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箬躺槍!如懿再次蒙冤依然拜她所賜

易理人生 2021/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

如懿與安吉大師之間的緋聞,表面看是金玉妍策劃的,但實際上依然是拜阿箬所賜。雖然阿箬已死多年,但這次她要躺槍了。我們先來看如懿兩次蒙冤的表層關聯。

如懿對貞淑拿出的物證感到震驚

阿箬事件的定性,是栽贓與背叛。這張圖,是如懿看到貞淑拿出了所謂物證的時候給出的眼神。這個眼神基本還原了當初她看到阿箬給她身上潑髒水時的表情:震驚和憤怒。不過,如懿這一次的情緒沒有上一次那麼飽滿。

如懿聽到貞淑的陳述之後,內心就已經清楚地將其定性為栽贓了。不過貞淑畢竟不是如懿的宮女,所以如懿沒有感受到背叛。再加上,經過了阿箬事件以後,如懿對後宮的複雜性也有了更清晰的認知,因此才沒有像上一次那樣嘴角微微抽動。她依然認為,身正不怕影子歪,認為自己可以應對這件事。

皇帝低頭不語

皇帝也在還原著當年群審如懿時的表情:耷拉著眼皮,一聲不吭。上一次,皇帝對如懿的罪名是完全不信的。這一次皇帝其實也是不信的,但他心裡有氣。

皇帝這氣,從兩方面來:一是皇帝在經過安華殿的時候,看到一大群宮女跪在安吉大師身邊,這在以往只能是皇帝的待遇。如今後宮竟然出現了第二個享受皇帝待遇的男人,皇帝來氣。二是如懿在安華殿裡不小心絆了一下,恰好安吉大師扶住了如懿,碰巧還摸了一下小手,皇帝就更來氣。

皇帝看到安吉扶住如懿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但誰若穿了我的衣服,我就剁了誰的手足——這是皇帝來氣的真正原因。

上一次如懿被指陷害皇嗣,罪名雖然嚴重但未觸及皇帝作為男人的核心尊嚴。這一次不同了,有人敢給皇帝戴綠帽,而且竟然還是自己假裝有初戀情結的如懿。

皇帝要調查如懿的緋聞,相當於是一個在外賺錢養家的男人,被人告知妻子背地裡與他人有染。儘管他知道妻子不是這樣的人,但證據擺在那裡,他也鬧心。因此,皇帝想要討個說法。他不僅要平息外界的傳言,更要讓自己心裡能過得去。

如懿直勾勾盯著皇帝

貞淑拿出的證物,皇帝說自己已經看過了,讓她拿給如懿看。這下子如懿可真來氣了!看這張圖:貞淑把證物拿給如懿的時候,如懿根本就沒看,而是直勾勾地盯著皇帝。

如懿心裡話說,皇上你真的相信我會做這樣的事?我們之間說好的彼此信任呢?說好的「無論遇到什麼事我們一起面對」呢?如懿此時的心情,跟所有被冤枉了的妻子一樣:放著好好的日子你不過,你作什麼妖?

那麼為什麼說,金玉妍往如懿身上潑髒水,必須是阿箬躺槍呢?你看,這毛病還真就出在阿箬身上。

皇帝與蓮心的最後一次對話

這張圖是皇帝最後一次審問蓮心時的對話。蓮心說出了三個與富察皇后走得比較近的人,其中就包括嘉妃金玉妍。可是當時皇帝認為,「嘉妃平日口無遮攔」,意思是嘉妃只是表面跋扈,不會背地裡害人。

這說明,皇帝當初單獨審問阿箬的時候,阿箬就沒吐乾淨。

別的不說,只要阿箬交代了自己是怎麼跟富察皇后搭上線的,金玉妍的作用自然就暴露了。皇帝審完了阿箬之後,背地裡吐槽了富察皇后和高貴妃,唯獨沒有吐槽金玉妍。甚至後來蓮心都把金玉妍給點出來了,皇帝還是不信,就說明在金玉妍的問題上,阿箬此前沒有進行過任何鋪墊。否則就憑中間搭線這一件事,金玉妍早就廢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