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什麼華蘭在婆家受氣多年,明蘭卻能一招搞定?原因有三

盛家的嫡長女華蘭是在盛家最有地位的孩子,在眾多兄弟姐妹中也有大姐大的風范,照明蘭的話來說,頗有大家長的風范。

而且華蘭從小也是祖母老太太教養長大的,祖母也夸她性格溫順,心里也有盤算。

總之, 華蘭做當家的主母大娘子,那絕對是夠格的。

就連華蘭的婚姻都是盛竑親自選的女婿,忠勤伯爵府的嫡次子,雖然與爵位無緣,但貴在袁文邵這孩子是個踏實肯干的,日后必有前途。

而且作為一個六品的通判,能跟伯爵府搭上姻親,盛竑面子上也倍感光彩。

然而盛家當時不在京城, 袁文邵的母親不在王大娘子的朋友圈里,所以對其人品本性一概不知。

就只聽盛竑說袁文邵是個好孩子,袁家的老爺子也是個通情達理的明白人。

但誰也沒想到華蘭自打嫁進袁家就受到婆婆的區別對待和大嫂子的處處刁難。

不僅被管家的擔子累壞了身子,多年都沒有生出嫡子,還花去大半的嫁妝去填補伯爵府賬面上的空缺,婆婆還整日里算計著她帶過去的嫁妝,甚至想要過來添給自己要出嫁的女兒。

賠了嫁妝也就算了,袁家這個婆婆還見不得兒子對媳婦好,整日里想著往兒子屋里塞通房,找些貌美的丫頭送過來離間小夫妻的感情,結婚幾年,光婆婆塞給袁文邵的通房都能湊一直足球隊了。

哪怕是華蘭二胎生了兒子后,待遇也沒有變好。

自己不但沒做好月子枯瘦如柴,還要整日里擔心兩個孩子會不會被婆婆苛責算計。

雖然是明媒正娶的正房妻子,但華蘭在袁家的日子真的過得像個打工仔,每天沒日沒夜地勞作加班,還要看老板的臉色。

按理說華蘭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干有才干,識文斷字記賬管家都不在話下,盛家雖然官小,但貴在家底殷實,而且袁文邵是次子,盛家也沒貪圖袁家的爵位。

所以從各方面來講,盛華蘭是足夠配得上袁文邵的。

那她為何還在袁家受氣卻無法反抗呢?原因在哪?

1,性格上的弱點導致她只能逆來順受

華蘭出嫁之前,祖母對她的評價就是性格溫順敦厚。

這樣的女子若是嫁到和善的婆家,肯定也能一家和睦,但若是嫁到惡毒有心計的婆家,任你再溫順敦厚,也只能吃苦。

婆婆讓她伺候,她便立刻規規矩矩的站好,婆婆洗臉,她給拿毛巾,婆婆吃飯,她站在旁邊幫忙夾菜。

婆婆罰她站規矩,她即使心中有不滿,也不敢有任何表現。

婆婆讓她管家,她寧愿拿自己的嫁妝錢去填平賬上的漏洞,也從不跟老公或者公爹抱怨。

就連婆婆塞通房過來離間他們夫妻感情,華蘭都是強裝歡笑地忍著。

對于華蘭來說,她知道婆婆是故意欺負自己,但除了忍著受著,她根本想不到要反抗,也不知道怎麼反抗。

她唯一反抗過的一次,就是婆婆帶走她兒子后,還沒有好好看管,剛會爬的小孩子滾下了床打翻了香爐,香灰都落在了孩子身上。

幸虧華蘭的大女兒莊姐兒時常去看弟弟,才把孩子從燙手的灰堆里救了出來。

后來婆婆卻反咬一口,說是莊姐兒打翻的香爐,才燒傷了弟弟。

袁文邵和公爹本想替華蘭出口氣,可婆婆卻拿根繩子就要上吊,還說公爹為了兒媳婦怠慢發妻。

本想著這事兒婆婆心中有愧會消停一段時間,不料剛剛過去幾天,她又來鬧。

華蘭當即捏著一把簪子指著喉嚨說,要是再提一句把她的孩子抱走,她就立刻死在當場。

婆婆無處發泄的怨氣全撒在兒子身上,把袁文邵抓得滿臉是傷,幾天都不能出門。

面對這樣傷害孩子性命的大事兒,華蘭只會選擇通過傷害自己來威脅婆婆,可見她在婆婆面前,性子是軟了些。

同樣是一個娘生養的,如蘭卻是另一種性格。

看到姐姐面色蠟黃,憔悴瘦弱,就立刻發作去質問袁家的大夫人:

敢問夫人,我姐姐這般瘦弱是不是病了?

你是不是又往我姐姐房里塞一大堆妾室通房了?

大姐夫房里的人怕是比伯爺都多了吧?你這做娘的倒是體貼!

你是不是又逼著我姐姐挺著大肚子給你站規矩了?不然就是硬要我姐姐懷著身子替你管家?

看看你跟你這個外甥女大兒媳婦都吃得白胖胖的,下巴都有兩層了,偏我姐姐這般瘦弱,定然是你們欺負她了。

如蘭一番連珠炮似的盤問,把袁家婆婆和大嫂子弄得一臉尷尬,憤憤地郁悶了好久,也算是個華蘭出了口氣。

或許你會覺得,如蘭敢這麼說,是因為華蘭的婆婆不是她婆婆,逞一時口舌之快,以后在袁家吃虧的還是華蘭。

但若是像華蘭一樣,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每日擔驚受怕郁悶地熬著,數著天過日子,那不用等媳婦熬成婆,自己早就氣死嚇死郁悶死了。

面對不幸,不要想著怎麼忍下去,而是要先有反抗的想法,才能想到辦法。

2,不敢直面問題

華蘭是盛竑的第一個孩子,也是跟他最像的一個孩子,都是極其看重面子的人。

盛竑為了自己的臉面盛家的顏面傷的是后院婦人,而華蘭為了讓自己面子上好看,受傷的只能是自己

無論是袁家下聘時長楓跟顧廷燁投壺賭聘禮的事情,還是嫁到袁家后面對婆婆的種種刁難都笑臉相迎還自掏腰包去給府里填賬,她都是為了面子上好看,可到最后都是別人受益自己吃虧。

但對待相同的問題,明蘭的處理方法就不同,小小的她撿起長楓丟下的箭繼續跟顧廷燁比。她相信,面子是靠自己掙來的,而不是裝不來的。

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才能最終解決問題。

華蘭剛到袁家時聽話照做溫順敦厚本沒有錯,可是日子一天天地過,當這種美德不能解決袁家的問題,不能改變自己的處境時,她就應該想著換一種方式了。

她在袁家所有的不幸都來自于自私自利的婆婆,那就應該把她擺在敵人的態度上好好應對,就像明蘭對付小秦氏一樣,表面上恭敬,私底下防備。

她知道自己丈夫對婆母是愚孝,就應該想辦法改變丈夫的思想。

吹枕邊風也好,坐下擺事實講道理好好談也行,哪怕引用典故旁敲側擊都可以,反正總要想點法子來改變丈夫的思想,夫妻同心才能事半功倍。

可是華蘭為了人家母子的情感,為了丈夫孝子的名聲,多少委屈都自己裝著。

這樣下去,哪怕自己是個彌勒佛大肚能容,也終有被撐炸的一天。

就像如蘭對袁夫人發火,說她欺負華蘭時,袁夫人直接說了一句: 你們盛家姑娘金貴,咱們袁家伺候不起,趕緊接回去吧!

作為長輩,這一句話的分量足見輕重,華蘭又氣又急竟說不出一句話來。

氣的是婆婆欺人太甚,明明是自己受了委屈最后還成了自己的不是,急的是婆婆萬一要把自己休了該怎麼辦?

只有明蘭站起來冷冰冰地瞪著袁夫人:

親家夫人可把話說明白了!什麼叫「接回去」?袁家是要休妻嗎?

且看如今盛家的聲勢,雖說比上不足,但比起袁家還是有余的,就這還不加上盛家幾個外嫁女兒的勢力。

袁夫人直接心里也清楚,她若是敢休了華蘭,恐怕華蘭前腳被休,直接后腳就要被趕出去了。

相處多年, 她早已拿捏住華蘭的性格特點,知道她要面子怕名聲不好,但卻沒想到明蘭是個不怕事兒的笑面虎。

其實分析這些道理,華蘭也懂,只是她永遠都想著讓自己面子上好看,所以什麼事情都是能忍則忍。

但是你的忍耐就會助長敵人的囂張,找到問題所在,分析形成原因,然后在找個合適的方法解決問題,這樣才能過好日子。

3,生活從來不曾偏袒過任何人

華蘭是盛家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最受寵愛的孩子,母親王若弗就不用說了,盛竑對這個長女也是疼愛有加,祖母更是要把她帶在自己身邊親自教養。

在盛家,華蘭總是以嫡長女自居,底下的弟弟妹妹從來都不敢忤逆她,連后來受寵的墨蘭都不太敢招惹她。

華蘭從小學習的技能就是以后嫁人怎麼管理夫家,相夫教子,以及面對后院兒的妾室,如何御下。

所以嫁到袁家后遇到難纏的惡婆婆,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因為在娘家,祖母仁慈從未苛責過母親,自己也并沒有受到過來自長輩的責難,所以明蘭缺少這方面的斗爭經驗。

而明蘭則不同,她在盛家地位最低,雖然有祖母疼著寵著,但要看大娘子的臉色,還要受林小娘的刁難,所以如何對付發難的長輩,明蘭比華蘭有經驗。

所以當華蘭被婆婆逼得退無可退,忍氣吞聲,只能靠求死來乞求放過時,明蘭看不下去了,給她出了個主意: 讓華蘭去求自己婆家的姑母給公爹尋個良妾,讓婆婆的戰斗力分散開來,她才能消停過日子。

她拿王若弗給兒子長柏納妾把媳婦海朝云氣病的事情說起,還說到了盛竑收了幾個通房后,王若弗就沒心思管長柏了,立馬把精力轉移到妻妾大戰上去了。

還幫明蘭分析了當下袁家的形勢,雖然袁夫人不好,可終究算是明媒正娶還給袁家生過兒子的,就算天天欺辱兒媳,也不會被休,也不能一輩子丟到莊子上「靜養」。

而且袁家還有孝順的兒子在,也不會看著母親受苦置身事外。

但納妾這種事情,不能華蘭出頭,兒媳婦給公爹找妾室,天底下還沒這個說法,所以只能去求袁文邵的親姑姑。

做大姐的給身子不好的弟弟尋個妾室來服侍,只要老伯爺自己原有,誰也沒資格說什麼。

所以華蘭要做的,就是把婆婆的惡說大點,把給孩子們造成的傷害說重點,給袁家造成的危機也說嚴重點,搞不好會有兄弟鬩墻之禍。

大姑母看著自家的侄兒長大的,自然也知道精明強干的老二比起文不成武不就的老大更可靠一點,所以她沒有理由不幫助華蘭。

這樣一來,華蘭的困境就得到了完美的解決。

面對困境,華蘭為什麼自己找不到解決辦法而明蘭卻可以從容面對呢?是明蘭更加聰慧,是華蘭受困在圍城,身在此山中?當然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但更重要的是,明蘭經歷過很多,所以才會更了解人性。

生活從不會偏袒任何一個人,你前面日子過得順了,遇到挫折自然就會手足無措。

但如果經歷的磨難多了,人也會變得足智多謀,多思多想,那些困住別人的大石頭就變成了你能一腳踢飛的小石子。

所以不要對生活中的困苦感到沮喪,正是這些困難在幫助你成為更好更強的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