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為華蘭挑選的好婚事,為什麼讓華蘭在婚姻中吃苦長達十年?

一、華蘭的好婚事

《知否》中,盛華蘭作為家中的嫡長女,最受父母寵愛。

她出生時父母感情正是最好的時候。那時盛紘官職還低,王大娘子陪著丈夫盛紘從微時起步,有共患難的夫妻之情。盛華蘭作為盛紘的第一個孩子,獲得了父親的全部關注。最為寵愛之時,盛紘親自教導華蘭文墨。

在盛家這麼多孩子,只有華蘭有這樣的待遇。

華蘭長得更像父親盛紘,容貌明媚秀美,姿色遠超同胞妹妹盛如蘭。

華蘭自小就很有長姐派頭,她管理訓斥妹妹,處罰下人,是天生的能手。

明蘭在生母衛姨娘去世後,短暫寄養在王大娘子身邊時,很感激這個長姐。每次如蘭欺負明蘭,華蘭都護在明蘭前面,替她「主持正義」。

華蘭容貌能力魄力皆有,值得擁有一個幸福驕傲的人生。

盛紘打算為盛華蘭尋找一個千好萬好的夫君,讓她後半生過得幸福遂意。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看,在盛紘候選名單上的人有三家:

A. 令國公府第五個孫子

B. 開封府尹邱敬的兒子

C. 忠勤伯府的次子

令國公府外表光鮮,內裡污穢,眾多子孫驕奢淫逸,揮霍無度。看中華蘭,不過是貪圖她豐厚的嫁妝。于是,選項A被否。

邱敬和盛紘同年考中功名,彼此知根知底,模樣品行都不錯。但邱家積極參與儲位之爭,風險太大。盛紘不願意拿女兒來賭富貴,于是選項B被否。

但邱家提親讓盛紘感覺,得趕緊給女兒物色好婚事。如果又有難以拒絕的人家來提親,就更難處理。

盛紘選擇C。首先盛紘從同僚處打聽到忠勤伯府的次子袁文紹品行才具都出色;其次袁家曾遭難,子孫明白生活艱難,家風更踏實。這個未來女婿知根知底,不是開盲盒,全靠運氣。

于是,華蘭的未來夫婿,敲定。

二、盛紘的失策

在華蘭的婚事選擇上,可以看出盛紘安排兒女婚事的選擇。不唯家世富貴論,看重對方的人品素質,不出賣兒女博取前途,以免耽誤兒女人生。

但限于個人經驗和認知邏輯,盛紘忽略了一個地方——內宅婦人。

他相看女婿的人品才具,打聽對方家族作風,盡可能保障女兒託付良人。但他的身份角色確定了他有一個認知盲區——在那個時代,內宅女人的生活幸福指數很大程度取決于,她碰上什麼樣的婆婆!

盛紘偏偏遺漏了這一點。盛華蘭碰上了《知否》中最奇葩的婆婆之一——袁夫人。

袁夫人有兩個兒子,老大袁文純和兒子袁文紹。袁夫人喜愛長子,忽視老二。自華蘭入門後,就成了袁夫人的折騰對象。

這一折騰,就是十年。

首先是不斷掏空華蘭的嫁妝。

華蘭作為盛家的嫡長女,還是高嫁,故嫁妝豐厚。華蘭入門後,袁夫人就故意讓她料理家事。華蘭推脫不掉,接手過後才發現帳目淩亂,虧空太多。不得已,華蘭只能用自己的嫁妝填補虧空。到了後面,華蘭的日子很窘迫。

她穿舊衣,讓明蘭都很心疼,大姐姐在娘家是多麼的幸福驕傲;王大娘子發現外孫們穿著寒酸,立馬送來好布料;為了老公有錢去應酬,她不得不典當了盛家每個姑娘都有的金項圈。到了小姑子出嫁時,婆婆居然讓她拿出嫁妝貼補小姑子。

其次,是各種立規矩。

古代媳婦要親自照顧婆婆的吃穿住行,這就給了婆婆折騰兒媳的機會。比如,一直端盆水站著,整夜不睡伺候婆婆。華蘭即使懷孕七八個月,都逃不脫這些零碎折磨。

最後,就是給兒子找更多女人。

這也是知否裡的惡婆婆對付兒媳,最噁心的一招。

這些婆婆不管兒子兒媳過得好不好,都要讓兒子多找女人。仿佛噁心媳婦,她們能多長幾斤肉一樣。

正兒八經的婆婆,是不會隨便讓兒子納妾的。

比如墨蘭不斷給老公梁晗納妾,梁夫人對此很不滿。本來有可能收心的兒子,如今更難走回正道了。

袁夫人討厭老二,就不停往老二房子塞人,這讓華蘭很傷心。她的婚姻裡,很長時間是N人行。

華蘭成婚多年沒有生育,讓她的處境雪上加霜。婆婆苛待奚落,讓未嫁時的掌上明珠失去了光彩好多年。

三、熬出頭的華蘭

華蘭在絕望的婚姻裡,有幸熬出了頭。

在此之前,她不得不熬著。她是盛家這一輩的長女,後面三個妹妹嫁得如何,一定程度上就看她身為兒媳的口碑。

在這一點上,華蘭是盛家兒女在婚姻市場上的推銷樣品。

華蘭做得很出色。在婆婆的虐待下,她成功打出了盛家女兒的口碑。她夫家的姑媽,壽山伯夫人,就很喜歡她,時不時替她撐腰。

賀老太太替她診斷後,華蘭成功生下男孩。這讓她婆婆再無理由以她無子,強行給她老公找美妾,也讓她在重男輕女的侯府世家中有了「母憑子貴」的地位。

更為重要的是,他老公腦子終于轉過來——繼續對老媽愚孝,他將一無所有。

有人認為華蘭隱忍十年,戰勝邪惡婆婆,最終婚姻美好,子孫滿堂, 實屬值得。

這樣理解的人,大部分都沒有抵達到婆媳矛盾的實質。

袁文紹為什麼讓華蘭吃了十年的苦?

他是不懂嗎?

不是。

在他的認知裡面,媳婦受點委屈換來老媽高興,多好的事情。他沒有實質損失,日子照舊,他為什麼要打破這份和諧呢?

婆媳關係裡最害怕的一點是,婆婆和媳婦這兩個女人鬥得面紅耳赤,當事人置身事外無動于衷,或者對兩個親人的糾紛做鴕鳥狀,甚至抱怨兩個人為什麼不能好好相處。

盛華蘭就遇到了這種情形。

在那個時代,婆媳之間,婆婆佔據天時地利,所以華蘭只能忍。

等到袁夫人管理的帳目被戳破,大家才發現袁夫人當家這麼多年,私底下拿袁家的財產去接濟娘家,導致袁家虧空不少。

袁家老大發現,老娘可能會把自己繼承的財產和爵位折騰成一個空殼;袁家老二發現,如此虧空,自己將來別說爵位,能分到多少錢都是未知數。

兩個兒子一致恨上了老媽。

袁文紹驚醒過來,本來家業就沒他多少,現在倒好,連媳婦帶來的嫁妝都搭上去了。

而且,盛家早就不是華蘭剛嫁過來時的盛家了。

華蘭的弟弟盛長柏高中科舉,弟媳海氏出身名門,前途一片光明;妹妹盛墨蘭嫁入梁家,六妹盛明蘭更是成為甯遠侯夫人,身披誥命。

盛家顯貴,指日可待。

在錢財、權勢和關係面前,袁文紹倒向自己的老婆盛華蘭。盛華蘭掀翻壓在頭上十餘年的惡婆婆後,終于經營好自己的生活。

華蘭的結局,算是完美了。

問題是我們學不會華蘭的隱忍,無法理解她的委屈和絕望,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幸運如她,背後站著一個蒸蒸日上的家族。

要不是涉及到袁文紹的核心利益,他這樣的愚孝男為醒悟過來,知道老婆孩子的重要性嗎?

要不是明蘭出了一個好主意,讓華蘭想方設法給公公弄一個妾侍,讓袁夫人陷入妻妾之爭之中,華蘭未來如何?她能成功拉攏感化袁文紹嗎?

盛紘可能沒有想到,在自己諸多孩子之中,最能體會婚姻是一場賭博的人,居然是他最費心的長女華蘭。

一聲歎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