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不為的死是郡主狠心還是小公爺的不作為?實則他的命不值錢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不為是齊國府小公爺齊衡的貼心小廝,從小跟著齊衡一起長大,最後卻被郡主活活打死,齊衡跪在那裡懇請母親不要殺他,可惜並沒有什麼用,大家都在評論齊衡是媽寶男,太軟弱,護不了不為,也護不了明蘭,不是良配。

但,不為在齊國府來看,真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身份,齊衡把他當自己的心腹,也是因為他聽話,一直幫他做事,說到對不為多重視,大約是大家想當然。

不為首先是郡主為齊衡挑選的小廝,跟著齊衡長大,照顧齊衡飲食起居,不為很機靈,對齊衡非常忠心,陪同齊衡一起去盛府讀書,為齊衡給明蘭她們送禮物,他心裡是知道齊衡喜歡明蘭,但一開始不為就知道郡主是不同意的。

郡主把齊衡看得非常緊,不為每天都要彙報齊衡的行蹤,去盛家讀書和誰說了話,做了什麼事,每天回來都是要跟郡主娘娘一一回稟。

不為是盡職盡責的,他聽郡主的話,也聽齊衡的話,也許不為心裡很清楚,只是他跟這齊衡長大,兩人還是有些情分,就是這點不忍心,斷送了不為的理智,讓他跟著齊衡做不理智的事情來。

齊衡不懂,他心裡總想著自己母親是心疼自己,總捨不得讓自己難過,反正從小到大他要什麼有什麼,郡主沒有不依他的,所以他從來都不懂他的母親,齊衡是個風光霽月的少年,心裡喜歡一個人,就恨不能昭告天下,年輕的愛情總是轟轟烈烈。

可是齊衡的愛,太炙熱,傷人傷己,他明知道明蘭庶女身份和齊國府不相配,郡主母親又是個要強倔強的人,在沒有得到郡主首肯的情況下,非要撩撥明蘭,當然這可是說是齊衡生長環境影響的,他沒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齊衡的喜歡乾淨純粹。

不為在齊衡和明蘭的愛情裡是充當了傳話筒的作用,他替齊衡出來約見明蘭,要求明蘭一個心意,他替齊衡送禮物給明蘭,想辦法讓明蘭和齊衡相見訴衷情。

其實這裡是齊衡的任性,他喜歡明蘭,不肯放手,不為是他的貼身小廝,沒有選擇的權力,郡主不答應齊衡的請求,但她肯定是捨不得傷自己的孩子,只有拿不為下手。

最初郡主發現不對勁,找來不為詢問,齊衡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不為回答沒有,不為相信了齊衡的話,他認為公子可以護住自己,自己要一心一意替公子辦事。

後面齊衡為了和郡主抗議,絕食許久,這方法其實並不起效,郡主從頭到尾都沒把齊衡的小性子當回事。

直到郡主承受了來自邕王妃和榮妃兩方的壓力,兒子齊衡卻還是跟自己對著來,居然還敢在邕王妃眼皮底下和明蘭私自臉面,這讓郡主非常激動,她不能接受也不敢相信後果

為了給齊衡一個警示,她命人打死了不為,這是讓齊衡知道,不聽母親的話,一意孤行是行不通的,郡主眼裡,不為只是個不聽話的僕人,既然不聽使喚,那就打殺了,正好以儆效尤。

齊衡跪在郡主面前,口口聲聲求情,大家卻說為什麼不撲上去救下不為,其實也可以理解,齊衡對郡主非常尊重,他心裡母親地位非常高,他可以和母親抗爭,也可以求情,也許他都沒有想過母親會真的打死不為,因為直到這一刻,齊衡還是覺得他會勸說郡主,讓她接納明蘭。

齊衡對郡主的錯誤認知害死了不為,不為躺在那裡挨打還寄希望在小公爺身上,不為不懂,這個家從來都是不是小公爺當家,他沒有明哲保身,只能被迫成了齊衡愛情的犧牲品。

齊衡暈倒在不為的屍體前,他痛苦的不僅僅是不為的死,更是他的愛情,他萬萬沒想到郡主這樣決絕,不能愛情家庭兩全其美,甚至因為知道了家族的不容易,父親的安危,他愛不得,求不得,死不能,齊衡內心是非常絕望。

因為不為的死,齊衡確實有些傷心,他要離開這個家,這不是明智的決定,而是跟母親鬧彆扭的報復,所以在知道齊國公出事後,齊衡迅速地放下執念,他的苦自己咽下去。不為也就跟齊衡的這段愛情一樣,被吃人的國公府生生葬送。

齊衡一生在不為死後再也沒有這樣明媚的笑容,不為相當于是齊衡沒有長大的過去,是他最簡單最純粹的人生階段,然而一切都要過去,一切都會改變,日子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不為的離去悄無聲息,就像齊衡的初戀,無疾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