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今》原著:長今當醫女就是什麼好事嗎?來看醫女銀非的故事

大長今原著中,長今從濟州島回來後,就當上了醫女,估計當時看電視劇的人都會感覺很了不起, 但現實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電視劇進行了美化),

「我也是從小進宮,從丫頭、內人一直坐到今天這個位置。舉行過內人儀式以後,又磨練了二十年,終于被任命為廚房尚宮。如果想成為尚宮,至少磨練三十五年,還要取得正五品官銜。通往尚宮的道路漫長而艱辛, 但在我們國家,能夠擁有自己的事業的女人只有宮女、醫女、ji女,還有舞女。這當中,只有宮女可以獲得頭銜,身份最為高貴。

最高尚宮的聲音充滿了悲壯。崔內人連忙收起眼淚,認真聽姑媽說話。

——節選自《大長今》

正如上文所說,醫女和宮女的地位差多了,

尚宮在講解宮女的含義,也許是過于自信的緣故,訓育尚宮仿佛陶醉在自己的講解中了,聲音略微顫抖。訓練生們似乎對能念出這些生僻漢字的長今更感興趣。

「你們現在年紀雖小,但是將來都有可能成為正五品的尚宮。 你們至少是中人子弟,所以身份跟那些幹雜活兒的僕人、婢女等賤人相去甚遠,就是跟官婢中選出的醫女也有嚴格的區別,所以在她們面前一定要保持威嚴。」

教育沒完沒了地繼續,年幼的訓練生們已經有人困得睜不開眼睛了,而眼睛瞪大的長今在其中格外突出。

——節選自《大長今》

而且朝鮮時期的醫女和我們所認為的醫女可不是一回事,那時候的醫女除了替人治病之外,還有其他「用途」的,

政浩在那裡。雖然還有政浩在, 可是自己已經淪為官婢了。

「奴婢也可以學習醫術嗎?」

「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你是說不可以嗎?」

「宮裡的醫女隸屬內醫院,同時也是JI女,所以又稱為藥房妓生。妓與婢本來就是一樣的意思!據說最初是由舞女淪落為JI女,所以JI女、舞女和醫女原本就是一家!」

長德仿佛在嘲笑自己的身世,語氣略帶諷刺的意味。

「那你是說,即使奴婢變成醫女,也仍然擺脫不了奴婢的身份了?」

「許多貴族家的女人即使生病,也不能讓男醫員看見自己的身體,寧可不治而亡,醫女的職業也就應運而生。當時,從官廳奴婢中選出年紀較輕的充當醫女。奴婢和醫女,論卑賤是不分上下的。」

「那麼奴婢和醫女又有什麼不同呢?」

「有什麼不同?一個是一輩子做飯洗衣直到老死, 一個是幫助別人減輕痛苦,甚至在某些時候把人從死亡的邊緣挽救回來,有時也被叫到達官貴人們的宴會上,還有機會成為高官的小妾!大王有那麼多的女人也需要看病,甚至分娩,除了醫女還能指望誰?單從這些來看,雖然她們同為卑賤之身,是不是也大不相同呢?

幫助別人減輕痛苦,甚至在某些時候把人從死亡的邊緣挽救回來……長今仿佛找到了自己的路。她終于打開一條海上之路,似乎也找到了重歸大地的理由。

「……我要學習救人之道。不要殺人的料理,我要學習救死扶傷的醫術!」

——節選自《大長今》

朝鮮時期醫女的這種陋習,說來可笑,竟然是從長今的大仇人燕山君那裡傳下來的(長今也無意之中扳倒了燕山君),

最初, 醫女制度起因于鍘刀般冷酷無情的《內外法》。為了拯救可能因不便接受診脈和藥劑治療而死的後宮女眷,根據許道等濟生院事的提議,醫女制度才于太宗六年創設。當時從倉庫和宮司所屬的官婢中挑選出數十名童女,分別教給她們把脈和針灸等醫術。

醫女們的職責不外乎治療各種婦科疾病,必要時也充當產婆的角色。特別是光靠服藥難以奏效的疾病,以及浮腫、膿瘡、牙疼等必須用手直接觸摸身體的疾病的治療,都交由醫女來完成。此外,醫女們還要承擔判定宮女是否為處女的工作。

那些頑固的男人們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去幹這種事情的, 所以在制度設立之初,只讓身份卑賤的婢女來充當醫女的差使。

世祖時代設立了《勸懲法》,對醫女所學書籍每月進行查考, 成績優良的予以發放俸祿,成績不合格的醫女則被送往惠民局做婢女。

從世宗時代開始,選拔三到四名年幼而且才能出眾的醫女施行特別教育,其中最為出色的人被任命為訓導官,專門負責醫女教育。醫女教育最初由濟生院負責,後來併入惠民署。每年分兩次給所有的醫女發放俸米,以激發她們的熱情。

為醫女制度建構大致框架的人是成宗。 此時醫女被區分為內醫、看病醫、初學醫三個等級,各司其責,各領其俸。成績特別不好的初學醫則被送回原處。

從《經國大典》編纂完成的1485年開始, 朝廷挑選成績特別優秀的三名醫女每月發給薪俸。成績不良者仍被送往由惠民局改成的惠民署做婢女,技藝精熟之後才能恢復為醫女。

接觸醫學之前,醫女們必須從《千字文》和《孝經》起步 。另外,治病救人必須醫德高尚,所以醫女還要熟讀《四書》,即《大學》、《論語》、《孟子》、《中庸》四部經書,然後才能學習看病、助產、針灸等醫術,並研究各種醫學書籍。

到燕山君時期,原本固定下來的醫女制度開始變質了。燕山君好色成性,當然不會輕易放過醫女。通過采紅駿使到全國各地徵集美女和駿馬,加速了醫女的JI女化。正是從本時期開始,醫女也被稱為醫妓,或藥房妓生。 醫女不僅被要求在濃妝豔抹後參加各種宴飲場合,還要接受JI女培訓、擔任遞送奢侈禮單的使者、每逢宮廷舉行儀式時充當儀仗隊,甚至還被委以傳送賜死藥的差事。 

精通詩詞又富才華,更兼有醫術在身,所以醫女作為JI女出現非常受歡迎。

當今聖上即位後,致力于糾正燕山君的弊政,嚴禁醫女參加各種酒宴活動,尤其偏重于太后殿的疾病治療與看護工作,並且嚴令醫女專務職守。 然而清水一旦變渾,再想淨化是難上加難。醫女們仍然被名目繁多的宴會場合呼來喚去,日益遭人鄙視,更加淪落為人盡可欺的賤民。

——節選自《大長今》

長今選擇醫女這條路,在當時的人們看來是「自輕自賤」(包括長今自己也這麼想),內醫院因為牽扯到權力,裡面更是危機重重,醫女這條路註定艱辛險惡,

長今覺得自己沒臉面對政浩。現在的她甚至連賤民都不如,卻一心想要成為藥房妓生。現在應該放棄他了。多麼殘酷的緣分啊,從來不曾盡情擁有哪怕一瞬間的緣分……

「大人,我正在學習醫術。」

「真的嗎?我已經猜到了。當初倭將的病叫所有的濟州醫官都束手無策,最後還不是靠你的手藝給治好了。」

「那只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是我運氣好。現在我想真正學習醫術。」

「據說接受教育之後還能到地方上當醫官,如果成績突出還可以成為訓導官負責教育事務呢。」

「我……我想成為內醫院的醫女。」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