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裡的「三段利益」婚姻:我不愛你,卻願意跟你過一生

易理人生 2021/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愛與不愛,有時候往往一目了然。

在一起後,想知道對方的心中有也沒有自己,自然也容易探查。

在《知否》原著裡,就有三段因利益結合,而非與對方相愛的婚姻,他們的主旨是:

我不愛你,卻能和你過一輩子。

我會履行自己身為妻子或丈夫的責任,會給你應有的體面尊重,會盡力維持這個家,但絕不會愛你。

《知否》原著裡有三段利益婚姻。

這三段婚姻的締結,從來都跟愛情無關。可自欺自人的,得了圓滿,而始終不肯自欺自人,卻結局悲慘,至于那種「跌跌撞撞」的,最後也得出了無比痛苦的領悟。

而這無比痛苦的領悟,則讓我更透徹了婚姻: 在我們這漫長的婚姻裡,男人能給予我們30%的快樂,已實屬幸運,剩下的70%需要我們自己給自己。

第一段利益婚姻:齊衡和申氏。

齊衡最開始喜歡的女子,是盛明蘭。

即便是在他堪堪去世的那年,他想到的,亦是當年未曾送出的那一雙無錫大阿福泥娃娃和那年初遇她時漫天飄落的桃花。

在登州的時候,他便一直對盛明蘭感興趣。

無論是她在莊先生課上犯迷糊的模樣,還是她淘氣與自己開玩笑時的模樣,他都喜歡。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世間有這般好的男子,又怎能不惹人矚目?

果然,這位名滿京都的齊小公爺的婚事,是絕容不得自己做主的。

更何況,他又有著平甯郡主那樣強勢做派說一不二的母親,想嫁入齊家的女子多如牛毛,他又怎會有機會說出自己的心意呢?

他是京中眾多貴胄子弟中最為完美的少年,更是閨閣女兒們最想嫁的夢中情郎, 只是,當這個翩翩少年郎失去了心中所愛之時,眼中便再也沒有光了。

齊衡的第一段婚姻奉獻給了邕王的女兒嘉成縣主,為了保全自己的父親和整個齊家的前途,他在這段婚姻中是沒有選擇權的。

他被迫娶到縣主後的生活並不快樂。

後來,在邕王死後,他守孝期滿高中進士後,終于有機會娶到盛明蘭了,卻因為自己的母親,最終錯失良機,與所愛之人擦肩而過。

也正是在此之後,齊衡有了「我娶誰都無所謂,你們開心就好」的態度。

齊衡娶嘉成縣主,是逼不得已,而他後來娶申氏,則是為了整個齊家的前途和未來,無論怎麼看,他都是無法選擇的。

原著裡,若不是申氏非要刨根問底,探個究竟,也不至于送了自己和一雙孩兒的性命。

但齊衡畢竟是齊衡,他是整個齊家門楣的代表,一言一行都恪守世家之禮,若是當初申氏不胡鬧,能糊塗些的話,他們大可以好好過日子的,

齊衡雖然不愛他,卻是願意給她體面尊重,能和她好好過一輩子的。

可惜,齊衡遠赴外任,申氏非要帶著一雙兒女去那地方,好端端的喪了性命,最終落得個黃粱一夢一場空的地步。

一個男人不愛你,你活著,死了,他都不會愛你。

何其痛苦的領悟。

第二段利益婚姻:沈從興和張氏。

沈從興和張氏,典型的利益婚姻。

沈家要張家的根基,張家要沈從興這樣的新貴跟新帝搭上關係。

沈從興不愛張氏,他選擇了自欺欺人,為了沈家的利益,跟張氏去做一對好夫妻。

張氏也不愛沈從興,她自小舞刀弄劍,為了讓男人喜歡才收斂了性子,棄了刀弓,學女紅、持家、詩詞、溫良恭儉、輕聲細語,學讓男人喜歡的東西,最後卻得了這樣不順遂的姻緣。

她不願意自欺欺人,于是顧影自憐,要死要活,可最後她生了孩子,差點被小妾害死,再加上她母親的罵,她在這段利益婚姻裡開始慢慢醒悟: 其實男人喜歡不喜歡有什麼打緊,男人有的是自私自利,女人少替男人操心,保養好自己的身子,才最要緊。

她在這利益婚姻裡,也慢慢學會了自欺欺人,跟沈從興裝作和美夫妻。可只有她和沈從興知道,他們之間從未有過真心真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