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孔嬤嬤罵哭盛祖母,狠批墨蘭,敲打盛紘,她被逼的

原著中,華蘭要嫁入忠勤伯府,老太太擔心華蘭會因為規矩不周全受到嘲笑,于是寫信邀請孔嬤嬤來作華蘭的教養嬤,其實也是為了提高華蘭的名聲!

令老太太沒有想到的是,孔嬤嬤真的同意了,孔嬤嬤一路從京城來到山東登州。讓老太太更加想不到的是:孔嬤嬤來盛家真正目的是沖著盛紘,還為老太太做這三件事!

孔嬤嬤勸解罵醒老太太

孔嬤嬤眼睛毒辣,來到盛家僅僅從盛紘的表現就看出他對老太太如何。孔嬤嬤心疼老太太,更是氣老太太自己不爭氣。

因此孔嬤嬤對老太太說:「你怎麼修身養性到如此地步?當年你那派頭哪裡去了? 」

盛老太太搖了搖頭,無奈道:「紘兒終歸不是我親生的,何必討人嫌。況且我也乏了,當年折騰得天翻地覆又如何,還不是一場空。」

孔嬤嬤隨後說:「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若沒有你,盛大人他一個庶子,早被他黑心的三叔給嚼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了,還能剩下這麼份家業來?你那會兒,要錢有錢,年紀還輕,勇毅老侯爺和夫人都健在,再嫁不是難事,縱然金陵和京城不好待,天高海闊找個遠處過日子就是了。你偏要給那沒良心的守節,把庶子記到名下,撐起整個盛家,給他找師傅,考功名,娶媳婦,生兒育女,你功成身退,縮到一角當活死人了?簡直不知所謂!」

「你雖不是他的親娘,可卻是他的嫡母,對他更是恩重如山,你大可挺直了腰杆擺譜,有什麼好顧忌的?你若是自己不把自己當回事,他樂得把你撇一邊!你好歹把日子過舒坦些,就算不為了你自己,也得為了你的那寶貝兒小丫頭。」

「我知道你冤枉了半輩子,奮力拼搏卻也不過是人亡情逝,因是涼透了心,也不肯再嫁,只守著盛家過日子。可我問你,你還有多少日子可活?」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咱們做女人的一輩子不容易,但凡能做的都做了,後頭如何就看老天爺的意思了。父母生養不易,咱們如何也不能白白糟蹋了這一世,怎麼好過就怎麼過,有一天日子便要過好一天。你既然還有口氣在,就得好好過下去。」

孔嬤嬤一番話說完,老太太就紅了眼角:「到底是多年的老姐妹,現如今也只有你與我說這番話了,你的一番心意老姐姐我領了。」

眼看著老太太聽了她的勸,孔嬤嬤內心也欣慰了!每次讀到這裡不禁感慨:人生幾何,得一知己足已!這才是真正的手帕交!

孔嬤嬤是盛祖母幾個手帕交中唯一一個真心關心她的人,賀家老太太對盛祖母好更多的是想要從她身上換取更多的利益,余家老太太則是給盛祖母添堵,唯有孔嬤嬤是真心想要老太太好,無關利益,只為感情!

這才是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她不是把關心放在嘴上,而是放在心裡,看到你過得不開心,會想方設法開導你,勸解你,幫助你,看到你過得舒暢了,她會真心的祝福你!

孔嬤嬤是希望老太太對自己好一些,拿出自己的氣派來。

畢竟一個人只有自己在意自己,別人才會在意你。你的身邊是否有這樣的情況:越是看起來事多的人,在家中越是備受關心,越是懂事的人越是被忽略。畢竟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訓斥墨蘭,並敲打盛紘!

其實孔嬤嬤來盛家,說白了就是為了教訓盛紘,老太太為盛紘付出全部心血,可盛紘對老太太的樣子真是讓人心寒!為此孔嬤嬤在等待一個機會!

很快機會來了,華蘭年長學得快,墨蘭總是纏著孔嬤嬤,以至于孔嬤嬤不得不放慢教學進度。為此華蘭滿腹牢騷。

終于姐妹之間起了衝突,孔嬤嬤默不作聲只等盛紘回家來解決。其實孔嬤嬤早看出盛家幾個姐妹之間的問題,她等到事情無法緩解時,才好好的教訓一番。

果然盛紘在得知事情經過時,氣的臉都黑了。孔嬤嬤靜坐一邊觀察盛紘如何處理!

盛紘一如既往的訓斥華蘭不知道讓著妹妹墨蘭,訓斥如蘭跟姐姐墨蘭說話不知道謙讓。大娘子哭著說盛紘偏心,一時間鬧作一團。

孔嬤嬤這才開始說話:「 這世上的事大多都逃不出個理字,我素不喜歡當面說一套背後說一套,沒的把話給傳誤了,今日當著幾個姐兒的面,在你們父母面前一次把話說個明白。」

「咱們先從因頭上說起。四姑娘,你抬起頭來,我問你,五姑娘說你處處搶著大姑娘的頭,還拖累了大姑娘,你可認?」

墨蘭哭得滿臉淚水:「都是我不懂事,我原想著孔嬤嬤難得來,想要多學些東西,給爹爹爭光,給家人長臉面,沒想竟惹得姐姐妹妹不快,都是我的錯。」

孔嬤嬤冷笑: 「四姑娘,你為人聰明伶俐,說話處事周全,可我今日還是要勸你一句,莫要仗著幾分聰明,把別人都當傻子了,須知聰明反被聰明誤。」

「你有兩錯,一是言錯,你與姊妹拌嘴,不該開口閉口就是庶出嫡出的。我雖來這家不久,可四姑娘摸良心說說看,盛大人待你如何,你一句不合,便開口要死要活的做撒潑狀,這是大家小姐的做派麼?」

「第二是你心裡念頭不好,你口口聲聲說想學東西,想為家人爭光長臉,難道盛府裡只有你一個姑娘?難道只有你長臉了,盛府才算有光彩?那你的姊妹呢,她們就不用學東西長臉?且不說我原就是為著你大姐姐來的,你也不想想,你大姐姐還能和你們一處待幾日?再幾個月她便要出門了,偏她結的親事還是個伯爵府,學規矩禮數正當要緊,你就算不念著姊妹間的謙讓,也當念著大姐姐的急難之處。我聽說林姨娘原也是官宦人家出來的,難道她沒有教過你,縱算不論長幼嫡庶,可也得分一分輕重緩急?」

孔嬤嬤的語音剛落,盛紘內心咯噔一下,目光不悅的看了墨蘭一眼,又面含責備的看了林小娘。

隨後孔嬤嬤轉過身子對著盛紘道: 「兒女眾多的人家,父母最要一碗水端平才能家宅寧靜,雖說姐妹之間要互相謙讓,但也是今日這個讓,明日那個讓的,沒得道理只叫一頭讓的,日子長了,父女姊妹免不了生出些嫌隙來。老爺,您說是不是?」

孔嬤嬤的一番話讓盛紘想起自己往日的做法,嫡庶有別,再這樣偏心下去,估計盛家就不長久了。想到這裡,盛紘立馬對孔嬤嬤拱手。

說完墨蘭,其他三個蘭僅僅時指出問題以及說了一番知心的道理。為什麼對墨蘭最狠,一來是墨蘭在學習的階段表現的確有些過分。二來敲打盛紘,要擺正位置!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