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甄嬛城府到底有多深,與果郡王的私情敗露後,看她為了自保是怎麼利用自己的母親打動皇上的

易理人生 2021/03/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離宮去甘露寺修行之時,在果郡王的癡心下與之相戀,設計回宮之後卻終致私情敗露,這是為什麼呢?只因果郡王幹了三件蠢事!

果郡王允禮與甄嬛的初識,緣于除夕夜甄嬛去倚梅園祈福,把小允子剪的她的小像掛在了紅梅花枝上。果郡王允禮得到後視為珍寶,隨身攜帶。當他得見甄嬛本人時,也不免為其傾倒,情根深重。奈何甄嬛當時心中眼裡只有皇上,果郡王便默默守護,無私付出,只求她能安好。

可是當甄嬛得知自己不過是純元皇后的替身,心灰意冷產下朧月公主後去甘露寺修行之時,果郡王允禮便開始了追求之旅。剛開始甄嬛因自己的身份不願與之有任何瓜葛,可是在果郡王的癡心下也慢慢為之對容,與之相戀並珠胎暗結。

兩人相約以後遠走高飛,做一對神仙眷侶。可是「天不遂人願」!果郡王外出辦事傳來死訊。為了腹中骨肉和家人安危,甄嬛只能設計回宮。甄嬛以崔槿汐為餌,誘使首領太監蘇培盛幫她得償所願。卻不想果郡王平安回來,物是人非,兩人只能接受現實。

甄嬛重新入宮位列熹妃,而果郡王允禮只能遠望而不得。浣碧見姐姐甄嬛和果郡王再無可能,便故意在家宴之上倒酒弄濕果郡王衣袖。小像滑落,皇上生疑。果郡王為避免牽連甄嬛,只能說小像所指之人實際是浣碧,皇上下旨賜婚成全二人,可果郡王卻不滿足。

果郡王總是伺機接近甄嬛,導致私情敗露。皇上得知後大怒,讓果郡王駐守函谷關。果郡王遠在他鄉,卻耐不住思念,每封家書都問候甄嬛,終致皇上起了疑心。

甄嬛為了在宮中穩固自己的地位,或者說為了自保,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只要一有機會,她就會利用身邊的每一個人,甚至包括自己的親人。她不但利用浣碧給自己當幌子、做擋箭牌,還利用了果郡王給的那對雙胞胎——讓自己在宮中地位更加穩固,恩寵無人能及。

後來又利用玉嬈在她「滴血驗親」當日來迷惑皇帝,玉嬈成功地分散了皇帝的注意力,將此事草草收場,乃至不了了之。 甄嬛甚至還利用了自己腹中的胎兒去嫁禍宜修,進而徹底扳倒宜修,稱霸後宮。

以上這些事,比起甄嬛後來做的「這件事」來說,竟都堪稱毛毛雨了——甄嬛為了能活命,居然連自己的母親都利用!她利用自己的母親去迷惑皇上。 讓母親那張酷似純元的臉來掩蓋自己犯下的所有罪孽!

1、甄嬛回宮

甄嬛與果郡王再次度過了一個甜蜜溫馨的夜晚,盡情釋放了相思與愛戀。之後,甄嬛便懷揣著給皇帝預備好的綠帽子,讓果郡王的貼身隨從阿晉護送自己回宮—— 以示自己的「坦蕩不避嫌」。行至半路,正遇上皇帝派來接應她的夏刈。於是,匯合在一起,一路趕了回來。

甄嬛早已料定此事不好交差,但事已至此,只能先回到自己的宮中沐浴更衣、靜觀其變了。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槿汐消息靈通,悄悄對甄嬛說道:「皇上聽聞十七王擅自領兵出京已是大怒,又知是十七王的人同夏刈一起護送娘子回宮的,定然又要多疑,此刻不知是如何雷霆大怒呢。皇上已經派人來傳,天明時分請娘娘在儀元殿相見,摩格未死,又生出十七王的事,娘娘可想好了要如何應對?

甄嬛腦子裡也在極速飛轉,她這一次註定在劫難逃,倘若沒有個可以讓自己峰迴路轉的殺手鐧,那自己肯定活不了了。

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當年,因為自己的母親酷似純元,只進了一次宮,便被議論紛紛,幸好那次進宮沒被皇帝看見。 自此以後,父親甄遠道就再也不允許甄母進宮了,唯恐被皇帝遇到,發生「不虞之事」。但,如今可是在自己的生死關頭啊——

或許,可以找個恰當的藉口讓母親進宮一趟,為保險起見,讓玉嬈一起來。玉嬈像年輕時的純元,而母親則像活著的「中年純元」。 如果純元還活著,大概是四十歲左右的年紀吧?自己的母親也比純元大不了幾歲的……

甄嬛疲倦地搖頭,對槿汐道:「皇上既然說我驚欋成病,也不說我這病見好,天下做母親的哪有不關心自己女兒的,合該母親來瞧瞧我,皇上不許人來驚擾我靜養,那麼讓花宜漏夜去請母親和玉嬈入宮,先去儀元以工殿求皇上允許探視我。萬一皇上真真動氣要殺我或者廢黜我,也算是能見母親和妹妹最後一面了。

此時,甄嬛並沒有跟崔槿汐說出心中的真實打算,這是甄嬛心底的秘密。 太陰暗也太齷齪,這種事自然不能宣之於口,哪怕崔槿汐是自己的心腹,也絕對不能吐露半個字。一旦事情不成,自己不但難逃一死,還要貽笑大方。

甄嬛暗忖:「或許,這將是我人生中最後一場豪賭了。

2、最後的豪賭

甄嬛打定了主意:如果賭贏了,自然可以平安無事。如果輸了,那便是天意——自己盡人事,聽天命吧。現在也別無選擇了,只能孤注一擲。 在甄嬛的再三請求下,皇帝終於答應讓甄母與玉嬈來探望「生病的甄嬛」。甄母與玉嬈來到儀元殿,先見過皇帝,二人行禮如儀。

皇帝的目光先落在玉嬈身上,不由自主便溫和了口氣,道:「玉嬈,什麼事慢慢說,不要著急。」玉嬈滿面是淚:「姐姐的病一直不見好,我擔心……

甄母低柔的聲音打斷了玉嬈的哭求:「請皇上許臣婦見一見熹妃罷。

皇帝道:「甄夫人不必行禮了。」皇帝的視線恰恰落在甄母微抬的面龐上,他神色劇變,肩膀微微一震,整個人頓時怔在那裡,滿是激動與驚喜,仿佛失去許久的珍寶,突兀地再度出現在他眼前。皇帝幾步跨到甄母面前,盯著她的臉,幾欲在她面上挖出無數熟悉的往昔來

是的,這是甄嬛預料之中的情景,雖然不敢十分確定,至少也有八九分的把握。 雖然母親和玉嬈都蒙在鼓裡,不知道皇帝為何這樣失態。但甄嬛冷眼旁觀卻心知肚明。

此時的皇帝還以為自己看到了並未死去、而是自然老去的純元呢。皇帝哪裡還有心思追究甄嬛的罪,畢竟她是 「純元」的女兒呀。 皇帝甚至懷疑甄母就是純元本尊,她並沒有死,而是假死出宮了,如今是去而複返了。

甄嬛見此情景便已釋然。她長長舒了一口氣。原文如下:

甄嬛幾乎要躍出喉頭的一顆心,驟然穩穩地落回了胸腔,三魂七魄終於歸位

也就是說,甄嬛見到這一幕,終於安心了,她篤定自己死不了,皇帝一定會額外開恩的。

話說,這甄母究竟跟純元有啥關係呀?為何甄家盛產盜版純元呢?不僅玉嬈像,甄嬛像,而且甄母更像,如果不是有血緣關係,怎麼會如此相像?難道真是趕巧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