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林噙霜并非尋常偏房,王氏既打不得她也賣不得她

很多人看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時候,都對眼高于頂自視甚高的林噙霜母女倆十分不屑,尤其是在墨蘭貶低明蘭是庶女卻抬高自己是盛家四姑娘的時候,很多人都認她被林噙霜洗腦了,因為就算明蘭沒有記在王大娘子名下,她的生母衛小娘也是堂堂正正聘進盛家的貴妾,而墨蘭不過是林噙霜與盛紘無媒茍合的產物,林噙霜更是大著肚子進的盛家,應該算是低衛小娘一等的賤妾才對。

小編之前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在現代人的觀念里,古代那些無名無分的外室女,地位總是比不上名正言順的妾室金貴,直到最近翻看了原著才發現,林噙霜的身份還真不是大家想的那樣輕賤,她能在與王大娘子分庭抗禮多年,也不僅僅是因為盛紘的寵愛而有恃無恐,更是因為她被盛老太太養大的前提,盛老太太房里出來的林噙霜其實并非尋常偏房,所以王氏才打不得她也賣不得她。

原著里衛氏剛死的時候,明蘭就在葳蕤軒聽到王氏與劉媽媽的談話: 「沒出嫁時母親只一味教我怎麼管家理事,卻不曾說過如何管治姨娘,偏這林姨娘又不是尋常偏房,打不得賣不得,還是從老太太那里出來的,真憋屈死我了!」

從這段話中不難看出,王氏并不是整治不了林噙霜,而是無從下手,必得拿到確切的錯處,才能一招制敵打得林噙霜翻不了身,奈何林噙霜十分狡猾在盛紘面前黑的都能說成白的,王氏還真拿她沒有辦法。即使盛紘被扣在宮里那次,王氏好不容易抓住林噙霜與外男同處一室的把柄,可她仍然不敢先斬后奏處置了林噙霜,還得把人帶回家請盛老太太定奪,要盛老太太說了任她處置,王氏才敢著手賣掉林噙霜。

由此可見,林噙霜在盛家后宅耀武揚威的倚仗,更大一部分來自盛老太太,她的身份更像是《紅樓夢》中被賈赦送給賈璉的秋桐,算是長輩贈予晚輩的妾室,這種妾室一般不能隨意買賣或者打罵,潑辣如鳳姐尚且不敢在明面上對她怎麼樣,王氏自然更不能對林噙霜肆意打罵了,更何況她還不清楚這是不是盛老太太故意養來爭寵的姑娘,沒有婆婆點頭,王氏還真不能對林噙霜動真格的。

大家別看盛老太太對林噙霜和墨蘭深惡痛絕,就以為她心里是真的不在意這對母女,事實上在原著里,王氏就是被盛老太太強按著同意林噙霜進門做姨娘的,本來盛紘都打算把林噙霜安排到外面做外室了,盛老太太這一松口省了他不少事,所以在林噙霜的事情上,盛紘對嫡母還是十分尊敬的,墨蘭因落選沒能跟在老太太身邊,就被林噙霜扣著不給祖母請安那次,盛紘可是主動到林棲閣臭罵了林噙霜一頓的。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說的就是王氏對林噙霜的態度,這要是換做尋常丫鬟,早被王氏發落出去了,早年盛紘的兩個通房就是如此下場。林噙霜要不是有盛老太太這層關系在,即便有盛紘的寵愛也翻不了天去,畢竟是嫡母婆婆養大的姑娘,下手狠了就是打盛老太太的臉面,所以王氏再怎麼恨毒了林噙霜,也得等著盛老太太和盛紘發話,才能順理成章地趕走林噙霜。

其實何止是王氏,就連盛紘也因為盛老太太的緣故多照顧林噙霜一些,他去壽安堂向盛老太太請罪的時候曾說: 「她放著外頭正經太太不做,寧愿給我做小,我心里不免憐惜了些,加上她是老太太這里出來的,總比一般姨娘體面些!」所以林噙霜得臉還是沾了盛老太太的光,她因為自甘墮落為妾,已經讓盛老太太因為養出做妾的姑娘而丟臉了,要是連做妾都不好,盛老太太的臉面可就更難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