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知否》:頓悟盛紘伸手去夠那枚棋子深藏玄機,寓意讓人心痛

看電視劇《知否》時,越是看到後面,越覺得盛紘變得越來越可愛了,作為盛家主君,一大家子的倚靠,盛紘那份故作擔當又畏首畏尾的樣子,讓人看著實在好笑。

剛開始的盛紘,寵妾滅妻,雖然他總是滿口家族榮耀,盛氏榮辱地說著,但卻為了他那情深不能自抑的林噙霜,做了很多錯事,尤其是對不起明蘭。

因為寵妾滅妻,把管家大權交給一個妾室,林噙霜心狠手辣,為了除掉那個比她貌美端莊,隨時都可能搶走她的榮耀和寵愛的衛姨娘,她把衛姨娘弄得一屍兩命。

盛紘為了他所謂的家族名聲和內宅安寧,對這件事避而不談,對他心愛的林小娘,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小小年紀的明蘭,失去了親娘,父親對她視而不見,好在有祖母庇護,才在盛府有了一席之地,而盛紘這個偏心眼的爹,從來都不曾關心過明蘭。

好幾次,明蘭需要他的時候,盛紘都傷了明蘭的心,久而久之,明蘭再也不需要父親了,她有祖母就夠了。

後來盛紘離開了林噙霜後,變得越來越有人情味,他看清楚了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對于明蘭他也想去彌補。

在盛老太太被康姨母下藥後,看著曾經乖巧的女兒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盛紘才意識到,這麼多年是自己從未關心過這個女兒。

他終于頓悟,原來明蘭不是變成了這樣,而是她本來就是這樣,只是這麼多年,自己從未了解過明蘭。

明蘭走後,盛紘伸手去夠那枚落地的棋子,奈何中間還隔著一個桌子,伸出了手,卻低不下頭,盛紘痛哭流涕。

1、良妾庶女,近在咫尺,卻毫不在意

明蘭的小娘衛姨娘是王若弗為了對付手段高明的寵妾林噙霜,買進盛家的良妾,衛家本就不富裕,一朝家道中落,只能輪到賣兒賣女的地步。

衛姨娘天生就是個美人胚子,雖沒有像大家小姐那樣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也算得上是個知書達理的賢慧女子,比起林小娘,衛姨娘要美得多。

所以衛姨娘一入府,盛紘立馬就被吸引過去了,林噙霜被冷落了好一陣子,很快衛姨娘就生下了明蘭,又懷了第二胎。

可是衛姨娘也知道,眼前的春風得意,只會招來更多的嫉恨,懷了第二個孩子後,衛姨娘就開始有意地疏遠盛紘,林噙霜再度得寵,衛姨娘也因為無趣,漸漸地被盛紘冷落了。

衛姨娘以為只要自己低調行事,不去爭不去搶,林噙霜總能放她們母子一條活路,可是她終究還是高估了人性。

林噙霜拿著管家的對牌鑰匙,一開始唆使下人克扣衛姨娘的吃穿用度,後來被盛紘發現後,她更是痛恨衛姨娘,打聽到大夫說衛姨娘不能吃補品,要多走動。

林噙霜就反其道而行之,山珍海味的補品送到衛姨娘院子裡去,還誣賴小蝶是內賊,把衛姨娘的心腹全部打發乾淨,女人產子,都是在鬼門關走一圈,更何況是醫療條件不好,全靠天命的古代。

衛姨娘一朝分娩,家裡所有人都不在,只有林小娘當家做主,胎大難產,產婆都被林小娘支走,衛姨娘等不到明蘭請來大夫,一屍兩命。

盛紘彼時正被林噙霜哄得團團轉,早已對衛姨娘失去了當初那份熱情,衛姨娘的死,不過如水中浮萍,連水花都沒有濺起一片。

盛紘對罪魁禍首林噙霜,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只是冷落了幾日,被林噙霜一哭二鬧三裝暈又給哄到她屋裡去了,兩人相擁一起談過往,談情懷,談情深不能自抑。

失去親娘的明蘭,整日整夜地哭泣,大病了一場,連嫡母王若弗都去看過幾次,唯有盛紘,從來沒有關心過明蘭,還被林噙霜攛掇著要把墨蘭送到老太太屋裡去撫養,以便將來可以嫁給更好的人家。

盛老太太不予理會,狠狠地斥責了盛紘一番,把明蘭帶到自己身邊悉心照顧,在明蘭成長的這十幾年裡,盛紘從未扮演過一個合格的父親的責任。

明蘭需要他時他從來不在,明蘭被冤枉犯錯時,無論是不是明蘭的錯,他都先責怪明蘭,記得那次梁家的吳大娘子和梁六郎來盛家做客,明明是墨蘭推得明蘭和如蘭,可是盛紘不但不相信,還狠狠地責罰了明蘭和如蘭。

後來因為姐妹吵架,被孔嬤嬤打了板子,其他兩個哭得不成樣子,唯有明蘭強忍著,盛紘看著堅強的明蘭,有過那麼一絲的柔軟,可是一轉眼,林棲閣一叫,他馬上丟下明蘭過去安慰他的心肝寶貝墨蘭。

小桃替明蘭委屈,明蘭冷漠而失望地說了一句「沒關係,我需要他的時候,已經過去了。」

愛就是如此,誰不曾滿心期盼著可以得到自己在意的人的關心和愛呢,可若是久久的盼不來,那麼也就不需要了,這世上,沒有人會因為離開誰而活不下去的,哪怕那個人是父親。

最讓明蘭失望的不是他缺席了明蘭的成長,而是明蘭想給衛姨娘做一場法事,希望父親能夠到玉清觀給小娘燒柱香時,盛紘果斷地拒絕,就連為小娘滴一滴血,他也不願意。

明蘭徹底對這個父親失望了,哪怕是旁人,若是滴一滴血能夠成全一個孝女的心願,他都是願意的,而自己的父親,小娘的夫君,竟能做到這般無情。

從此以後,這個父親,在明蘭心裡,也僅僅是個名義上的父親了,她再也不會去奢求他的關心,自己也不會對他付出真心了。

2、勇猛的誥命夫人,父女之間,離得太遠

與小公爺的情緣不了了之後,祖母不願意明蘭嫁入那是非多的人家,受一輩子苦,就選中了賀家做明蘭的歸宿,賀家人口簡單,賀弘文又是個可堪託付的人,賀家是門好親事。

可是顧廷燁算計著取明蘭,把賀家那個難纏的表妹曹錦繡送到京城,毀了這樁婚事,顧廷燁凱旋而歸後到盛家提親,說娶盛家嫡女,又與文言敬合謀,把如蘭和文言敬的事情抖出去。

最後,盛家的女兒就剩下明蘭一個人,祖母一心庇護著她,不願意讓明蘭嫁給顧廷燁這個浪蕩子,而盛紘夫婦為了保全家族利益,就像當初嫣然父親那樣,要拿庶女去換盛家的榮華富貴。

唯一不同的一點是,盛紘是肯定了顧廷燁,覺得嫁過去過得不會太差,才打算讓女兒嫁過去的,而余大人夫婦完全不顧嫣然地死活,只要富貴。

從這個角度來看,盛紘還算是個好的,不過也好不在哪裡去,因為明蘭從小到大,好事她的父親都從來不會先想到她,就連婚姻,都是如蘭不成了才想到明蘭的。

不過明蘭對顧廷燁的印象不差,顧廷燁幾次三番救過明蘭的命,于明蘭是有恩的,顧廷燁為明蘭辦了一場馬球會,許諾了明蘭一個大好前程,明蘭順利嫁入侯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