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被長柏處理掉的邱姨娘,她,犯了盛家大忌

名滿金陵的宥陽盛氏,由商賈而仕途。祖上幸中探花,迎娶勇毅侯府嫡女徐大小姐,可惜夫妻不睦且英年早逝。遺一庶子盛紘受嫡母教養,娶妻名門王氏,致仕之時已官至從二品。

盛紘三子皆為兩榜進士,入仕為官。其中嫡長子盛長柏公,更是入封名臣閣的兩朝元老,四次入閣,三度拜相,履及六部十三省,門生故吏遍佈天下。

長柏娶妻江甯海家嫡次女,以女婿之身,嚴守海家「子孫四十無子方可納妾」之家規,除一自小服侍並得海氏允准留下的通房羊毫外,一生未納妾,無庶子女,只與髮妻育有四子。

長柏夫婦治家極嚴,膝下四子皆要求先修身齊家,再論治國平天下,但有行止不檢立刻家法處置。前三子頗如意,唯第四子阿歡例外。阿歡年幼之時,恰逢長柏調任至西北為封疆大吏,海氏照例隨行,因幼子體弱,便留由祖母王氏撫養,祖母養孫難免溺愛過頭,待長柏夫婦回京,阿歡已養得驕縱耽嬉。

長柏幾次想管教,王氏無不哭天抹淚,長柏到底朝務繁忙,不能日日跟老母幼子鬥法,于是阿歡就這麼不上不下地混到娶妻生子。何為不上不下?在號稱滿門簪纓的盛家卻只混了個廩生,著實有傷祖宗顏面,卻也不敢真跟紈絝們廝混,更不敢鬧出養外室包戲子的是非來。

即便在阿歡娶妻納妾生兒育女之後,每每長柏手持家法要收拾不長進的阿歡,祖母王氏便會把老大不小的阿歡摟在懷裡嚎啕:「……誰說我家阿歡不好,尋常人家能出一個進士也難,偏老盛家祖宗燒了高香,個頂個兒孫會讀書,襯得阿歡處處不如,多納幾個丫頭算什麼錯……哎喲喂呀,不如我先一頭撞死了乾淨……」

長柏很無奈,海氏很尷尬,管教之事遂不了了之。

阿歡同嫡妻沒什麼感情,生完一兒一女後,夫妻倆就基本井水不犯河水了。

但以阿歡的膽量和智慧,既不敢去結識什麼奇女子,又沒人給他納良家妾,是以他的妾室清一色提拔于府中丫鬟。早到的趙姨娘未老色先衰,最受寵的是後來的李姨娘,另有兩個旗鼓相當的姨娘——邱姨娘和盛小六的媽。

她倆前後腳被賣進盛府,前後腳進內宅做了少爺丫鬟,開臉被邱姨娘搶先兩旬,抬姨娘卻是小六媽早了三天,連生女兒都只隔了半個月,可謂棋逢對手,眼下她們的最大競爭項目為看誰先為阿歡生下兒子。

後王氏過世,長柏丁憂,孝期結束時,庶出孫女小六滿十三歲,齊國公府來提親,老國公要為他的次孫聘小六為婦。

這件事便如平地一記驚雷,驚裂了除長柏海氏以外的所有人,所有人都想問一句「憑什麼?」

比家世,齊衡雖不如長柏在朝堂上強勢,卻也所差不多,而且人家到底有個世襲罔替的爵位在,綜合來看還略勝半籌。

比家財,齊衡的母親平甯郡主幾乎把大半個襄陽侯的財帛給了兒子,父親做了十幾年鹽道,齊衡自己又放了十幾年的外任,這還沒算齊國公府幾代的財富積累。

盛家固然也算富庶,卻怎麼也比不上國公府豪富;且盛家子嗣旺盛,而老國公統共兩個兒子三個孫子,家產怎麼分都富得冒油。

比人品,齊小二年方十六,已有秀才功名在身,其父是老國公的次子,目前位列從三品大員,而小六的爹阿歡,是一個讓老盛家祖宗面上無光的廩生……

這樣的國公府孫子,哪家高門貴女娶不到?居然便宜了長柏最不成材的兒子阿歡的庶出女小六!

在小六正式定親禮前一個月,小六媽和邱姨娘十幾年的生子戰爭終于分出勝負。因著小六莫名高嫁的事,小六媽完全傻眼了,一天天都是懵的,以至于連巴結阿歡的工作都忘了該盡心盡力,讓邱姨娘領先一步生下兒子。

阿歡老樹開花,抱著新生第三子歡喜得不得了。邱姨娘趁著夫君高興,提出為著幼子將來有依靠,怎麼也得給他親姐找門好親事,這樣罷,既然齊老國公不嫌棄小六庶出的身份,自然也不會嫌棄她生的小七,不如阿歡去跟父親說說,把這門親事讓給小七罷。

阿歡樂顛顛跑去跟長柏說了,當場樂極生悲。王氏已經作古,再沒人攔著長柏收拾這個不肖子了,長柏用家法狠狠收拾了阿歡一頓,出了這幾十年積鬱的惡氣。阿歡足足大半個月沒法下炕,連小六的定親禮都是大哥扶著他露了一面,意思意思算完。

這樁婚事處處透著奇怪,長柏前三子三媳都是人精,自不會貿貿然行事,只有愚蠢又倒楣的阿歡,還有更愚蠢更倒楣的邱姨娘才這麼傻。

王氏過世後,長柏丁憂在家,閒時無聊,早想著要挫磨不肖子阿歡了。原本為阿歡準備的磨煉,不過是到一個窮鄉僻壤去做書吏,不求他聞達天下,至少不可敗家。而此事後,長柏發現阿歡的愚蠢程度遠超自己的預期,莫非他居然以為老齊國公為孫子來提親,是瞧中他這個形同布衣的廩生?于是長柏決定對阿歡待遇升級,只待他一養好傷,就送去西北荒漠某小城當編外教諭。

阿歡出遠門,自然要有妾室隨行服侍,那個最受寵的李姨娘,絕無意隨行,卻不知怎的,被眾妾推了出來,嫡妻給她點了個贊,說到底平日裡老爺沒白疼她,又立刻叫人給李姨娘收拾行囊,李姨娘生的十哥兒被抱到嫡母屋裡。

李姨娘此行不過吃些苦頭,若能熬到隨阿歡回京,那便是有了一個共患難的資本。而詭異的是邱姨娘,阿歡離京後幾日,邱姨娘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有人說她被發賣了,有人說她沉塘了,總之無影無蹤,她那剛出生的十二哥兒也抱到了嫡母屋裡。至此,阿歡的一嫡二庶三個兒子,全在嫡妻手中了。

邱姨娘自然不會知道,她的公爹兼這個盛家的掌門人兼國之棟樑盛長柏公最恨妾侍插手哥兒姐兒的婚嫁。追溯緣由,那就要遙遠到她夫君阿歡的四姑母以及四姑母生母林姨娘的一樁頗不體面的陳年往事。

據說那位四姑母不滿家裡給定的親,自己跑出去找郎君,而林姨娘為女兒出錢出力,策劃佈局。事情暴露後,雖由阿歡的曾祖母、當時的盛老太太拿捏住對方公子國喪期間致妾有孕的短,逼得對方上門來提親,也迅速將林姨娘關押到了莊子裡,但事情多多少少傳了出去,直到如今,亦偶有閒談流言。

盛家從商賈之家到書香門第,再到如今文官清貴,幾代人的奮力建樹,豈容一個妾室作妖?

無論當年的林姨娘,還是今日的邱姨娘,妾室不守本分,結局只有一個——炮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