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心計》王娡是劉啟年少時的心動,所以重逢之后,注定會相愛

若不是初遇之時的場景,太過深入人心,又怎會念念不忘。

不知從何時開始,身為太子的劉啟,竟很討厭自己的母后。

或許是在,竇漪房永遠都在斥責劉啟,既不爭氣又十分頑皮的時候。

或許是在竇漪房身為母親,卻不保護自己的兒子,反而將他推出去,認罪受罰的時候。

又或許是在劉啟發現,他的父皇,似乎并不喜愛,他這位強勢的母后的時候。

那時候的劉啟,絲毫不能理解母親的用心,反而愚蠢的倒打一把。

他不知道自己身為太子,肩負大漢未來的江山社稷,所以必須謹言慎行。

當他因受辱丟臉,被罰受傷,卻只知憎恨母親的狠心的時候,并沒有想過,那些禍,本就是他不知輕重引起的。

而他更是不知道,在他眼里,這位不受父皇喜愛的母后,卻是當年,他的父皇寧愿不要江山也要選擇的美人。

可若不是這累積已久的誤會與怨念,可能劉啟就不會遇到王娡了。

劉啟被竇漪房誤會,傷害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劉武,他負氣出宮,以逃離的方式,來抗爭自己的冤枉。

當莫雪鳶調查清楚事情的始末,竇漪房知道是自己冤枉了兒子的時候,卻是為時已晚,偌大的漢宮之中,已經再無劉啟的蹤跡了。

劉啟跑出皇宮,從最初因得到自由而覺得幸福,到后來因身無分文所致的落魄,令堂堂太子竟在街頭餓肚子。

他想要吃包子,卻沒有錢買,便打算拿隨身攜帶的玉佩來交換。

太子的配飾,自然是價值連城,可劉啟卻只想要用它來換一個包子,他的愚蠢,引來了騙子的覬覦。

那騙子見劉啟年幼,以包子哄騙,目的便是要得到他的玉佩,幸得王娡及時出現,阻止了這場陰謀。

王娡比劉啟年幼,卻比他聰明得多,并且,她生長在民間,生存于社會底層,總會輕易識破,這些上不了臺面的伎倆。

王娡心地十分善良,明明自己過得不盡如人意,偏偏還見不得人間疾苦,她見劉啟無家可歸,心生憐憫,便將他帶回了家。

兩人的緣分,自此開始,但是他們始終不知,這段緣分,是在他們還未出生之時,便已經開始了,并且糾纏于,他們的一生。

他們的母親,便是像他們這樣,于年幼之時,遇見彼此的,只是那段上一代的相遇,引發的卻是一場悲劇。

王娡是聶慎兒與呂祿的女兒,父母的結合,源于一場利用,而她出生之時,又正值呂后薨逝,漢宮大亂,因此,她剛出生便與親生父母失散了。

而劉啟,卻擁有著,與王娡的悲慘人生,截然相反的生活。

他的母親竇漪房,是一個極其偉大的女人,她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從代王的妃子,成為代國的王后。

最終,在皇位的角逐之中,幫助夫君取得最終的勝利,從而令自己,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

竇漪房與聶慎兒是自幼相識的姐妹,同時,竇漪房也是害得聶慎兒,家破人亡,淪為孤兒,流落青樓的罪魁禍首之一。

那時候的竇漪房,還叫杜云汐,她的母親在宮中當差,是薄姬之子,劉恒的奶娘。

薄姬容貌絕麗,剛入宮之時,不知蓮花臺是劉邦給戚夫人修建的,便一時技癢,跑到上面跳了一支舞。

便是因此,薄姬的舞姿,令劉邦對其一見傾心,直接納入了后宮,沒過多久,薄姬便生下了皇子劉恒。

皇后呂雉帶著長子劉盈回宮之時,在永巷見到了和奶娘在一起的劉恒,心中警鈴大響,為了給兒子掃清障礙,便打算利用奶娘,毒害劉恒。

然而,杜云汐的母親,卻意外破壞了呂雉的計劃,薄姬深知呂雉為人,擔心她會殺人滅口,便讓奶娘帶著女兒逃走。

杜云汐自此便和母親踏上了逃亡之路,這對悲催的母女倆,就這樣,無辜的被卷入到了,殘酷的宮廷斗爭之中。

她們逃入了一座山林之中,被一個以打獵為生的獵戶所救,并暫時的收留了她們。

獵戶與妻子都是善良正直之人,對杜云汐母女極為照顧,他們的女兒聶慎兒,與杜云汐年紀相仿,更是投緣。

可杜云汐與母親卻還是連累了他們,追兵很快便查到了杜云汐母女的所在地,追殺而來。

獵戶夫妻為保護她們慘死,杜云汐的母親將兩個孩子藏起來之后,獨自一人引開了追兵,最終被逼得跳下山崖。

一瞬間,杜云汐與聶慎兒,都成為了無家可歸的孤兒,聶慎兒原本與世無爭,溫馨美好的家,被杜云汐母女徹底毀了。

杜云汐向聶慎兒承諾,會將她當作親妹妹一般照料,不會讓她再受到任何傷害,聶慎兒在失去了家人之后,便視杜云汐為唯一的親人,可這個姐姐,卻還是食言了。

她們來到杜云汐的舅舅家,投奔舅舅和舅母,然而舅母十分兇悍,就連都勻新都不想養,更何況還多了一個,沒有任何關系的聶慎兒。

杜云汐的舅舅無奈,只能支開了杜云汐,將聶慎兒遺棄,杜云汐回來之后,得知妹妹被舅舅扔掉了,十分難過,但她也是寄人籬下,只能一邊應對生活,一邊尋找妹妹。

可惜的是,杜云汐這一找,便找了很多年,始終沒有聶慎兒的蹤跡,明明還在同一個地方,這對姐妹,竟再也沒能遇到。

聶慎兒因遭到遺棄,在機緣巧合之下,進了青樓,攬月閣之中。

經過幾年的磨煉成長,聶慎兒成為了攬月閣內,少有的既是頭牌,還是清倌。

然而,令聶慎兒怎麼也想不到的是,她與杜云汐分別多年,可她對自己的影響,竟始終揮之不去。

年幼之時,杜云汐母女連累她的父母至死,令她不但成為了孤兒,還慘遭拋棄,長大之后,又是因為杜云汐,讓她連第一次真心喜歡的男人都要失去。

富家公子劉少康贏得了聶慎兒的初夜,卻又嫌棄她的出身,還對杜云汐一見鐘情,與她訂下婚約。

聶慎兒懷著劉少康的孩子,再一次遭到了拋棄,她一怒之下,不但打掉了腹中的孩子,更是殺死了劉少康這個負心人。

杜云汐改變了聶慎兒一生的命運,她害了她,卻也在不斷救她。

她們真正的重逢,是杜云汐成為家人子,前往漢宮的路上,聶慎兒因殺了人,成為了逃犯,在躲避官差的途中,被杜云汐所救。

當時聶慎兒得了天花,杜云汐不懼傳染病,貼身照料,才挽救了她的性命,自此,兩姐妹終于團聚,一起來到漢宮,開啟了漸行漸遠的道路。

杜云汐與聶慎兒都是絕頂的聰明,卻是截然相反的個性,杜云汐只想低調度日,可聶慎兒卻拼了命的想要攀高枝。

因為聶慎兒 的一次次沖動之舉,終于令杜云汐的才智,被劉盈和呂雉所目睹。

杜云汐也為了救聶慎兒,被呂雉利用,中毒假死,改名換姓,成為細作,去往代國,再一次開始了驚心動魄的冒險之旅。

而聶慎兒失去了杜云汐,依然不肯安分守己,給呂雉上眼藥,幫助劉盈逃走,險些將自己作死。

本以為那個人的出現,只是驚艷了年少時光,卻沒想到,穿透的,竟是整個人生。

呂雉忍痛放走了劉盈,對外宣布皇帝駕崩,也如聶慎兒所愿,將她封為夫人。

可即便是狐貍,又哪里玩得過好獵手呢,呂雉表面上令聶慎兒得償所愿,實則不過是想要順理成章將她賜死。

漢宮有個規矩,帝王駕崩,沒有生育過子嗣的嬪妃,是要殉葬的,聶慎兒費盡心思得到的高位,竟是她的催命符。

一向不愿屈服于命運的聶慎兒,根本無法接受自己即將死去的消息,為了活命,她盯上了呂雉的侄子,負責編排葬禮樂曲的呂祿。

玩弄人心,裝模作樣,無中生有,是聶慎兒的強項,她假意學習吹奏,與呂祿接近,成功俘獲了他的心,讓他冒著殺頭的危險,將聶慎兒從殉葬的隊伍之中,解救了出來,藏于府中。

雖然,聶慎兒對呂祿從來都只有利用,可呂祿卻是真心的愛著聶慎兒的,他能力不強,卻愿意將自己擁有的一切,與聶慎兒分享。

后來,聶慎兒被呂雉發現,再次陷入險境,因懷有呂家的骨血,而得以生存下來。

呂祿自失去聶慎兒之后,便焦急萬分,無時無刻,不想要解救妻子。

直至呂雉薨逝,漢宮亂作一團之際,呂祿終于有機會,闖入皇宮,解救聶慎兒。

卻沒想到,聶慎兒會在那麼危機之時,臨盆生產,幸得呂雉身邊的侍女莫大娘的照顧,才得以順利產下女兒。

呂祿帶著生產完的聶慎兒逃出皇宮,呂家人遭受追捕,呂祿帶著聶慎兒出逃之時,卻與抱著孩子的莫大娘失散了。

聶慎兒九死一生,才產下的女兒,卻沒在她身邊照料一天,這對母女,便自此失散了。

那時候的杜云汐,已經成為了竇漪房,更是從代國的王后,成功上位成了大漢的皇后。

竇漪房張貼告示,尋找聶慎兒,可此時的呂家人,已經成為了劉家的公敵,呂祿若是出現,必定會性命不保的。

富貴與愛情,聶慎兒艱難的抉擇著,而呂祿看出了聶慎兒的糾結,為了成全她,甚至想要服毒自盡。

關鍵時刻,聶慎兒選擇與呂祿廝守終身,他們決定鋌而走險,演一出綁架的戲碼,從竇漪房那里敲詐點錢。

卻沒想到,周亞夫一箭射中了呂祿,聶慎兒最終被竇漪房接回了宮,卻也失去了,這世上最愛她的人。

來到宮中之后,聶慎兒整日看著姐姐家庭和樂,既有夫君的寵愛,又享受著兒女繞膝的天倫之樂。

而她卻是喪夫,失女,孤身一人,還要遭受別人的非議,心里便漸漸不再平衡了。

她介入劉恒與竇漪房之間,挑撥劉啟和竇漪房的母子之情,還拆散了莫雪鳶與周亞夫。

尤其是聶慎兒為劉恒生下了劉武之后,她的野心更甚了,不甘心只做妃子,還想要取竇漪房而代之。

劉啟是嫡子,更是長子,早早被立為太子,卻因任性妄為,頻頻闖下禍端。

竇漪房為了解決劉啟闖下的禍,不得已責打了他,還將他推到朝堂之下,讓他受盡了侮辱。

明明是自己有錯在先,可劉啟卻還是恨上了母親,認為母親實在太過無情了。

殊不知,竇漪房先是大漢的皇后,后是太子之母,為穩固江山,便必須讓劉啟快速成長起來。

劉武意外落水,劉啟卻背了黑鍋,竇漪房十分憤怒,令劉啟受了委屈,玩起了離家出走。

這次出宮之行,令劉啟認識了王娡,而王娡便是當年,跟著莫大娘一起,與聶慎兒走散的孩子。

莫大娘為她取名為王娡,帶著她嫁給了一個兵痞,那人曾承諾會好好照顧她,卻在婚后,將所有的不如意都發泄到了她的身上。

為了年齡尚小的王娡,莫大娘一一忍耐,她待王娡極好,卻沒能陪伴女兒長大。

王娡救了劉啟之后,將他帶回家中,可那時,王娡的父親,卻為了賺錢,謊稱王娡已死,將她賣給一家人配冥婚。

莫大娘為救女兒,與夫君廝打起來,雙雙殞命,王娡失去了父母,還差點被害死,經歷十分驚悚。

劉啟在王娡最難過的時候,陪伴在她的身邊,后來還將她帶回了宮中。

聶慎兒根本無法想象,她與自己的親生女兒,竟然還會有相見的時候,只是很可惜,她們不但沒有相認,她還為了陷害劉啟,派人打了她。

若不是王娡身上掉落的手帕,聶慎兒至死都不會知道,王娡竟是自己那苦命的女兒。

可她終究還是沒有將她追回來,她覺得,不相認,也許對彼此都好,畢竟現在的聶慎兒,還有一個孩子,況且皇權富貴,比親情要來得重要。

細水長流的思念,早已匯聚成了河。

王娡被趕出宮后,劉啟十分難過,卻無可奈何,短暫的相遇,換來了一場漫長的別離。

出宮后的王娡,被竇漪房的舅母撿去,養在了身邊,跟著一位市儈自私的阿娘長大,可王娡卻從未養成刁鉆任性的陋習,反而長成一副,既賢惠溫柔,又聰明大方,并且外貌極其美麗的模樣。

竇漪房的舅母為了利用女兒過上好日子,先是將她嫁給最有希望考到狀元的金王孫,后又見王娡與太子劉啟相熟,便想要撮合女兒改嫁。

當時王娡見丈夫郁郁不得志,便跑去為丈夫討公道,意外偶遇了劉啟。

長大后的再次重逢,劉啟并沒有認出王娡,可王娡卻是一眼便認出了劉啟。

她為了幫助丈夫,刻意接近劉啟,卻沒想到因此引得丈夫的懷疑,還令他在與岳母爭吵之時,枉送了性命。

金王孫之死,被嫁禍給了太子劉啟,王娡決心替夫報仇,借助館陶公主,來到了劉啟的身邊。

他們有過最甜蜜的時光,劉啟對她百依百順,哪怕明知道她是來刺殺自己的,也要將她留在身邊。

王娡在刺殺失敗之后,裝作失憶,繼續留在劉啟身邊,本想伺機報仇,卻在劉啟的溫柔繾綣之中,迷失了自己。

周亞夫查清了金王孫之死的真相,令王娡徹底醒悟,她不愿欺騙愛人,坦誠了自己的裝作失憶的行為。

劉啟備受打擊,而王娡也甘愿受到懲罰,這對明明心中都有彼此的愛人,再次承受分離之苦。

王娡主動搬去永巷,獨自產下一對龍鳳胎,整日做著辛苦的工作,希望以此來懲罰自己,抵消心中對劉啟的愧疚。

可真正有緣分的人,無論前路多麼波折,始終都會相見,劉啟病重不肯吃藥,王娡帶著孩子們,將藥做成山楂丸,派人送去給劉啟服用。

劉啟無意之間,見到了一個孩子端著自己吃的藥,便順藤摸瓜,再次見到了王娡。

分離多年的兩人,四目相對之時,情意自然流露出來,原來他們之間的愛,從未消失過。

王娡陪伴著劉啟,從美人到皇后,統領后宮,撫育兒女,照顧太后,成為了最稱職的皇后。

這般艱難,才得以重歸于好,劉啟既難過又開心,難過的是他們之間錯過了很多,可開心的是,他們終于團聚了。

自那以后,除了生死,再無人可以將他們分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