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侯府嫡女年輕守寡,拒絕再嫁,盛老太太這一生值得嗎?

勇毅侯府嫡女徐氏,嫁給才貌雙全的探花郎,可惜丈夫寵妾滅妻,令人心寒;然后她年輕守寡,拉扯著沒有血緣關系的庶子盛紘,為盛家嘔心瀝血,卻半生凄苦,受盡薄待。

明明能夠再嫁,過上幸福和美的生活,卻為一個負心人守寡一輩子,盛老太太這一生,值得嗎?

01.侯府嫡女嫁探花郎,可惜探花寵妾滅妻。

盛老太太本是勇毅侯徐府唯一的嫡女,千嬌萬寵著長大,當真是一朵人間富貴花。

到了年紀,給門當戶對的人家做嫡妻宗婦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可是,徐侯家的這個姑娘偏偏對富貴公子不感興趣,她看中了當時的探花郎,執意嫁給他為妻。

探花郎才貌雙全是真的,但相比侯府,他平民出身的家世無疑很單薄。侯府嫡女嫁到他家,是低嫁。

但是架不住侯府姑娘喜歡他啊,于是徐氏帶著無比豐厚的嫁妝,成了盛家的媳婦。

探花郎珍惜了嗎?沒有。通房姨娘一樣不少,而且,有人仗著跟他自小的情分,憑著對他脾性的了解,在他面前搬弄是非,挑唆得他夫妻不和。

一腔真心喂了狗,徐氏自然傷心難過,但她不屑于跟妾侍們爭斗,只跟探花郎生氣。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夫妻更加離心,探花郎寵妾滅妻,各懷心思的姨娘通房們更加變本加厲。本想嫁給愛情,結果卻嫁了一個負心人。想要的愛情得不到,本可以做依仗的嫡子也沒有保住,徐氏是多麼的傷心凄涼。

而后探花郎生病,給她剩下一個爛攤子,便撒手西去。

負心丈夫的離世其實給了她一個機會。她當年才20出頭,在盛家已經無牽無掛,而勇毅侯夫妻還在世,徐家上下都力勸她改嫁。而且徐家已經尋好了人家,就是閩浙巡撫唐安年。唐家是松江世族,唐安年是兩榜進士,剛剛喪妻,雖年紀稍大些,但前頭只兩個嫡女一個庶子,還沒有嫡子。徐氏嫁過去,再生下嫡子,那就是一家和美的光景。

但她卻為了丈夫守節,撫養庶子盛紘,說要成全了與丈夫之間的情分,從此開始了寡居的生活。

為一個負心人,放棄很好的親事,撫養沒有血緣關系的庶子,值得嗎?

相信很多人都覺得不值,可是,徐氏卻這麼做了。她全然不考慮,沒有自己的親生兒子做依仗,老了以后,庶子不孝怎麼辦?她對盛家,可謂孤注一擲,仁至義盡了。

02.盛紘和王氏的行為讓她心灰意冷。

守寡幾十年,盛老太太徐氏不但替盛紘護住了祖產,還拿陪嫁替他多方打點,延請名師教授。盛紘議親的時候,勇毅侯府有意示好,可老太太見說的不是旁支族女,就是庶女,品貌家底皆不如意。

為著盛紘的前程,她寧可和徐家徹底斷了情分,也要尋一門好親事。她為盛紘選中了王家嫡次女王若弗,使他官場上大添助力。

有了王家的支持,盛紘在官場上的發展很是順利。婆媳關系也很和諧。華蘭和長柏出生,老太太也曾經親自撫養過他們,教導他們很多。滿腔慈愛跟親生的祖母全無二致。

但是,自從盛紘跟林噙霜有了關系,盛老太太逼著王氏喝了林姨娘的妾室茶,王氏就記恨上了老太太,從此不再敬重婆母。

可以說,王氏不敬婆母,根本原因在盛紘這里。而盛紘不守規矩,林噙霜勾引盛紘,王氏不敬,這些事情都讓老太太心灰意冷。

從此,她關門過自己的日子,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基本不過問盛家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衛姨娘去世,她為了盛家的前途不得不再次出面,幫助盛紘處理善后。

可以說,不管盛紘多麼讓她傷心,她都沒有放棄過盛家,一心一意,只為了盛家能夠更好。

03.王氏給她下毒,盛紘有意大事化小,長柏和明蘭是她最后的溫暖。

康姨媽挑唆王氏給盛老太太下毒,老太太生死不明,明蘭不顧一切要嚴懲康姨媽。王老夫人以盛紘的官聲前途要挾,想讓盛紘大事化小,盛紘為了家族利益,動搖了。面對從小撫養自己長大、對自己恩重如山的嫡母,盛紘的選擇讓人心涼。

王氏更是讓人寒心。盛老太太對她一直很包容。作為兒媳婦,沒有被婆婆立過規矩,就連請安也極其敷衍。如此不敬婆母,老太太從來沒有跟她計較過。

王氏有多麼不靠譜我們是知道的,在她做事不當的時候,盛老太太都是關上門細細地教導她。直到康姨媽送顧廷燁小妾,盛老太太嚴令不許康姨媽上門,而王氏卻屢教不改,繼續讓康姨媽來盛家,盛老太太氣急了,讓王氏在院子里罰跪--------這是她唯一的一次動怒。

而就是這一次,險些使她丟掉了性命。王氏聽從康姨媽的挑唆下毒,盛紘在為嫡母報仇和保全仕途的兩條路上搖擺,徹底寒了盛老太太的心。

大家都知道,如果沒有長柏的出手,康王盛這三家的事情就不能善了。因為明蘭寧可無父無兄也要為盛老太太報仇的,也就是說,寧可得罪娘家,讓父親和兄弟姐妹都恨她,她也豁出去了。

也虧了長柏的出手,王氏下毒事件才被妥善處理了。他極力說服盛紘為老太太做主;安排王氏去家廟修行;帶盛老太太去自己做官的地方照顧;更是對王老夫人據理力爭,將康姨媽送進慎戒司。如此一番操作下來,善惡到頭終有報,也算是給盛老太太一個交代了。

就像長柏說的:「盛家受祖母恩惠如山高海深,如果父親和孫兒不為祖母討回口氣,那吾父子還是人麼?!......舉頭三尺有青天,難道真要叫祖母在九泉之下悔不當初,方叫天地神靈都知這世上之人盡是忘恩背義之徒麼?!」

「即便拼卻二十年仕途,我絕不會留姨母在外頭的。」長柏寧愿丟官不做,也要為祖母出氣,長柏其實是王家和盛家共同的希望,王老夫人不想犧牲他的前途;再加上王家也一直被康姨媽連累,王老夫人才同意了將康姨媽送進慎戒司。

長柏知恩圖報,明蘭豁出一切要為她出氣,盛老太太在孫輩身上,才得到了應該得到的溫暖。尤其是長柏,不同于嫁出去的明蘭,作為盛家的嫡長子,他的態度,就是盛家的態度。這才是老太太最應該得到的回報。

04.總結:

盛老太太徐氏,婚后丈夫寵妾滅妻,20出頭就守寡,守著庶子生活,前半生諸多悲涼;盛紘成親后,林姨娘興風作浪,王氏不敬,她關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不問世事,生活凄苦寡淡;直到撫養了明蘭之后,才真正感受到天倫之樂。

明蘭出嫁,長柏的嫡子全哥兒繼續由她撫養,她含飴弄孫,也多了人生樂趣。可以說,盛老太太的后半生,還是比較幸福的。

至于她放棄再嫁,只守著沒有血緣的庶子,為盛家嘔心瀝血一輩子是不是值得,那就要看她自己是怎麼想的了。

她當年想的是要保全跟丈夫的情分,也一直在為他的后人殫精竭慮,這就是她自己想做的。外人的眼光并不重要,「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只要她自己覺得值,那就是值得了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