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紘不是最看重禮法規矩嗎?怎麼會把林小娘寵得比大娘子還體面

盛紘為官多年,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名聲,別看他在朝堂之上唯唯諾諾慫包一樣的形象,回到家裡誰敢妨礙他的聲譽他就毫不手軟要誰的性命!甚至連女兒的幸福也可以犧牲來維護臉面,只要外頭的門面裝得好,盛紘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心愛的妾室說打死就打死了,沒有任何情面可以講。

看到林小娘在盛紘的吩咐下痛苦而死,大家才知道原來盛慫慫也有殺伐決斷的一面,可他既然在利益面前有如此手腕,之前怎麼會給林小娘那麼大的權力?想當初盛紘還在揚州上任的時候,這個揚州城都知道他寵妾滅妻那點事笑話王大娘子,他不是最看重禮法規矩和顏面的嗎,怎麼會把林小娘寵得比大娘子還要體面呢?

都說人無完人,盛紘卻覺得自己遇上了難得一見的完美情人,對方看起來既不在乎他的錢也不在乎他的權,放棄為人正妻的機會只願陪伴在心上人身邊,這大概是很多男人的夢寐以求吧!總說女子喜歡又當又立,有些男子不也如此貪心,家境富貴的賢慧妻子他想要,一心一意的貌美妾室他也想要,盛紘就是這樣的典型。

如果林小娘在他面前表現得十分勢力,盛紘不會看她一眼想起來都會覺得噁心,可林小娘一邊讓盛老太太給她相看人家,給自己製造並不缺嫁人機會的樣子,然後對著盛紘哭訴衷腸,說任何達官顯貴的正妻她都不當,只願給盛紘做個丫鬟,盛紘早就受夠了王大娘子不留情面的嘲諷打壓,面對如此佳人,還以為自己的愛情來了呢!

這個林小娘也是能忍,一邊相看盛老太太為她介紹的人家,一邊與盛紘私下會面,在懷上孩子之前,愣是半點風聲也沒漏出去,時間越長,盛紘就越相信這個女人是真心愛著自己不求名分,深覺此情不能辜負,更想把所有好東西捧到林小娘面前,從他與林小娘無媒苟合的那一刻起,禮法就已經不存在于他們二人之間了。

不過林小娘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到,逾越得了禮法卻邁不過盛紘的私心,在利益面前,林小娘只是一個可以隨意拋棄的妾室而已,也就是王大娘子沒有腦子放任她鬧騰了這麼久,若是換做康姨母,早要了她們母子的性命,盛紘也不敢吭一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