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里,祁王和林帥死得不冤枉,真正死得冤枉的是赤焰軍

祁王和林帥,這兩個一開場就已經掛了的人,卻成為了整部劇的重要人物,被人不停地回憶,不斷地提及。

總有人感慨他們當年的風姿,感嘆他們死得太冤。

可是仔細一想,他們真的冤嗎?不見得吧。

首先,祈王蕭景禹死得一點都不冤。

他是有很多優點,作為一個皇子,他德才兼備、心懷天下。

如果他能順利繼承皇位,或許大梁會是一番新的景象。

但是,他畢竟還只是一位皇子,連太子都還不是。

梁王曾回憶說:「祁王,在朝籠絡人心,在府清談狂論,連大臣們的奏本都言必稱祁王之意。」

這就有問題了,這不就是明晃晃地結黨營私嗎?這讓一個皇帝如何容忍?

可見祁王不懂收斂,更不懂君權至上的道理。

他那一片赤誠之心,在皇家顯得太過天真。

畢竟他與梁王,先是君臣,后才是父子。

蕭景禹在朝臣中的影響力,以及他屢屢在朝堂上直面頂撞梁王,這都是一個皇帝沒法容忍的。

尤其,這個皇帝還是一個把皇權看得至關重要的人。

所有梁王才會憤怒的質問,這是朕的天下,還是他蕭景禹的天下?

而且他還想撤掉懸鏡司。

我們先不說懸鏡司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就看看懸鏡司是干嘛的?

它是一個直屬于梁王的機構,只聽從梁王一人的命令,專門替梁王辦事。

所以祁王否認懸鏡司不就是否認梁王?撤掉懸鏡司不就是要削梁王的權?梁王他能答應才怪。

而最讓梁王受不了的,應當就是祁王與林府的關系太過親密。

如此強大的外戚,作為一名皇子不應該避諱些嗎?

但是在祁王和林帥這里,兩方就是明晃晃地好。

你支持我,我支持你,就連小一輩的關系也好得不得了。

蕭景禹作為一名皇子,本身實力就強,還與那麼強大的外戚來往過密,又屢屢與當今陛下政見不合,你讓正值壯年的梁王怎麼想?

有沒有造反的心暫時不確定,但實力肯定是有了。

一個坐在皇帝座位上的人,連最基本的安全感都沒有了,簡直寢食難安。

他們到底會不會反呢?什麼時候反呢?會怎麼反呢?不確定……剛好這個時候,夏江給了他答案。

一顆心落下來了,他們終于反了。

所以說,蕭景禹有實力但不懂得收斂,在一個正值壯年的皇帝面前光芒太過。

皇帝不安心了,不殺你殺誰?

其次,赤焰軍主帥林燮死得也不算冤。

不能否認,無論是對大梁,還是對梁王,林燮都是做出過巨大貢獻的。

從林殊最后一次在朝堂上說的那些事跡,就能看出他的功績。

可他錯就錯在沒有「從一而終」。

他曾經和言侯一起,全力扶持梁王上位,但是梁王上位以后呢?也許是梁王漸漸失了本心,林燮漸漸察覺到他的變化,然后呢?

因為梁王變了,林燮曾經想要的朝局,他想要的那個天下,梁王給不了他。

所以他就去培養更理想的接班人?皇帝派過來的人放置一邊,重用自己和祁王的人?

這讓被放棄的梁王怎麼想?

輔佐多年說放棄就放棄,他還沒老呢,你就想著培養接班人了,這是要置梁王于何地?

雖然明面上沒有造反,可樣的行為和造反也沒有太多差了吧,連忠心的主上都可以換,這忠的到底是誰呢?

關鍵是林燮實力又強。

他與皇帝沾親帶故,娶了長公主,正宗的皇親國戚。

軍事上大權獨攬,擁有大梁最強的戰隊赤焰軍,接班人也是自己的親兒子。

江湖上的勢力他也不缺,藥王谷谷主、瑯琊閣老閣主,這都是他的至交。

就連皇帝的后宮,先有頗受寵愛的宸妃,后有精通醫理、還愛慕于自己的靜嬪。

可以說,哪哪都有他的勢力。

都知道功高蓋主向來是君臣大忌,他一人的風向甚至可以帶動朝堂,威望已經夠夠的了。

偏偏他還一點都不低調,公然站隊祁王,這和公然叫板梁王有何區別?

站在梁王的角度想想,這反不反竟然還要看林燮的心情,說不得自己哪天做了什麼事,就惹得他們清君側、除暴君什麼的了。

曾經,他們是同一戰線的伙伴,梁王如果全心信任過他,那麼對于他的這種「背叛」,應是比他親兒子的「頂撞」更讓他懷恨在心。

一個不再忠于自己的臣子,必須死。

真正冤枉的,是赤焰軍七萬軍魂。

這一點誰都無法否認。

他們只是一群征戰沙場的將士,一群揮灑血汗保衛邊疆的熱血男兒。

他們不懂朝政,不懂皇權,只知道有賊人犯我邊境,拼死也要將其趕出去,護衛大梁境內數萬百姓。

就是這樣一群將士,在滴水成冰的梅嶺與大渝軍隊拼死奮戰,只為力保北境防線不失。

卻因為梁王對林帥的猜疑,而死在了自己人的屠刀之下。

當時,他們拼盡最后一絲力氣,滅掉了大渝最引以為傲的皇屬軍,實在是沒有一點力氣了,不得不原地休整。

就在這個時候,夏江和謝玉帶著十萬人馬趕到,卻不是支援,而是揮起了手中的屠刀。

與最兇悍的皇屬軍廝殺,他們都沒有倒下。沒想到最后,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下。

衛崢說,我竟然還以為他們是援軍。

可見赤焰軍沒有任何防備,很多人大概至死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而那些夏江謝玉之流呢?僅僅為了自己的私心,殺掉這麼多無辜的人,還毫無廉恥地占據他們的功勞。

如果不是這七萬赤焰軍戰士,大梁北境怎會有這十三年來的安寧?可他們的結局呢?

要麼在梅嶺被燒成一具具焦尸,要麼流落異地,隱姓埋名。

幸存者都不敢回鄉,因為他們變成了叛軍。

再想想他們的家人,背負著叛軍名義的家屬,會過上什麼樣的日子?

家里的男兒為國捐軀,好好的兒郎就這樣死了,卻還背負著污名,連累家人都要被人唾罵。

所以說,在赤焰一案中,祁王只因自身鋒芒太過、不懂避諱,而林燮又功高蓋主轉投了祁王。

兩人的結局總有自身的種種原因,都說不得太冤,只有七萬赤焰軍,才真的是白白枉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