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康姨媽和康姨父的悲劇告訴人們,有一種婚姻叫相互毀滅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是的,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婚姻,就是在互相毀滅,

例如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裡,康姨媽和康姨父的婚姻,就是在互相毀滅,

晚上散席,盛老太太怕明蘭吃酒吹風後,小丫頭們照料不妥,便著房媽媽親自把明蘭接到壽安堂睡,灌了一碗醒酒茶再一碗姜湯後,明蘭舒服許多,便稀裡糊塗的讓人梳洗脫衣,最後挺著吃撐的肚皮,摟著祖母的胳膊暈暈地睡下了,躺了會兒後,不知為何並未立刻睡著,反有些精神,祖孫倆索性聊上了。

「我第一次瞧見康姨父呢,怎麼……和聽到的不大一樣呀,與爹爹差遠了。」明蘭想起适才問安磕頭時的情景, 康姨父年輕時應該和盛紘一樣,是個翩翩俊秀少年,可如今盛紘還是個儀錶堂堂的中年,康姨父卻一副酒色過度的模樣,眼神渾濁,態度倨傲。

老太太歎氣道:「你爹小時候經過人情冷暖,知道如今的日子來之不易,便多了幾分誡慎之意, 可你姨父是家中獨子,是康老太太寵溺著大的……」沒有說下去。

明蘭暗暗補上:慈母多敗兒。

「康姨媽生的真好,和太太不大像呢。」明蘭想起那憔悴的中年美婦,忽然心頭一動,撐著圓滾滾的肚皮趴在老太太身邊,「當初,您為什麼不娶她呢?」

盛老太太就著地上微亮的炭火,擰了把明蘭溫熱的小臉,罵道:「你個小東西,外頭裝得老實,到我這兒什麼都敢說,這話是你問的嗎?」明蘭撒嬌的拿腦袋往祖母懷裡蹭,只蹭得老太太癢地笑起來。

「當年我只是上門求親,並沒說准了求哪個,是王老太爺的意思, 也是你康姨媽隔著簾子瞧了,然後自個兒挑的。」老太太淡淡道,「 王家老太爺和康老太爺都是先帝的股肱重臣,兩家門當戶對,那時你康姨父剛考中了進士,也是意氣風發;而咱們家,你祖父早逝,于官場上並沒有什麼根基,她也不算挑錯。

明蘭跟著點頭,忽又覺得不對,腦中一道亮光閃過,心裡有個念頭,湊過去輕聲道:「祖母,莫非……你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康姨媽?」

康王兩家交好,且早有口頭婚約,不過也沒定是哪個姑娘,不過大家都知道王家最出挑的是長女而不是自小養在叔父家的次女,所以沒意外的話,王家會把大女兒嫁給康家,然後二女兒嫁給根基較淺的盛家。

昏暗中看不清盛老太太的表情,不過她伸手拍了拍明蘭的頭,似乎嘉許:「又想門第高,又想姑娘十全十美,哪輪得到你? 且我也打聽過的,你母親雖性子魯直,脾氣又沖,可究竟心地不壞,且會理家管事,真正陰毒狠辣的事兒她也做不出來,這便很好了。若沒有……,咳,咱們家也算和睦了。」

明蘭大為點頭,王氏度量狹小,喜歡斤斤計較,待人也不寬厚,但著實不能算個壞人, 什麼下藥打胎誣陷挑撥,這種壞主意她也操作不來,……所以當初才會被林姨娘算計。

你那康姨媽,瞧著慈眉善目,手段卻厲害,這些年你姨父屋裡的,不知出了多少人命;發賣了多少妾室。」老太太又道。

明蘭這次沒急著介面,沉默了會兒才緩緩道:「 若不厲害,如今康家怕更不如了;康姨媽算是官逼民反,難免背上‘妒惡’之名,那些屋裡的算是殃及池魚,也不免被指狐媚活該,可真正有過錯的那個,世人卻不見得多責怪他。

這是個男權社會,誰不願意當珍珠,誰又願意變成魚眼珠,可生活的逼迫下,有幾顆幸運的珍珠能始終保持光澤明麗。

「呵呵,看來我的明丫兒長大了。」老太太似乎在笑,「既然你明白,那是最好不過的;你要知道,再要強出挑的女兒,若攤上個賴漢便也廢了,嫁人,便是女人第二次投胎呀。」

明蘭靠到老太太頸窩邊,只覺得一股子溫暖柔和的檀香,心裡說不出的親近,便低低道:「可是,識幾個字容易,識一個人卻難;好些賴漢都披著畫皮呢。」

這句話把老太太逗樂了,把小孫女摟到懷裡,呵呵笑了一陣,才道:「小丫頭,怎麼你說話的口氣與靜安皇后有些像呢;她也極少責問後宮嬪妃,只把賬算在先帝爺頭上。」

明蘭心頭一動,還沒來得及說話,盛老太太又開口了,這次口氣前所未有的冷漠肅穆:「可是呀,明丫兒,你要記住, 真到了那個境地,便是你死我活;你若一味憐惜別人,死的便是你自己!當年,靜安皇后便是叫個所謂的好姐妹給害了,才會死得那麼早!」

明蘭心頭一震。

她知道老太太其實說的也是她自己, 當年她的親生骨肉就是折在一個楚楚可憐的女人手裡,夫妻才最終反目。

女人戰爭,狹路相逢,最忌心軟。

明蘭心裡哀聲歎氣:她不要做魚眼珠呀。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對于這段不幸的婚姻,康姨媽把一切都歸咎于康姨父的風流好色,認為是康姨父毀了自己一輩子;反過來,康姨父也把自己鬱鬱半生不得志歸咎于康姨媽,

一個身著寶藍色斜紋繡團薄綢的中年男子,疾步往裡屋走去,院中的丫鬟婆子無不露出驚訝神情: 這些年來,若非太太有請,老爺是絕不踏入主屋一步的。

康姨媽正端坐堂中和兒子康晉說話,她神色和藹:「你好好辦差,我已與你舅舅說了,待你這任滿了,就給你謀個外放。」康晉年近三十,面容白淨敦厚,他聞言便低聲勸道:「娘,您別再去求舅舅了。前陣元兒還來信說舅母的不是,您再這麼著,舅舅又要為難了。」

「這你別管,只要你外祖母在一日,王家還輪不到你舅母做主。」

康姨媽還待再說兩句,冷不防瞅見丈夫站在門口,她楞了半刻,康晉連忙作揖行禮,恭敬道:「爹來了。」康老爺瞥了長子一眼,冷冷道:「你先出去,我和你娘有話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