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梁晗騙墨蘭獨自去吃滿月酒,原來是為了與秋江私會啊

眾所周知,明蘭第一胎團哥兒生產時非常不順利,丈夫顧廷燁不在身邊守護也就算了,隔壁院還有個虎視眈眈的繼婆婆小秦氏等著搗亂,娘家姐姐墨蘭又是個不省心的,竟將明蘭的死對頭康姨母送了過去,要不是顧廷燁快馬加鞭趕了回去,明蘭母子性命堪憂,可即便是救下明蘭母子,自己也因為康姨母的事情身陷囹圄了。

對于這個結果,墨蘭是又高興又心虛又嫉妒,高興的是明蘭終于低自己一等了,心虛的是她將康姨母放出去對付自己的親妹妹,嫉妒的是明蘭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下還能平安生下嫡子,而墨蘭至今都無所出,連個女兒都沒有,所以從她得知團哥兒降生那一天,就打定了主意不去澄園吃外甥的滿月酒。

可到了團哥兒滿月那天大家都看到了,墨蘭不僅出現在澄園,還是第一個到達的賓客,她瞧著空蕩蕩的酒席,嘴里的話像刀子一樣噴薄而出,結果讓張大娘子和小沈氏堵在座位上動彈不得。很明顯,墨蘭并非為了姐妹之情給明蘭面子,而是在梁晗的欺騙下才會去到澄園,是梁晗應下聚會又反悔,才會讓不甘心的墨蘭鬧了這麼一出。

而梁晗肯定也是從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不與墨蘭同去,才會設計讓墨蘭一個人出席團哥兒的滿月酒,畢竟他在發現墨蘭的真面目之后,就再沒有與墨蘭同出同進過了。那麼問題來了:既然梁晗根本不想去澄園吃什麼滿月酒,又為什麼要騙著墨蘭前去參加呢?

如果大家以為梁晗是想要維護梁家和盛家的面子,以及與顧家的姻親關系就錯了,因為他在顧廷燁官復原職之后,還是讓墨蘭一個人去澄園赴宴的,可見他并不是什麼捧高踩低之流,而是根本不在乎墨蘭那邊的親戚,反正他胸無大志也無心科考,只等伯爵府的蔭封下來混個工作過日子就算了。

可要是說梁晗是為了沒人念叨他去秦樓楚館也不成立,因為他要是真不想讓墨蘭知道的話,墨蘭也不能從秋江口中得知,畢竟秋江當時已經是梁晗的人了,而秋江對梁晗當時的去處含糊不清并未明說,暗門子也是墨蘭自己猜的,梁晗故意支開墨蘭更有可能是為了和秋江私會,只有這種事才需要墨蘭離開梁府。

并且墨蘭這次去澄園,身邊帶著的確實不是秋江而是芙蓉,一場宴席下來墨蘭至少要待上大半天,再加上來回的路程,足夠讓梁晗和秋江私會一天的了。可笑墨蘭還大老遠跑到別人家嘲笑明蘭的丈夫失勢,自己后院失火當了冤大頭還不知道,不得不說,這報應也來得太快了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