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甄嬛差點被鵝卵石害流產,卻不敢追查真凶,看真凶是誰?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懷孕回宮,風光無限,皇帝甚至要以半幅皇后儀仗去接她,這樣的隆重,幾乎已經把甄嬛捧成副後。就連當年盛極一時的華妃,也不曾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這不僅令皇后惶恐不已,更讓太后感到震驚不安。無論如何,她不會讓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後位拱手讓人。而目前甄嬛卻是最大的威脅。

最可怕的是,宜修沒有嫡子,而甄嬛又是懷孕回宮,一旦生下皇子,以她今日的榮寵,她的兒子被皇帝立為太子幾乎是毫無懸念的事。

所以,太后絕不會坐等這種事發生。形勢嚴峻,看來,她要親自出手了!甄嬛不除,後患無窮。

1、撲朔迷離的鵝卵石事件

甄嬛回宮後,曾經歷過一次非常兇險的事故,那就是「 鵝卵石事件」,有人在她的必經之路上偷換了鵝卵石,害的甄嬛差點從轎攆上摔落下來。一旦摔下來,甄嬛肚子裡的孩子必定不保。弄不好,還會造成流產血崩、一屍兩命。

可見其兇手用心之險惡,手段之歹毒。

然而,事過之後,甄嬛的態度卻一反常態地「淡定」,她竟然阻止皇帝去追查幕後真凶。要知道,甄嬛可一貫是個睚眥必報的人,為何這次卻如此「寬豁大度」呢?很顯然, 甄嬛已經隱隱猜出了幕後黑手是誰,她不是不想查,而是惹不起。

原著中,這個情節更為複雜,所謂的「尾月燕沖月」,並不是指甄嬛,而是宮中另一個懷孕的嬪妃——徐燕宜。

皇后忌憚徐燕宜有孕,因此才與安陵容設計了一出「危月燕沖月」的不祥之兆,將懷孕的徐燕宜禁足在「玉照宮」。徐燕宜心思細膩多愁善感,皇后料定,只需把徐燕宜禁足幾個月她自己便會流產的。

然而,恰在此時,甄嬛也懷孕回宮了, 宮中一下子出現了兩位懷孕的嬪妃,倒讓皇后首尾難顧、一籌莫展。甄嬛正得盛寵,與原本不得寵、卻僥倖懷孕的徐燕宜不同,甄嬛一旦有個「閃失」,皇帝是一定會出手干預並下令追查的。所以,此時的皇后並不敢擅自動甄嬛, 除非有人給她「撐腰壯膽」…

於是乎,就有了後來的鵝卵石事件,當時的眉莊恰好在現場,也被嚇得不輕。回到甄嬛宮中,姐妹倆開始認真分析此次事故並得出結論:這絕不是一場意外,而是人為。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是的,眉莊說得沒錯,如此一箭三雕的手段,很像是出自皇后之手,但她忘了,還有一個人比皇后更老謀深算,手段高明,那個人就是太后。

大家千萬別以為甄嬛懷的是皇帝的骨肉,太后就不忍心下手。實際上,華妃那四個月的男孩胎死腹中,正是出自太后與皇后之手。當然,那也是皇帝授意的。

而端妃、敬妃不孕,也是太后默許皇后操作經營的。很多時候,皇后其實也只是太后與皇帝的背鍋俠和替罪羊,不過是被動執行皇帝與太后的命令罷了。

2、太后自知「養虎成患」,欲亡羊補牢

其實,太后當初在甘露寺保護甄嬛就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原本,太后想利用甄嬛來震懾宜修,讓甄嬛活著,宜修就會有所忌憚,因為酷似純元的甄嬛是最有潛力取代宜修成為皇后的人。 一旦她生下皇子,更是如虎添翼,一發而不可擋。

太后在甘露寺豢養甄嬛,就相當於把一隻老虎關在籠子裡,一旦宜修不受控制想炸毛,太后就可以設法接回甄嬛,讓甄嬛這只老虎來制衡宜修。這就是帝王之家「借力打力的制衡之術」。

然而,令太后做夢也沒想到的是,甄嬛在甘露寺也不老實,居然還能給她來個「宮外孕」。太后本身根本就不相信甄嬛懷的是皇帝的骨肉。可是,皇帝卻深信不疑,這讓太后感到頗為棘手。

如果操之過急或處理不當,很可能因此傷了母子感情卻於事無補。所以,她也只能順水推舟,讓皇帝先把甄嬛從甘露寺接回來,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更容易對付一些。

儘管太后在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憤怒,可最終還是忍不住當面將甄嬛的陰謀揭穿。甄嬛來向太后請安時,太后正在喝藥漱口,甄嬛見狀,忙趨身上前把痰盂捧上去接著。

一句 「掉以輕心」足以將太后內心的懊悔與憤怒暴露無遺。太后言下之意是: 都怪自己的防患措施不到位,以至於讓甄嬛有機可乘,鑽了空子。早知今日,當初就該毫不手軟地殺了你!

太后的話一針見血,她根本不相信甄嬛肯與皇帝重修舊好,她此次設計回宮,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和陰謀。 皇帝當局者迷,或許能被甄嬛蠱惑,但自己卻是清醒的,她絕不允許這種居心叵測的妖妃繼續狐媚惑主!

所以,在太后的授意默許下,宜修才精心設計了極其兇險的「鵝卵石事件。」而甄嬛也已經猜到了幕後兇手是她惹不起的人,所以將此事隱忍下來。她在等待兇手自己知難而退、主動放棄計畫。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