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春風得意的富察琅嬅,一生輸于「太在意」

易理人生 2020/12/03 檢舉 我要評論

「妾身願以富察氏的百年榮光,相隨夫君左右,為夫君生兒育女,為賢良妻室。」

洞房花燭夜,掀起綾羅紅蓋的那一眼相遇,琅嬅曾真心而期待地對弘曆說。

只是原著未過半,琅嬅已下線。

作品中,這位被大清後宮奉為神衹的一代賢後人設是反派,可她這個所謂的反派,實在是個冤大頭。

富察琅嬅的冤,並不是說她有多麼白蓮花,而是她明明只捏了粒芝麻,卻背上個西瓜。

正兒八經盤點一下富察琅嬅幹過的壞事,也真是屈指可數。

不過是在潛邸時,賜了青櫻和高晞月各一隻翡翠珠纏絲赤金蓮花鐲,內藏零陵香,以防她們有孕。

不應該防嗎?

很應該。

這倆人都是弘曆的寵妾。尤其青櫻出身烏拉那拉後族,性子驕縱,姑母又是當今皇后,最後幾年雖被囚禁景仁宮,但另一位姑母純元皇后卻是老皇帝心中的白月光,因此琅嬅雖是福晉,也不得不敬著青櫻三分,凡事同她有商有量。

高晞月雖是包衣出身,家世不如青櫻,但父兄是弘曆的鐵粉,隨著弘曆勢頭上升,高斌父子在朝堂上也日漸冒頭,原本家世差的高晞月,在弘曆登基後闔族抬旗,成為尊貴的鑲黃旗高佳氏,入宮即封貴妃。

防著寵妃生子,就是保全自己和嫡子,富察皇后做的,不過是一個皇后該做的事。就象太后出於報復可以給高晞月定制一張藥方,皇帝為了防太后可以給意歡賜「坐胎藥」。

不過是「粗養」永璜,「精養」永璋。

永璜是庶長子,長子與嫡子,向來有「立嫡立長」之爭。永璜是沒娘的孩子,富察皇后暗命永璜的奶媽們不要拘著他,一個男孩,在「狗也嫌」的淘氣年紀,卻無人約束,這是巴不得他自己出個意外,既沒了「長子」的煩惱,又不用髒了手。

永璋當時才幾個月大,讓奶媽們精養他,則是為了把他養廢,一個養廢了的庶子,是威脅不到嫡子的。

「……一定要好好疼三阿哥,在繈褓裡就盡著他玩盡著他樂。咱們皇家的孩子吃不得苦,好好寵著一輩子就是了。」

以上兩件事,都是為永璉排除掉競爭對手,順利登上太子之位。作為一個皇后、一位母親,富察琅嬅的手段固然不光明,卻符合常理。

至於那些低等嬪妃懷孕,如玫貴人、怡貴人、嘉貴人,因為不會動搖永璉的地位,她根本就沒有費過心思。

富察琅嬅出身大族,為先帝賜婚,背靠著伯父馬齊,膝下有永璉和璟瑟兒女雙全,而後宮歲月的最初幾年,皇帝對她也是頗為敬重的。

她在風華正茂的年紀薨逝,落水不過是導火線,內裡早已熬得油盡燈枯。

一個安享尊榮的皇后,怎麼就到了油盡燈枯這份上? 富察琅嬅的一生,輸在了「太在意」三個字。

一、太在意皇帝的心意

為了及時獲悉聖意,不惜拿蓮心去籠絡王欽。富察皇后如此行事的目的,皇帝豈會不知?皇后籠絡了皇帝的大太監,相當於在皇帝身邊按了個眼線,皇帝心裡能痛快?

將宮女配給沒根的太監,本就有違人倫,而蓮心在王欽處遭受淩辱虐待,她的主子娘娘卻拿出一副「君子遠庖廚」的模樣,只要她看不見聽不到,她就「不知道」蓮心受的苦。

「不體恤下人」是富察皇后給自己貼的標籤,皇帝當然不喜歡這個標籤。

二、太在意皇帝的偏寵

潛邸的時候,青櫻是弘曆最寵愛的側福晉,登基以後,看似慧貴妃寵冠六宮,而皇帝最初冷著如懿是為了保護她,後來看到冷著不管用,索性捧起來寵。

其實不管哪面彩旗飄,紅旗不倒萬事消。有鳳位、有兒女、有朝堂支持的富察皇后本應該超然於嬪妃爭寵。

可是富察皇后不肯消停,她的策略是「發動寵妃鬥寵妃」。慧貴妃是忠心的皇后党,性子浮燥,位份又高出如懿一截,用她去打壓如懿和如懿一派的海蘭正好。

富察皇后使用慧貴妃這個工具很順手,但滿宮都知道慧貴妃是皇后的人,那麼慧貴妃幹的事自然是皇后授意。

一個皇帝,對於皇后指使自己的寵妃打擊另一個更寵的妃子,會有什麼想法?總不見得是歡欣愉悅罷?

而慧貴妃這個工具,皇后使得順手,暗地裡金玉妍也早就使用上了。

三、太在意「節儉」的人設

素心為什麼投靠了金玉妍?因為金玉妍能給她多多的銀錢和人參。

素心母親有病,是個富貴病,只要不操勞,好生湯藥養著就沒啥事,所以素心很需要錢。

偏偏她的主子娘娘把節儉放在首位,身邊侍候的奴才,月例都是減半的,她認為奴才們衣食都有宮中份例,要那麼多銀錢做什麼?

富察皇后這種「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的思維把素心逼向了金玉妍,從此也開啟了替金玉妍背鍋的苦逼生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