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顧廷煒與朱氏的婚姻,沒拍的細節才是真實的人性

《知否》原著里,如蘭成親,文炎敬沒錢在京城買房子,王氏不忍寶貝女兒吃苦受罪,于是大手一揮,給小兩口置辦了一座大豪宅,連丫頭婆子都買好了,就等小兩口舒舒服服的住進去了。王氏的做法,遭到盛老太太的一頓痛批,埋怨王氏好心辦了壞事,原因是「長子在城里有大宅子,做親娘的如何不過來享福?你等著吧,回頭你那親家太太就會拖家帶口從京郊鄉下搬過來,到時候如兒才是自找苦吃!」

明蘭聽到祖母三言兩語就點清了利害關系,于是忍不住問道:「祖母,文家老太太真那麼麻煩麼?」

盛老太太說:「天下哪有不麻煩的婆婆,不過這事得瞧夫婿。」

盛老太太的這句話,讀來令人振聾發聵,不愧是久居內宅,深諳人性的高手。

確實,結婚后,婆媳關系好不好,婚姻好不好,主要看男人,不然女人再怎麼聰明伶俐,再怎麼拎得清,都沒用。

《知否》原著里的朱氏,便是這樣一個可悲的人物。

朱氏是顧廷煒的妻子,娘家是承平伯府,朱氏是獨女,頗得娘家人的喜愛,小秦氏挑上朱氏,自然是看中了她的家世背景,可以給顧廷煒襲爵的路上多點助力。

朱氏這個人物,原著里著墨不多,但每次她出現的場景里,都是大大方方,討喜又高情商地照顧著周遭人的情緒。

盛明蘭與顧廷燁成婚后第一天,要和大家一起用餐,小秦氏領著邵氏和明蘭夫妻兩入席,正在布菜的朱氏主動招呼道:「娘,大嫂,二哥,二嫂,你們可來了,再不來,我若餓的狠了就自己個兒先吃了。」

熱忱的話語讓盛明蘭這個初來者感受到了一絲溫暖,論年紀,朱氏比明蘭還大了好幾歲,論輩分,明蘭是朱氏的長輩,明蘭正為稱呼苦惱時,朱氏卻笑嘻嘻的過來給明蘭請安問好,接過明蘭賞賜的荷包后,朱氏又樂呵呵的調侃起來

:「做小兒媳婦就是好,要是多幾個哥哥嫂子就更好了!」眾人哄堂大笑,尷尬的氣氛也被打破,連小秦氏也忍不住扯出幾絲笑容來。

大家族里吃飯都是男女不用席,顧廷燁擔心明蘭在陌生的環境里不適應,細細囑托明蘭要好好吃飯,朱氏看著顧廷燁不依不舍的模樣,毫不掩飾的笑著說到:「二哥,咱們不會吃了二嫂的!」

每次看到這里,都能會心一笑,多麼難得,朱氏和如蘭一樣,都是晦澀陰暗的宅子里唯一鮮活明媚的存在,只是朱氏沒有如蘭那般好運氣,能有一個明辨是非的丈夫。

顧廷煒就是小秦氏的牽線木偶,他沒有主見,亦步亦趨地跟著小秦氏規劃好的路線走,小秦氏叫他干什麼就干什麼。

可朱氏是個明白人,小秦氏攛掇著顧廷煒去爭,去搶寧遠候府的爵位,朱氏私下里也勸說過小秦氏,不要再惦記爵位的事,一家人好好安生過日子,太太平平的最好,奈何小秦氏不可能罷休。

小秦氏頻繁找盛明蘭的麻煩,聯合康姨媽給顧廷燁房里塞人,甚至在盛明蘭生產時放了一把火,想把澄園給燒了。

樁樁件件朱氏未必不知道,可是出嫁從夫,婆婆干壞事,她再看不過眼,也不能主動去揭發,就像朱氏對盛明蘭說的:「做女子的,其實許多事都沒法選」。

其實有時候不是沒法選,而是人都有著自己的私心,澄園著火,盛明蘭掙扎在生死分娩關頭,顧廷煒朱氏夫婦卻正在悠閑地逗弄孩子,朱氏沒想著去救明蘭,也許她也抱著一絲僥幸,萬一燒死了盛明蘭,于她而言沒有任何損失,而嫻姐兒一個孩子,都知道把院子里的人全打發去救火,真實的人性有的時候真的不忍細究。

澄園大火之后,顧廷燁加緊了分家的步伐,朱氏對于分家也是極贊成的。她想著自己有豐厚的嫁妝,有可靠的娘家,有兒有女,她甚至還替兒子謀劃好了前程,娘家嫂嫂答應將大侄女許配給自己的兒子,兒子的前程即使依傍不了寧遠候府,有朱家護著,總不至于太壞,丈夫顧廷煒有穩定的差事,有一個雖不愿幫扶提拔但也不至于會害他的顧廷燁,還有寧遠候府的門第可以依仗,搬出去后斷了小秦氏的念想,之后好好的過日子,未必不能太平幸福,顧廷燁和顧廷煒還可以客客氣氣的維持著兄弟情誼,不要再結怨。

分家之后朱氏還瞞著小秦氏去找了盛明蘭,想要和盛明蘭化解恩怨,以后能彼此幫扶,她對盛明蘭說:

「長輩的事,我做兒媳是沒法子的。可我總想著,將來孩子們大了,團哥兒和賢哥兒還是堂房兄弟,討媳婦,擔差事,總要來往的。」

盛明蘭清楚朱氏是個絕對實際明智的人,因此也笑著對朱氏說:「那是自然。有弟妹‘好好’教養,想來三叔的兒女以后都是明理懂事的。」

為了讓盛明蘭相信自己的誠意,朱氏還幫盛明蘭打探到了顧廷燁的消息,彼時,顧廷燁正外出打仗,朱氏的父兄都在軍中,消息比一般人靈通,這對于望穿秋水的盛明蘭來說,朱氏賣她的這個好,實在是符合她的心意。

顧廷煒與朱氏的婚姻,電視劇里的篇幅很少,原著里關于他們婚姻的細枝末節更多是從朱氏這里看到的,朱氏就像劇里的顧廷煒那樣,希望顧家兄弟和睦相處,一家人能和和美美的過日子,這對于一個內宅女子來說,或許更符合她們的心里期望。

只是朱氏的希望最后還是落空了,顧廷煒在小秦氏的挑唆下,和叛兵一起圍攻明蘭,最后被射殺而死,兩個孩子被余方氏害死,而余方氏這個禍害,也是小秦氏招進門的。

一個好好的家,就被這個惡毒的婆婆拆散了。

朱氏聰明,拎得清,也曾為一家人謀劃,奈何碰上一個沒有實力擔當的丈夫,所有籌謀化為烏有。

那些在婆家能吃得開,立得住的女人,背后都是有個好男人在撐腰。

海氏聽了長柏的話,婆媳關系迎刃而解;

如蘭下嫁文炎敬,就先挑明了說自己會孝順婆婆,善待弟妹,但是只有一條,男人得與她一條心,只要如此,她便什麼也不怕;

成親第一天顧廷燁也問盛明蘭怕不怕顧家這個虎狼窩,明蘭回答說我不怕狼,怕沒人給我撐腰;

袁文紹那個愚孝男,華蘭忍了十年,最后換來夫妻一心,因此,華蘭覺得自己吃過的苦都值得。

只要男人的態度夠正,女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好哄。

朱氏最后被娘家接回去了,走之前,她指著小秦氏痛罵了一頓,反正以后不用在小秦氏面前隱忍來突出淑德,也不必再顧家取悅任何人,爽爽利利的讓自己出一口惡氣再說。

只是,那麼明媚活潑的一個女子,卻有著這麼可悲的一個人生經歷,想想還是挺心酸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