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那些說「眉莊若爭寵甄嬛未必是對手」的人太傻太天真了

易理人生 2021/05/24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很多人一說到《甄嬛傳》中的沈眉莊,都會用飽讀詩書,識大體,精通琴棋書畫來形容她,在很多人的眼中,沈眉莊就是後宮女子作為教養的典范。也的確是,沈眉莊之所以在後宮新選的秀女中很快脫穎而出,其主要的資本就是她的賢良淑德。賢良淑德那是後宮女子在皇帝,太后面前的通行證,

沈眉莊一進宮就天然具有了。所以她被皇帝寵那是早晚的事情,只不過這種寵遭到了後宮其她妃子的嫉妒。一旦被人嫉妒,接下來是會遭到陷害的。華妃對沈眉莊之後的種種做法驗證了這一點。而沈眉莊在集齊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時候,依然保持善良的個性,沒有半點防禦之心,被華妃陷害成功也是她沒有防禦心的結果。

有人說「首沾雨露的驕傲或許讓她忘記了「槍打出頭鳥」,忘記了隱藏才華」。我感覺不是的,她其實是一個沒有防禦心的人。初入宮便得到皇帝允許學習協理六宮,這無疑在心機深沉的皇后和驕縱的華妃處埋下了定時炸彈。她以為自己看到別人被寵,不會嫉妒,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不嫉妒。她性格中「至情至性」導致她在最得寵的時候,依然禮貌有加,從容大氣,在被華妃誣陷,皇帝輕易相信並棄他而去的時候,她竟然和皇帝劃清了界限,即便在之後皇帝有過悔恨來求和的時候,她仍然選擇堅守本心,沒有原諒。

眉莊和甄嬛是兒時一起長大的玩伴,有著莫逆之交的友情。眉莊曾對甄嬛說:「我知道自己才不如你,貌也遜色,便立意修德博一個溫婉賢良的名聲。」 甄嬛擅長舞藝,眉莊便在琴藝上下功夫,從來也不遜色於她。

姐妹倆同一天入宮,一個無封號卻為貴人,一個為常在卻有封號,起點半斤八兩,不分上下。入宮前夜,甄嬛的父親再三囑咐:「若無完全把握獲得皇上恩寵,你可一定要韜光養晦、收斂鋒芒!」比起榮耀家門,甄遠道更在意女兒的安危,他說:「為父不指望你日後大富大貴,寵冠六宮,但願我的掌上明珠能夠舒心快樂,平安終老。」眉莊的母親,帶著家裡眾多側福晉,為眉莊殿選作預演,「腰肢更軟些,皇上會喜歡。皇上選秀是為了充實他自己的後宮,不是為了作學問考狀元,女子無才便是德」。眉莊所受的教育,是要出人頭地,不至拖累全族。 甄嬛和眉莊同樣是家世不俗的嫡出女兒,只因所受的家教不同,兩人的性格大相徑庭。

兩人殿選時,皇上龍顏大悅。眉莊穩重端莊,很有當年敬嬪的風范;而甄嬛,活脫脫長得就是純元的翻版。她們二人,是皇上口中的泛泛之輩中的「質數尚可」,是華妃口中「皇上慧眼識珠,個個都這麼出色」。 二人初入宮,甄嬛為防被當作出頭鳥,裝病避寵。眉莊得了頭一份恩寵,又被賜予了協理六宮之權,風頭一時無兩。奪權爭寵,這是囂張跋扈的華妃所不能容忍的。華妃一出「假孕爭寵」,害得眉莊被皇上褫奪封號降為答應,禁足閑月閣。 眉莊因此看清了皇上的涼薄,怨他「把我捧在手心裡,又棄我不信我」,明白「君恩不過如是」後,再無心爭寵。

安陵容投靠皇后宜修後,以舒痕膠嫁禍華妃,暗害甄嬛小產。甄嬛失子失寵,長街受辱後,決意「以色侍君」,重獲恩寵。甄嬛沐浴熏香、捉胡蝶、做斗篷,通過倚梅園情景再現,皇上便再不把旁人放在眼裡。甄嬛與皇上成為政治盟友,出謀劃策唱雙簧,一舉滅了敦親王和年羹堯逆黨。 甄嬛雖因純元故衣被逼離宮,卻最終憑著高超的政治頭腦,榮耀回宮,名下兩皇子,加持兩公主,手握協理六宮大權,封貴妃寵冠後宮,最終成為獨一無二的皇太后。眉莊沉冤得雪後,與溫實初互生情愫。為給自己腹中孩兒一個名分,眉莊靠丟一個鐲子,說一句「情丟不得」,皇上便巴巴上杆子討好。 因此有人說:「若眉莊爭寵,便沒甄嬛什麼事了」,說這話的人,實在是太天真了。原因有三。

一是眉莊被禁足之前,曾與甄嬛齊頭並進,但始終榮寵蓋不過甄嬛。除了「純元外掛臉」因素外,甄嬛一曲「驚鴻舞」讓皇上喜不自勝,連連讚歎「你還有多少驚喜是朕不知道的。」甄嬛除了與皇上談論詩書,還經常引經據典,被皇上誇讚「不想史書國策亦通」。 甄嬛有才有貌,宜喜宜嗔,既有政治頭腦,又有閨閣情調,被皇上稱為「解語花」、「機靈鬼」,這些都與純元無關,但卻被皇上視為瑰寶。曹琴默勤政殿生事,甄嬛說要請眉莊來彈琴助興,皇上卻說「沈貴人琴藝在你之上,但缺少情致」。 眉莊給自己的定位是「溫婉賢淑」,自然少了男女情調。因此,即使眉莊有意爭寵,風頭也在甄嬛之下,越不過甄嬛去。

二是眉莊性格孤傲,過剛易折,並不適合宮鬥法則。安陵容借寶鵑之口告訴眉莊,是甄嬛懇請皇上複華妃位。眉莊直接怒懟「你愛多心,我又不是第一日才知道。不是我要教誨你,大家相識一場,有什麼話當面說也就罷了。又何必欲擒故縱、步步為營,也太辛苦了些。莞嬪行事不正,你也未必坦坦蕩蕩。」安陵容被懟得啞口無言,只能藉口說自己無能。眉莊又懟道:「無能是小,若是心術不正挑撥是非,壞了德行那才是大事。」說這話時,眉莊並不知道舒痕膠的秘密,也不知道安陵容害了多個皇嗣,僅僅因為安陵容小心眼,就罵她壞了德行。在古代,「德行有虧」可是非常重的罪,比七出之罪的善妒更重。 難怪安陵容聽了無地自容,感覺尊嚴被踐踏,日後逮到機會,不惜要了眉莊的性命。眉莊剛正不阿的性格,若不是家世不俗又不爭寵,不然早被害死無數回了。

三是眉莊只看到皇上的涼薄,並未看到皇上的不得已和隱忍。甄嬛曾說:「若我和皇上一條心,我的敵人便是皇上的敵人。」眉莊只看到了皇上對自己的不信任,卻看不到皇上為了江山社稷不得不忍而不發。若是由著性子一意孤行,豈不是拿萬代江山開玩笑。華妃設計陷害眉莊,眉莊並非完全無辜。她本就為了固寵,與太醫私相授受,急切想要得個皇子。若是遲遲不能如願,她是不是還要擅自用藥,甚至借腹生子?事關皇嗣,千秋國本,皇上不得不嚴懲,殺雞儆猴也好,以儆效尤也罷。皇上若不嚴懲,如何堵住眾人悠悠之口。若其他妃嬪都找太醫索要送子湯,宮規何在? 沈眉莊從兒女情愛出發,怨恨皇上涼薄,卻看不到國本法紀,又受不得半點委屈,如何宮鬥?眉莊「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的性格,太孤傲,寧折不彎,是宮鬥大忌。 甄嬛在甘露寺,被皇后一党羞辱至此,卑微如螻蟻,尚能調整心態,重出江湖,即使滿心仇恨,仍是如花笑靨,這才是宮鬥該有的心計。眉莊離宮鬥,還差得遠呢。

有人說,那不對,眉莊不是一個鐲子就複寵了嗎?那是皇上對她還有舊情和愧疚;又說,眉莊膝蓋抹了藥油不就讓太后保了甄嬛的性命嗎?那是太后本身就想留著甄嬛性命不至於皇后一家獨大斷了後路。還說,眉莊給溫宜下了蒙汗藥得以出宮看望甄嬛。那是因為溫實初和甄嬛的交情再加上其他妃嬪的不願意,她才能得逞。最後又說,眉莊不是燒傷了自己逼死了華妃嗎?眉莊燒傷自己不假,但若不是甄嬛的「誅心」,華妃根本不會乖乖就死…… 眉莊做得這些,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宮鬥,好似任性的孩子向疼愛她的長輩或老公撒嬌自殘,換來的妥協。皇后利用安陵容的舒痕膠,表面與甄嬛交好,暗地打掉甄嬛的胎兒嫁禍華妃,這才是高水準宮鬥。華妃和曹琴默陷害眉莊「假孕爭寵」,端妃借甄嬛之手「殺母奪子」,甄嬛借腹中胎兒嫁禍皇后……不著痕跡害人於無形,這才叫真正的宮鬥。

眉莊一入宮,便答允學習六宮事宜,又不知天高地厚提出綠豆湯折合現銀、菜例減半的建議,被皇后當槍使,被華妃陷害差點丟了身家性命。 所以,眉莊離高水準宮鬥,真的還差得遠呢。她看似端莊持重的表像之下,卻隱藏著單純剛烈的性格和粗疏短淺的思維方式。而這些,恰恰決定了她政治手腕貧乏、管理才能缺位、危機意識全無,無望在宮鬥中勝出,更別說在後宮稱王稱霸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