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最清高的女子顧廷燦,女兒富養成這樣,是最大的失敗

顧廷燦原本是甯遠侯嫡女,和眾多高門女子一樣,被千嬌百寵地捧在手心裡長大,要星星給星星,要月亮摘月亮。

可是父母只知道富養她的外在素養和靈魂,卻忽視了富養品格,導致顧廷燦在娘家是目中無人,不把親人放在眼裡,動輒就是挖苦諷刺。

嫁人後依然把自己當仙女,不食人間煙火,一味要人像在娘家時一樣捧得高高在上的,可是婆家終究不是娘家,最後落得個被終身監禁,丈夫抬平妻的淒慘下場。

像顧廷燦這樣的人,短時間可以獲得別人的疼惜憐愛,但嬌柔過度反而惹人生厭,這也告誡我們:任何事情都要看清自己的定位,否則只能自掘墳墓。

1、千嬌百寵的顧家七小姐

顧廷燦是老侯爺最小的孩子,雖是第三任妻子小秦氏所出,卻長得十分像顧堰開最愛的秦大娘子,因此他對這個女兒,最是寵愛。

顧廷燦自小耳濡目染,幾乎是聽著大姨母與父親的愛情傳說長大的,母親小秦氏也總是在她面前提起那位秦大娘子的事,刻意把女兒養成當初姐姐的模樣。

當初的秦家大小姐美貌傾城,眉目間無不透露著一種讓人欲罷不能的美感,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而且還是繁榮昌盛的東昌侯府嫡出大小姐。

可是秦大娘子身有重疾,體弱多病,十七八歲了還未嫁出去,東昌侯夫婦不願低嫁女兒,可是門當戶對的人家,嫡子都肩負傳宗接代,繁榮家族的重任,誰願意娶一個病秧子。

可偏偏就有這樣一個人,甯遠侯嫡子顧堰開,常年在沙場舞刀弄槍的粗人,驚鴻一瞥秦大小姐後,念念不忘,硬是磨著父母同意去秦家提親,否則終身不娶。

老侯爺夫婦只得妥協,想著若是大秦氏無子,可以把妾室的孩子養在她名下,可是誰知大秦氏過門後,顧堰開獨寵大秦氏,每當二老要給他納妾,大秦氏就哭個死去活來,傷心不已,直至病倒。

幾次折騰下來,顧堰開再也不敢接近別的女子,通房妾室打發地一個不剩,把大秦氏捧在手心裡疼了許多年,老侯爺夫婦幾次想一紙休書,奈何拗不過顧堰開和東昌侯夫婦苦苦哀求,只得作罷。

直至大秦氏生下一子,顧家虧空,面臨著抄家滅祖的大難,老侯爺夫婦要顧堰開停妻再娶,顧堰開在家族和愛情中只能選擇家族,大秦氏一氣之下,原本體弱的她,一命歸西了。

大秦氏死後,顧堰開雖然另娶了兩任妻子,但始終都深愛著她,小秦氏雖然嫁給了顧堰開,但終究不過是為了彌補對秦家的虧欠而娶的她,對她沒有半分愛。

直到顧廷燦出身,她眉眼相貌,和大秦氏是多麼的像,在小秦氏刻意的培養和老侯爺顧堰開的期許下,顧廷燦越來越像大秦氏,可以說是大秦氏的翻版。

對顧廷燦來說,她越像大秦氏,夫妻就越疼她,對她有求必應,連著小秦氏都很受恩惠,每當小秦氏想做一件事時,就讓小女兒去給老侯爺說,每次都百發百中。

在顧家,除了顧堰開本人,最尊貴的人就是顧廷燦,就連幾個嫡子都比不上她,她屋裡的擺設都是千金難買的稀有古玩。

她本是孤高才女,不喜歡俗世之物,什麼金啊銀啊,她都不喜歡,為了討她歡心,顧堰開總是想方設法地給她找一些稀有的珍品,或是難得的孤本等。

顧家那群牆頭草,看顧廷燦是老侯爺的心頭肉,誰不是吹著捧著,顧廷燦雖然從不跟著母親出去交往貴眷,但是外人為了討好小秦氏,總是免不了誇她有個才情卓然的女兒。

顧家七姑娘,閨中的時候,那是一個傳奇,人人都知道她詩書極好,相貌又美,只是少有人見過,因為顧廷燦看不起俗世煙火,從不願意和那些只知道管家理事照顧丈夫的女人們交往,更不願意與那些只知道關在家中學女紅刺繡的無知少女們交往。

但即使如此,她的才名也是掩飾不住的,他的未婚夫韓城就是因為仰慕她的才情,才求娶她的,韓誠是個像長楓那樣,有才華又自詡風流的讀書人,他自小畏懼他母親慶昌公主這樣厲害的威勢女子,又不喜歡溫暾女子的貧乏無趣。

在簪菊詩會上讀到顧府七姑娘的詩作,已是十分動心,又聽聞此佳人貌美若西子,便巴巴地求母親去提親,希望妻子能夠像他師母那樣,既會詩文唱和,又會理家管事,夫妻恩愛,共同經營家業。

2、幾經周折,嫁入公主府

顧廷燦年歲已經很大了都尚未找到合適的人家,原本是家中千嬌百寵的嫡出小姐,然而老侯爺逝世後,成為無所依的大齡女。

大哥顧廷煜雖然繼承了爵位,但卻是個病秧子,根本無法為顧家操持,更別說幫顧廷燦找人家,之後又碰上宮闈之亂,舉國上下都在服國喪,顧廷燦的婚事就被耽擱了。

顧廷煜死後,由顧廷燁襲爵,顧廷燦的婚事更是沒人替她操心,倒不是因為顧廷燁記恨小秦氏的所作所為,而是這位顧七小姐,實在是個不值得讓人付出的人。

出嫁前,整日把自己關在院子裡吟風弄月,和兄弟姐妹、叔叔嬸嬸們連話都說不上三句,就連她的親嫂子朱氏,與她都是陌生人一般,三房四房的人她更是不屑與他們說話。

老侯爺生前,一家子都仰仗侯府吃飯,還時時奉承著顧廷燦,顧廷燁管家後三房四房分家出去,大房只剩孤兒寡母,顧廷燦往日的榮耀也就沒有了。

原本顧廷燁還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脈給她找個好人家,小秦氏也三番五次地請明蘭多多照顧七妹妹,可是顧廷燁卻選擇坐視不管,讓她們母子去愁去。

當初顧廷燦仗著自己「出身高貴」,瞧不起「下賤女子」生的兒子顧廷燁,從未給過顧廷燁好臉色看,雖是兄妹,可十幾年來,說過的話加起來還不到十句,顧廷燁才懶得為這樣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去求人。

小秦氏求到明蘭,原本明蘭打算幫顧廷燦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家,奈何顧廷燦十分看不起這個「狐媚惑人」攀高枝的小庶女,覺得明蘭不配與她成為一家人,見面不是諷刺就是冷漠,絲毫不掩飾她對明蘭的厭惡。

人與人是相互的,你不敬我,我又何必巴巴地跑去費力不討好呢,顧廷燦被耽擱下來,表面看是宮闈之亂,皇帝駕崩,舉國上下要守國喪,實際上她就是不食人間煙火,失去了人心,沒有人願意為她打算。

要知道,當時因為國喪被耽擱婚事的女孩子也不止顧廷燦一個,但那些都是已經找了人家,只需等國喪一過,立馬就可以成婚,不像顧廷燦,不但沒有人家,甚至都沒有人願意幫她一把。

最後還是顧堰開的嫡親妹妹楊姑老太太牽線搭橋,才找了個好人家,也確實是個好人家,對方是慶昌長公主三子韓城,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廩生了。

長公主一家當時正得用,駙馬爺父子也被重用派了外任,韓城隨著駙馬爺到處歷練,已經有了一番見識,更可貴的是,韓城自小喜歡詩文,回京後看了顧七姑娘的詩,又聽聞她美貌出眾,更是傾心不已。

當姑老太太被韓家委託來顧家提親時,小秦氏高興得合不攏嘴,這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親事啊,顧廷燁不幫她,她的顧廷燦也照樣能嫁得很好,有了公主府的勢力,將來就再也不用看顧廷燁夫婦臉色過日子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