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曹錦繡在賀弘文面前裝得可憐,實是曹家過得最好的姑娘

曹錦繡第一次出現在明蘭眼前向賀弘文求救的時候,明蘭是有些同情這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姑娘的,曹家嫡女本該過著比盛家庶女更自在富貴的日子,卻一朝獲罪流放涼州,又因罪臣之女的身份不能好好嫁人,只能典賣為妾,倒霉的曹錦繡又遇上個狠毒的主母,給她灌下無數紅花,害得曹錦繡失了個孩子,身體也不再適合生育了。

看到這里的時候,有些讀者都忍不住同情曹錦繡,可隨著曹家的一系列操作,以及明蘭忍無可忍之下的逼問,大家才發現曹錦繡只是在賀弘文面前裝得可憐兮兮,其實她已經是曹家過得最好的姑娘了,比她更慘的是她兩個庶出的姐姐以及一個庶出的妹妹,即便遇上大赦也沒能擺脫為妾的遭遇,這輩子都被留在涼州了。

原來曹家被流放至涼州時,賀弘文的母親私下給了他們不少盤纏,是曹家人不知節儉大手大腳,花光了銀子以后才動了賣姑娘的念頭,于是曹錦繡的三個庶出姐妹被先后換了一筆銀錢去給人做妾,最后才輪到曹錦繡,而曹錦繡所嫁也是姐妹夫婿中條件最好的男子,是個駐守涼州衛所的千戶,這在當時當地也算個不大不小的職位了。

或許遇上個心狠手辣的正妻是曹錦繡流年不利,所以曹家人一聽說天下大赦,便趕緊湊了錢財將曹錦繡贖出來火速趕往京城,讓其扮作閨閣女子去跟明蘭搶賀弘文,賀老太太看在親戚的面子上本不想拆穿,實在是曹姨母太過刻薄擠兌了明蘭,她才沒忍住當眾戳穿曹錦繡嫁過人的事實,曹錦繡也就順勢改變了策略。

之前曹姨母說要讓曹錦繡給賀弘文做正妻的時候,曹錦繡可沒有半分羞愧自責主動透露真相的意思,等到嫁過人的事情被賀老太太戳穿了,曹錦繡又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求著要給賀弘文端茶遞水當丫鬟,還故意選擇盛家門口,那明蘭肯定是受不了這綠茶的,當下就追了上去,三兩句問出曹家其他姐妹的去處,便數落了起來:

「表姑娘,我知道你委實可憐,可你想來也非最可憐之人,你雖婚嫁不幸,但至少還有為你著想的父母,他們傾盡全力也要帶你回來,你如何可以動不動輕言死活的?」

「可你的姐妹們呢?她們是庶女,曹家姨父得意富貴之時,她們未必如表姑娘這般享受,可一朝家敗,她們卻得承擔一樣的苦難,如今更被留在了涼州。」

「為人妾室,甘苦自不必說了,沒有一個家人在旁,有個好歹也無人過問,說實話,我覺得她們更可憐些,更別說小梁山的孤兒寡婦了,表姑娘以為呢?」

曹錦繡聽到這里時滿臉通紅,因為她清楚自己的母親一向待庶出子女十分苛刻,這事兒賀弘文也沒少見過,扭頭一看,賀弘文果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面色十分不好,他變臉可不僅是想到曹錦繡的庶姐庶妹,更是在明蘭的提醒下想到曹姨父獲罪的原因,就是克扣了小梁山曠工遺孤的撫恤金,還把人家孤兒寡母抓起來問罪。

這也是為什麼明蘭打死不愿意與曹錦繡共侍一夫的緣故,如果賀家連這樣的親戚都要護著,賀弘文連這樣的表妹都要善待,那他的底線未免也太低了點,結合賀母圣母一般以德報怨的性子,明蘭還真擔心賀弘文會遺傳這樣的基因,更怕將來成了親自己也生下一個小活佛,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最有意思的是,原著番外里提及曹錦繡給賀弘文做妾之后的一系列騷操作,先是倒騰賀母的錢悄悄貼補曹家,等賀弘文娶妻之后又把懷了曹家兄長的丫鬟給賀弘文收房,東窗事發后氣死了賀母不說,賀母離世不到半年的時間里,又裝病勾引賀弘文求寵幸,看到這里,突然就能理解她之前在涼州做妾的時候為什麼那般惹正室厭惡了,這樣的妾室,誰家能容得下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