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小娘都沒了,墨蘭還一個勁兒往盛家跑做什麼?

婚事剛定下來的時候,墨蘭就給林小娘畫了個大餅,說等自己在梁家站穩腳跟,就到盛家去接林小娘享福,高興得林小娘當場就把自己私房錢裡最好的水田和最賺錢的鋪子,一股腦兒給了墨蘭傍身。母女倆說這話的時候,誰都想不到林小娘根本就沒時間消化墨蘭的大餅,當天就讓盛紘給打殘了。

沒過多久,林小娘重傷不治而亡的消息就傳回了盛家,自然也會傳到墨蘭的耳朵裡去,可墨蘭不敢去平嶺莊給林小娘收屍,只能任由林小娘的骨灰和牌位存放在義莊。等到她稍微坐穩梁晗後院的時候,才敢回娘家說要給林小娘挪牌位,可出師不利遇上了明蘭,別說是做法事了,就連族譜上也差點被除名,墨蘭便不敢再鬧了。

既如此,墨蘭在盛家唯一的助力沒有了,僅剩的牽掛也不敢表達,她還一個勁兒往盛家跑做什麼?

其實對于墨蘭來說,林小娘活著是她的保護傘,死了也能成為她的護身符,因為盛紘明顯是對林小娘還有感情的,而她慫恿女兒的罪過已經隨著她的逝世人死債消,盛紘惦念的全是兩人之間的美好回憶。可林小娘已經不在了,盛紘無處安放的感情怎麼辦呢?都會化成父愛寄託在墨蘭身上。

大家還真別不信,當明蘭說出林小娘是殺人兇手害死了衛小娘的時候,盛紘在慌張之餘還不忘給林小娘辯解,說她是個十分嬌弱的女子,後來顧廷燁以除名族譜要脅盛紘的時候,一向以膽小著稱的盛慫慫沒有一口答應而是選擇了沉默,還讓墨蘭也趕緊閉嘴,目的就是想要保住林小娘最後一點體面。

墨蘭雖然無力為林小娘做點什麼,但是她已經知曉盛紘還能挽回,要不是明蘭出來攪局,墨蘭不就成功了嗎?後來她又回娘家探聽盛老太太生病的內情,海氏和長楓都懶得搭理她,唯有盛紘看到墨蘭抱怨的時候一臉心疼,要不是長柏提前給盛紘打了預防針,墨蘭又要得逞了。得虧盛家有兩個懂事人兒啊,否則墨蘭婚後不知道要把娘家謔謔成什麼樣子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