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無辜背負仇恨的容齊,至死守護容樂,自此世上再無齊哥哥

高門貴女卻遭愛人利用,苻鳶從凄慘到瘋狂,皆源于兩個狠心的帝王。

如果說,容齊這受盡折磨的一生,都是源于母親苻鳶的話,那麼苻鳶的悲慘人生,則是來源于西啟與北臨的兩位帝王。

北臨帝宗政殞赫明明不愛苻鳶,卻設下愛情陷阱,誆騙單純無辜的少女,娶了她,卻又冷落她,最終還要將她當成禮物,送給別人。

西啟帝容毅,向宗政殞赫討要他最愛的女子,最終得到的,卻是被掉包的苻鳶,憤怒之下殘忍的對待無辜的苻鳶。

是這兩個男人,聯手將苻鳶推下了地獄,在遭受無盡痛苦折磨之后的苻鳶,從地獄歸來,又怎能不變成惡鬼,向負她之人展開報復呢?

曾經的苻鳶,并不是一個拘泥于小情小愛的女子,她出身高貴,是宸國的公主,自幼便被父王捧在手心里長大,不但容貌傾城,且文武雙全。

年少時的苻鳶,驕傲明媚,灑脫自由,她顯赫的身份,美麗的容顏,和出眾的才華,都讓她受到了眾多清貴名流,貴族公子的追捧。

當時的北臨與西啟,都遠不如宸國強大,所以苻鳶雖然與閨蜜柳云兒在容貌上,并稱為雙絕,可她們之間的地位,卻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但即便如此,北臨帝宗政殞赫,卻還是深深的愛上了柳云兒,但是人,總是貪心不足的,既得了愛情,卻又想要權力。

那時候的宗政殞赫剛剛登基,地位并不穩固,急需一位家族勢力龐大的皇后,幫他鎮場子。

所以,雖然他很想立柳云兒為后,卻還是昧著自己的心,瘋狂的向苻鳶展開追求,立苻鳶為后,給了柳云兒貴妃之位。

苻鳶從來都不是傻白甜,奈何向來聰穎機智,有勇有謀,能文能武的姑娘,卻還是因太過善良無知,而掉入了桃色陷阱,在愛情里,智商降低為零。

她歡歡喜喜的,嫁入北臨國,成為了北臨皇后,本以為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卻沒想到,竟是悲慘命運的開端。

宗政殞赫娶了苻鳶,借助苻鳶背后家族的勢力,穩固了自己的地位,短短三個月,便將利用完的苻鳶棄如敝履,反而與云貴妃日日纏綿,像極了一對恩愛夫妻。

苻鳶受盡了委屈,那偌大的皇后宮殿,反而像是一座冷宮一般。

但她依然靠著自己對宗政殞赫的愛意,將這一切都隱忍了下來。

那時候的她,總是覺得,只要自己耐心等待,只要她還是皇后,終有一日,能夠挽回宗政殞赫的心。

可苻鳶對于宗政殞赫來說,本就是鞏固政權的棋子,又哪里來的感情可言呢?

北臨國與西啟國為削弱宸國勢力,竟聯合起來,起兵造反,令苻鳶家破人亡。

那一刻,苻鳶才徹底明白,宗政殞赫對自己,不過利用一場,然而,即便他殘酷至極,她付出的愛意,卻是無法收回的。

只是她沒有想到,宗政殞赫竟然會對她這般狠心,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而將她推入火坑。

宗政殞赫與西啟帝容毅,在這次聯手合作成功之后,既成為了最佳的盟友,也成為了勢均力敵,相互忌憚的對手。

在宗政殞赫設宴款待容毅之時,云貴妃出場獻舞,舞曲悠揚,美人絕色,令容毅一見傾心。

容毅向宗政殞赫索要美人,宗政殞赫不敢得罪容毅,又放不下美人,此時北臨丞相秦永之妻,為云貴妃獻計,讓宗政殞赫用苻鳶代替云貴妃。

秦永與弟弟秦申,皆是苻鳶的愛慕者之一,而秦永后來迎娶的妻子,本是苻鳶家族中的養女。

她憎恨被夫君迷戀的苻鳶,所以一直以來,都想方設法成全宗政殞赫與云貴妃,給苻鳶使絆子,而這一次,竟出此惡毒招數。

一國皇后,竟然要被當作禮物,贈送給他國君主,最重要的是,她是代替云貴妃去受此侮辱的,這件事簡直太荒唐了。

而深愛著苻鳶的秦申,得知此事后,十分震怒,一氣之下與親人決裂了,脫離了秦家。

苻鳶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宗政殞赫喂下了天命之毒,并被送去了天啟國,容毅的身邊。

容毅見到苻鳶之后,發現她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云貴妃,覺得自己遭受到了宗政殞赫的侮辱,憤怒之下,將怨氣撒到了苻鳶的身上。

因此,北臨國的皇后,竟然被西啟國的帝王,折磨了三天三夜,受盡了身體和心靈上的恥辱。

秦申趕到之時,為時已晚,只能將遍體鱗傷的苻鳶救走。

天命之毒會讓人喪失記憶,而記憶恢復之時,便會慢慢的顯現中毒癥狀,逐漸毒發身亡。

秦申帶苻鳶回到北臨國之后,將一切告知,苻鳶火冒三丈,自此決定復仇,而秦申也甘愿自宮,變成太監,化名為林申,只為陪伴在苻鳶的身邊。

雖然回到北臨國之后,苻鳶基本上就是被打入了冷宮,可因為林申,苻鳶盡知天下之事。

宗政殞赫利用她,傷害她,容毅羞辱她,折磨她,可令苻鳶最憎恨的,還是云貴妃。

她們曾經那麼要好,可她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掉入宗政殞赫的陷阱之中,明明是她招惹了容毅,可最終下場凄慘的,卻是自己。

受盡苦難的是苻鳶,可深受寵愛,與夫君相守,孕育子嗣的,卻是云貴妃,這讓苻鳶如何不恨呢?

所以,自從回到北臨皇宮開始,她便謀劃著復仇,并且搜羅天下所有的珍貴草藥,醫治自己的身體。

后來,她發現自己懷有身孕,這個孩子,是她恥辱的象征,她本不想要,但由于天命之毒,可以引到腹中胎兒的身上,因此獲救,所以她只能選擇生下這個孩子。

當時云貴妃已經懷胎十月,正在辛苦的產子,苻鳶發現云貴妃竟產下雙生子,便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云貴妃的小兒子偷偷給抱走,養在了自己的宮中。

苻鳶將這個孩子帶在身邊,視為己出的照料著,不久后,她自己的孩子也出生了,可她卻對他十分厭惡,讓林申將其帶出宮去安頓。

林申武功高強,受苻鳶所托,為扶持自己的江湖勢力,建立了天仇門,成為了苻鳶的眼睛。

因為產下了孩子,解了天命之毒,苻鳶也徹底恢復了記憶,她為云貴妃的小兒子,取名為傅籌,從小便給他灌輸,對云貴妃和宗政殞赫的恨意。

幾年之后,苻鳶決定離開北臨國,她在自己寢宮放了一把大火,假死脫身,騙過了北臨皇宮中所有的人。

傅籌誤以為母親被害死,心中的恨意更深了,在苻鳶的安排之下,他被帶入天仇門,自此一生,就如他的名字一般,只為復仇而活。

背負母親的屈辱和仇恨,短暫的一生皆為人所擺布,想愛不能愛,要自由卻沒自由,容齊亦是容棋,命運早已注定。

秦申眼睜睜的看著苻鳶,從受人追逐的女神,到深陷愛情之中,成為權力的犧牲品,再到受盡凌辱,滿心仇恨,成為瘋狂報復的瘋子。

雖然心疼,卻別無辦法,只能傾盡一切相助,惟愿心愛之人,可以得償所愿,報仇出氣。

苻鳶離開北臨國之時,讓林申滅了秦家滿門,之后將秦家的兩個女兒秦漫與秦湘留下,又安排林申,給宗政殞赫下了毒,令他發狂殺死了最愛的云貴妃。

秦漫跟著苻鳶一起,進了西啟皇宮,成為了一名宮女,而秦湘則被送入了天仇門,訓練成為了殺手痕香。

苻鳶的親生兒子,名為容齊,在西啟皇宮,終于得以與母親團聚,可母親卻從來都對他十分冷酷,她戴著黃金面具,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容齊因從娘胎里帶出了毒素,所以曾被斷言,活不過二十四歲,他的身體極差,不但要日日受各種補藥滋養,還要母親定時所賜的解藥。

自小遭受身體的折磨,已經讓容齊十分難受了,可母親的態度,更是令他心寒,她好像從來都沒有將他當成過兒子,反而更像是她的出氣筒。

稍有不滿意,她便不給他吃解藥,眼睜睜的看著他發病,痛苦抽搐的模樣。

容齊并不知道,只有他昏迷之時,他的母親,才會露出難得的溫情與憐憫,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更多的時候,她厭惡的,想要親手將他扼殺。

十幾年如一日的生活,令容齊在這冰冷的皇宮之中,容齊唯一的慰藉,便是偶然遇到的小宮女秦漫,他們一見如故,相互陪伴,默默相愛。

秦漫是被秘密的,關在冷宮之中,受林申的訓練,日日學習武功,與各種機關術法,日子過得十分苦澀。

但與容齊相識那日,他竟送了她一朵花,那種溫暖,仿佛是劃破黑暗夜空中的流星,充滿著希望。

他們都是受盡苦難,被別人掌控命運的 人,所以注定要相互救贖。

容齊在虐心的成長歷程中,成為一個淡漠克制的少年,也許是失望久了,便不再渴求愛了,所以明明還年少,卻是一派老成的模樣,臉上根本看不出是喜是悲。

遇到秦漫以前,他從來沒有感受到過任何溫暖,哪怕他的母親,明明就在他的身邊。

對于他來說,秦漫是特別的,因為只有秦漫,給了他心動和愉悅的感覺。

即使后來,容齊已經在母親的輔佐之下,成為了西啟國年輕有為的帝王,卻依舊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而他們之間的愛情,也是注定不得善終的,苻鳶也沒有想到,自己帶回來的棋子,竟然會和自己的兒子相愛。

為了拆散他們,苻鳶以容齊的性命相逼迫,讓秦漫服下了天命之毒,任憑容齊如何掙扎,卻也只能看著所愛之人,中毒失憶。

苻鳶為了復仇,早就瘋了,她覺得餓,自己遭受過的苦,不該獨自咽下,也該讓別人也嘗嘗,即便這樣做,會傷害她的親生兒子,也在所不惜。

畢竟在這場復仇之路上,她的兒子,也只是她的一顆棋子罷了,曾經那個善良活潑,明媚動人的苻鳶,已經死在了北臨國的冷宮里。

現在的她,是一個可以布局十六年來復仇的,極其可怕的女人,她不計一切代價,只為親手懲治所有傷害過自己的人。

再次醒來的秦漫,頂替了在冷宮自盡而死的,容樂公主的身份,自此世間再無秦漫,只有容樂,而她與容齊之間,終究是有情人變為兄妹。

明明是心愛之人,卻只能以兄妹相稱,還要先后兩次,將她嫁給別人,這種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麼難過。

他們都在拼了命的守護彼此,容齊為了不讓母親傷害容樂,只能對她的一切安排,盡數聽從。

容樂為了保護容齊,失去了記憶,踏上和親之路,只是可惜,她將這一切,都忘記了。

苻鳶的計劃,本就是讓容樂成為,離間宗政無憂和,傅籌之間的籌碼。

所以,在她的安排下,容樂即將和親北臨國,容齊為了保護容樂,便選擇了北臨國最受寵的皇子,黎王宗政無憂。

因為宗政無憂身患隱疾,年幼之時曾目睹父皇親手殺了母妃,所以蒙上陰影,無法靠近任何女子,也不相信這世上有真正的愛情。

卻沒想到,容樂的出現,治好了宗政無憂的隱疾,令他們對彼此生出了情意。

之后的事情,似乎根本不是容齊能夠控制得了的,他一心想要保護容樂,防止母親對容樂出手。

可殊不知,這一切,都在苻鳶的計劃之下,宗政無憂與傅籌,都深深的愛上了容樂。

歷經重重波折,容樂又被許配給了傅籌,成為了將軍夫人。

兩個不知情的親兄弟,為了容樂,水火不容,劍拔弩張,苻鳶的計劃進展的十分順利,容齊知道母親的所有計劃,卻無能為力。

后來,北臨帝宗政殞赫被苻鳶擒獲軟禁,并對外放出風聲,稱宗政殞赫已死。

傅籌弄了個假容樂,威脅宗政無憂放棄皇位,還給假容樂下毒,令她親手插刀宗政無憂,卻沒想到,這個容樂竟是真的。

容樂因受紅賬之辱,又傷害了心愛之人,在傷心欲絕之下,一頭青絲變白發。

容齊那般珍愛之人,竟在母親的安排之下,遭此磨難,他的心,比任何人都痛。

可是,此時的容樂,已經不再信任容齊了,容齊為了保護容樂,做了很多讓她誤會的事情,因為不能言明,所以只能讓她繼續誤會下去。

他默默的守護,只求她能夠平安無事,至于她是愛自己,還是恨自己,早已不重要了。

后來,容樂懷了宗政無憂的孩子,可她卻不愿意,以犧牲這個孩子的性命,來解體內之毒。

容齊沒有辦法,只能以換血的方式,救容樂的性命,他卑微的懇求容樂,相信他最后一次,然后,帶她來到有著他們共同回憶的小木屋里。

雖然容樂已經不記得一切了,可他還是希望,她能夠陪伴自己半年,過了這半年之后,他一定會為她解毒,保她母子平安。

在朝夕相對的日子里,容樂的腦海中,總是閃過各種陌生又熟悉的片段,令她十分疑惑。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毒性的加深,容樂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容齊便將自己的血,喂給容樂,為她延緩毒發。

半年的時光,轉瞬而至,容齊知道再也不能陪伴容樂了,他看著昏迷不醒的容樂,面容平靜,卻內心悲傷。

他保護著她,卻換來她的憎恨,可只要她能夠平安,他愿意付出一切。

最終,容齊將自己的血,換給了容樂,為了讓她有更多的時間逃走,他連自己的尸身都利用上了。

明明已經沒了氣息,臉色僵白,可他的母親,卻絲毫沒有看出異樣,畢竟,他受病痛折磨了這麼多年,臉色一直都是不好的。

他就那樣呆坐在那里,母親不停的嘮叨埋怨,最后見他不理自己,竟然動手推搡。

王冠掉落,容齊歪到了一邊,身體僵硬得,根本不似活人,那一刻,苻鳶才發現,自己憎恨了那麼多年的兒子,已經不在了。

她顫抖著,將容齊抱在懷里,諷刺的是,這個屬于母親的懷抱,他不知道期盼了多少年,可如今得到了,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溫暖了。

抱著兒子的尸體,苻鳶才開始后悔,她親切的叫著他齊兒,不停的向他道歉,可他始終是聽不到了。

容齊的出生,換得了母親的生,容齊的死去,換得了容樂的活,他用自己的一條性命,救了中天命之毒的母親和摯愛,奈何自此,世上再無齊哥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