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步步驚心》才明白:若蘭為什麼把自己作死了

易理人生 2021/07/03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1

《步步驚心》眾多女人中,最受寵愛的,除了女主角若曦,還有一個人比她更受寵愛,那就是她的姐姐瑪律泰若蘭。

比起瑪律泰若曦,瑪律泰若蘭的人生可謂是幸福又幸運。

先說她的家世,瑪律泰若蘭身為西北總兵,瑪律泰將軍的大女兒。將軍,這個職位相當於現在的省長。而西北將軍,更是一個有實權又重要的省長。

還記得,若蘭15歲那年,她跟著父親瑪律泰將軍回京述職。那天,她在郊外騎馬,笑聲像是一串串銀鈴般,飄灑在山林間,裡面全是滿滿的快樂。這個生機勃勃又英姿颯爽的姑娘被八阿哥看到了,自此一見鍾情。

八阿哥求皇上,把若蘭指給他做側福晉。父親是朝廷重臣,夫君是阿哥,從出生到嫁人,生活無憂。

不僅如此,在八阿哥府中,除了福晉郭絡羅明慧之外,便只有她一人了。要知道,在清朝,每個阿哥被封為親王後,可以有一個嫡福晉,兩個側福晉,四個庶福晉,其餘的便統稱為「妾」或「格格」。

可是在八阿哥府裡,並沒有多餘的女人,不用每天應對後院中的爭風吃醋,人少又清淨。不得不說,這種待遇在當時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說,姬妾少是幸福的。那麼,她深得八阿哥的喜愛便更是幸運的。

結婚之後,八阿哥免去了若蘭對福晉的請安,也順著她的意思,她想要什麼便給她什麼。不僅如此,在當時,嫡庶之分是很嚴重的。可是每次嫡福晉明慧有的東西,卻也少不了若蘭的那一份。甚至,在每年守歲的時候,八阿哥都是陪著若蘭一起度過的。

這種寵愛,甚至引起了八福晉明慧的嫉恨。明慧知道,八阿哥的心全部都在若蘭身上,也正因為看到自己喜愛的人不喜歡自己,才讓明慧和她的「假想敵」若蘭爭了一輩子。

娘家靠譜,夫家也不錯。甚至還得到了丈夫唯一的寵愛,這應該是極為幸福的。所以,在若曦和八阿哥定情之前,八阿哥愛的一直都是若蘭。

對於一個古代的女子來說,衣食無憂、丈夫沒有太多的女人,甚至還得到了丈夫唯一的寵愛。這種待遇,可以秒殺當時所有的女人。如此順遂的人生,可以說是世間少有的。

但,婚姻這件事,如同圍城一般,城外的人想出去,城裡的人想進來。

2

若蘭一出場,卻完全不像受寵的樣子,甚至還經常被嫡福晉明慧和她的妹妹明玉欺負。

有一次,八阿哥來吃飯,巧慧非常高興,忙著打點菜肴和衛生。還記得當時巧慧說,雖然側福晉不在意這些,可是別人也會看人下菜碟。在阿哥府裡生活,沒有恩寵,又讓八福晉礙眼,日子肯定不好過。

甚至在若蘭快要死的時候,她想要的不是什麼榮華富貴,也不是什麼誥命。她想要的只是一封休書。在當時,女子被休是一件極為恥辱的事情,而這份「恥辱」,卻是若蘭一生所求。

明明受到八阿哥的寵愛,府裡又沒人欺負她,為什麼若蘭明明擁有無數好牌,最終卻沒有好的結果呢?我想,或許是因為她不願放過自己,沉溺於過去不肯出來吧。

若蘭從小就是在西北軍營長大的。蒙古族的姑娘,並不像宮裡的那些格格一樣處處講規矩。大口喝酒、吃肉、學習騎術等,都是若蘭年少時候的日常。或許,也就是因為這種豪爽和快樂,才讓八阿哥注意她。

在西北軍營,她和一個名叫常青山的漢人士兵相愛了。而若蘭的騎術,便是常青山手把手教的。本以為,她們可以成婚,但是聖旨下來,若蘭逼於無奈,只好嫁給八阿哥。

婚後,若蘭似乎認命了,還懷上了八阿哥的孩子。可是當她知道,父親因為害怕八阿哥的責問,而急忙的把常青山推去戰場,並害常青山死亡的時候,若蘭崩潰了。她認為,是她自己背叛常青山在先,害死常青山在後。

自此,她把自己關在佛堂裡,天天念經。對八爺的示好不聞不問,對八福晉明慧的欺負也視若無睹。她仿佛活在自己的小世界當中,不去管外部的看法,也不去過問世事。她活著,只為了熬日子。

不管是若蘭嫁給八阿哥,還是常青山的意外死亡。其實,一切都是意外。這並不是若蘭的錯,更不是八阿哥的錯。要怪,或許只能怪常青山和若蘭有緣無份。所以,這一切,誰都沒罪。

而面對意外,有的人會選擇重新出發,繼續去過好生活。可是卻也有人把罪責攬在身上。或許,若蘭不願放過自己,除了是不愛八阿哥,更多的是恨那個無能為力抗旨,又讓心上人死去的那個懦弱又無能的自己。

很多人都說,如果若蘭不那麼介意,她肯定可以過得很好。可是,若蘭的心,是空的。十幾年過去了,她還恨八爺嗎?應該不恨了吧,卻也不愛了。她所執著的,只是那段年少時的美好,和憎恨那個懦弱無能的自己。

3

如果說,若蘭的逃避只是一個人的行為也便罷了,可是她的逃避不僅傷己,更傷人。

首先,她白白浪費了自己的一生。

若蘭嫁進王府的時候,大概16歲,而她死的時候,大概也就35歲。二十年的時間,她把自己關在佛堂裡,每天除了念經就是祈福,無欲無求。

試想一下,不讓你出去逛街,不讓和朋友聊天,還禁止一切娛樂活動,把你關在一個屋子裡,天天讓你念經祈福,還一念20年,除了浪費時間,還有什麼意義呢?

若蘭不是不懂,只是她不願意去面對新的生活,也不願去接受常青山的死亡。若蘭把日子都放在佛堂裡,除了懷念過去的美好,就是逃避愛人死亡和嫁給不愛之人的悲劇。可是,這種逃避,除了浪費人生,並不會改變任何事實。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