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太子妃到歿也不知,少商和凌不疑為了整垮她到底有多拼

最新的預告中,太子曾經的青梅竹馬曲泠君被指出誅丈夫,太子妃也被揭開了表面賢德,實則內心自私、貪婪、嫉妒心強的真面目。

少商和凌不疑這樣的火眼金睛,一開始就看穿了太子妃,只是礙于太子的顏面,不好意思當眾揭發。但是曲泠君誅夫案曝光后,太子妃在背后做所有的小動作也被放大,一股腦全曝光在了眾人面前。其中,少商和凌不疑可謂是立下了汗馬功勞。

凌不疑年少時欲「破壞」太子妃與太子婚事

當初給太子定親時,皇帝的小朝廷還朝不保夕,因為需要拉攏地方望族的勢力,就給不滿十歲的長子,定下了太子妃的家族。

所以, 太子其實并不喜歡太子妃。他喜歡的人其實是曲泠君,可是他本身就性格懦弱,怎麼可能違背皇帝為他定下的親事。

盡管當時凌不疑還小,卻已經看不下去,太子對自己的婚事都無所作為,自己跑去和皇帝和皇后說,太子不能娶太子妃,將來會害了太子。

皇帝不理他,他就跑去向太子諫言,讓他將心有所屬之事告訴太子妃,希望由太子妃的家人來提出退婚,將來再多補償太子妃一家。

可是太子始終毫無作為。凌不疑無奈,只能私底下找人去告知了太子妃實情,再由她決定是否告知家中父兄叔伯。

結果太子依然娶了太子妃。因為太子妃,她什麼都沒和家里人說。從那時起,凌不疑就認為太子妃德不配位,所以少商進宮后,就一直叮囑少商離太子妃遠一點,不要參與東宮之事。

太子妃私自圈地被少商暗諷

可是依照少商天不怕地不怕,凡事隨心所欲的性格,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管不顧。和太子妃相處一段時間后,少商也看出來,雖然常有人恭維太子妃與皇后很像,都斯文端莊,都柔和守禮,還都生了一副慈悲心腸,御下甚是寬和。

但她認為皇后是正品,太子妃只是中仿A貨。皇后的柔善是發自內心的,而太子妃卻是表里不一的「白蓮花」。

隨著五公主圈地上萬畝的事情被曝光,太子妃圈地七八千畝的事情,也被五公主抖了出來。

五公主做得不對,可太子妃卻蠢得在皇后及少商面前五十步笑百步:

「母后不知,太子殿下平日里辦事用人都要錢,花費甚大,手上若是沒些能活動的金銀,好些事都沒那麼順當了。我雖薄有些田產,但也一樣將人丁田畝登錄在當地府衙的魚鱗冊中,一點沒少。五妹卻不一樣,明明食邑豐厚,還圈了那麼大的田地,結果只向官府錄了二十丁。」

實際上明眼人都知道,是太子聽從了府內幕僚的建議,不讓太子妃插手金銀錢財之事。太子妃為了自己日子好過,瞞著太子在外圈地斂財。

少商在心里暗諷:就算五公主有過錯,太子妃也該私下跟皇后說,而不是當著自己與許多宮婢的面說出來。她倆位屬姑嫂,太子妃現在還沒登上鳳位,就對小姑這樣刻薄不留情,帝后將來還能指望她照拂其余弟妹嗎?

后來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凌不疑將此事壓了下來,可惜太子妃絲毫沒有收手的想法,往自食惡果的路上一步一步逼近。

太子妃堂兄卷入曲泠君誅夫案,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

曲泠君誅夫案,很多人都以為是太子妃嫁禍給曲泠君的,但實際上卻不是。背后之人其實是,以「廢太子團」為首的小越侯。

其實,針對太子的并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個家族,而是許多股力量于不聲不響中達成的默契。比如太子妃的堂兄孫勝,其實讓他犯下大過的是一家人,查他底細拿他把柄的是另一家人,而在太子身邊安排人手,探知太子約曲夫人相會在紫桂別院的,又是第三家人了。

他們希望借此事,牽扯出太子。太子妃再笨,也不可能做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畢竟她和太子可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太子妃的堂兄孫勝便是紫桂別院的管事,正是因為他被「廢太子團」抓住了把柄,所以不得不吃里扒外,幫助「廢太子團」 陷害太子奪妻誅人,以達到他們傷害太子的聲望及名譽的目的。

皇帝大怒,命凌不疑徹查此事,而少商則代表皇后跟凌不疑一起查案。事實的真相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后,證實了曲泠君和太子都是被冤枉的,真正誅曲泠君丈夫(梁尚)的是他的胞弟梁遐,因為梁遐誅了哥哥以后,就可以坐梁家家主的位置。

實際上梁遐也是被利用了,而幕后之人的目的也達到了,因為從始至終,他們并不想坐實太子奪妻誅人的罪名,只是以此來減低太子的聲譽。

此事對太子妃的影響也很大,因為她不僅為自己的堂兄求情不成,自己在東宮最后的娘家倚靠,也被拔除了。自此太子妃陷入了勢單力孤的尷尬局面,為后面少商和凌不疑聯手「廢太子妃」做了鋪墊。

太子妃對曲泠君的迫害手段,被少商當眾揭發

太子和太子妃婚后,被太子妃那副表面溫柔賢淑的模樣蒙蔽了,太子即便不喜歡太子妃,也和她相敬如賓,就算太子再喜歡曲泠君,與太子妃成親后,也和她十年沒再聯系。

但是太子妃卻不這樣想,暗中一直在傷害曲泠君,每年都派人到梁尚府中,以太子的名義賞賜東西給曲泠君。

并且這個「賞賜」非常有手段。少商在查清曲泠君誅人案后,注意到了一個沒人注意到的細節。在皇后、太子、凌不疑面前揭發了,太子妃已經實施了十年的「賞賜」手段。

少商冷聲道: 「妾在曲夫人的婢女處見到了這幅綾緞,那婢女說,這回曲夫人又受梁尚ㄉㄚ ,就是因為這幅太子賜下的綾緞!我覺得好生奇怪,這綾緞明明是前些日子荊州剛貢上來的歲賀。娘娘將頭一份賞賜給了太子妃,其余的還在我那兒沒動呢。于是,我細細盤問,這才知道太子妃做下的好事!」

「在太子和娘娘面前做的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等到了河東梁家,送禮的小黃門就假作是太子派去的人,當著他們夫婦的面胡說八道,什麼‘殿下近日偶感風寒,病中甚是惦念夫人’,什麼‘殿下常嘆息再無人能為知音’……還盡賞些親昵之物,去年是金絲涼席,明年就是青玉枕,哦,這回太子妃賞的就是這種用來做里衣的綾緞!」

所曲泠君當日會答應,去紫桂別院和太子見面,也是為了告訴太子,以后不要再想著她了,可是懦弱老實的太子卻還不明所以。

曲泠君還曾托去賞賜的人給太子送信,信中就是央告太子,不要再送東西了。可惜這些信全都落到太子妃手里了。

太子妃十年的籌謀算計,終于被少商揭開。

這樣的一個女人,將來怎麼可能做母儀天下的皇后。跟廢后一樣,廢太子妃同樣是大事,必須得謹慎。 少商和凌不疑一唱一和,最終太子妃被太子關在別院,太子妃的名號名存實亡,再也無法興風作浪了。

寫在最后

《知否》中明蘭說:女人活這一輩子,總不能在這院子里頭繞彎打轉吧。我將來一定會攢很多的錢,多寬心,閑了,四處游玩,擊球垂釣,雙陸拆白,總是有許多法子解悶兒的,日子自然過得暢快。若是為了在男人面前爭一口吃食,反倒把自己變成面目可憎的瘋婆子,這一生多不劃算。

太子妃本身就是一個貪婪、自私、無才無德的人。 突如其來又得到了與她能力不匹配的地位,欲望瞬間膨脹的同時,又沒有能力駕馭手中的權利和欲望,強烈的嫉妒心反而讓她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為所欲為。以「小聰明」使陰險手段,妄圖蒙騙所有人,最后只會自食惡果。

出身決定了我們的命,可后天的本事卻能改變我們的運。不矯情、不做作,練慧眼、長見識,當有一天機會降臨到你身上時,你才有可能把它牢牢抓住,而不是被它吞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