚至還有些扎手。宜修時不時顯示出忤逆不遜的態度。甚至想與太后比肩,一副陽奉陰違的態度。 好像她篤定了皇后之位非他莫屬。所以,認為太后應該退居二線,頤養天年了。

太后見宜修還沒正式登上皇后寶座,就已經有跟她搶班奪權的勢頭,哪里容得下?于是,太后就想到了她的另一個侄女朱柔澤,也就是后來的純元。

盡管當時的朱柔澤已經與撫遠將軍的兒子定親。但還是被太后一句話給拆散了。

撫遠將軍在幫太后「定乾坤」的事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當時的太后為收買人心,把芳名動天下的朱柔澤許配給撫遠將軍的兒子為妻。然而,當局勢穩定以后,太后卻出爾反爾,找了個借口退掉了這門親事。并讓尚在閨閣之中的朱柔澤進宮照顧懷孕的宜修。

這明擺著就是太后的陰謀,朱柔澤是一個未婚的女子,怎會照顧懷孕的宜修?

太后的目的就是為朱柔澤與皇帝制造見面的機會,只要皇帝見了朱柔澤,那就不用自己做什麼了,計劃一定會成功。因為太后很清楚朱柔則的魅力,皇帝見到她后,一定會被深深迷住,難以自拔的。

彼時,讓朱柔澤做皇后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她要借此教訓一下不識時務的朱宜修,哀家能抬舉你,也能打壓你。別以為除了扶持你,哀家就找不到別人了。你終究沒有你姐姐乖巧聽話啊……

其實,對于純元來說,這次被安排進宮,也未必是她心甘情愿的。因為之前她已與將軍之子定親,早已把自己當成將軍府的兒媳婦。乍然生變,她未必適應。可是旨意難違,她只好奉命進宮陪伴妹妹。

令她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與皇帝初次見面,就碰出火花,一見鐘情了。并就此沉迷下去,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身懷六甲的妹妹。

​2、宜修的痛與淚

起初,宜修為認為這一切只是太后的陰謀,姐姐朱柔澤不過是太后的一枚棋子,所以她并不十分怨恨姐姐。而是順水推舟的成全了姐姐,讓姐姐成了嫡妻。

她以為姐妹之間以后一定會相互照應,肝膽相照。至少姐姐會顧及到她腹中的孩子,善待她,憐惜她,勸皇帝能兼顧些。

可令宜修沒想到的是,陷入情網的姐姐,似乎變了一個人,再也不見了先在娘家時的賢良淑德,謙和禮讓。 而是一味沉醉在二人世界里難以自拔,似乎完全忘記了她這妹妹。

即便宜修的兒子夭折,也沒能撼動純元與皇帝的 「親密無間,專寵之勢」。

如果說,這只是皇帝單方面的任性,宜修或許還可以理解,但令宜修難以接受的是,這根本不是皇帝單方面的沉淪。而是純元的嫉妒心與占有欲在作祟。純元在短短的三年時間里,竟給皇帝做了十幾件寢衣,她要皇帝只穿她做的寢衣,無論去哪個嬪妃宮里過夜,都要穿著她親手做的寢衣。

這多膈應人啊,皇帝穿著她做的寢衣跟別的嬪妃過夜,中間似乎永遠隔著一個純元,皇帝對別人還能有心思「入戲」嗎?

直到純元死后多年,皇帝去宜修宮里過夜還依然穿著純元做的寢衣。這純元是有多深的心機和多強的占有欲,才能做到如此啊?像這樣一個純元,宜修怎麼能容得下她?

​所以,宜修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她送走」也在情理之中了。即便如此,宜修依然在純元的「寢衣陰影」下生活了幾十年。純元的心機之深可見一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