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兒子沒人敢嫁,長女沒嫁好,沈從興真的對得起大鄒氏嗎

在《知否》里,除了女主盛明蘭外,還有很多女性角色的表現都十分亮眼,得到了讀者和觀眾的喜愛,比如盛老太太、英國公獨女張桂芬等人,而我最喜歡的角色正是英姿颯爽、不輸于男兒的張桂芬。

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樣,有這樣的感覺,那就是有多麼喜歡張桂芬,就有多麼討厭沈從興這個男人。

雖然小鄒氏也很讓人討厭,但是,我更為討厭沈從興,也不喜歡沈皇后和小沈氏,張桂芬堂堂英國公獨女,那麼高貴的出身,被沈家害慘了。

首先,新皇登基,為了穩固自己的皇權,要求英國公府和沈從興這個有了嫡子嫡女的鰥夫聯姻,而英國公夫婦雖然不樂意把唯一的女兒嫁過去,但為了向新皇帝表示忠誠,為了張家,不得不狠心把愛女推出去當填房。

其次,沈皇后更是厲害,為了讓自己的妹妹小沈氏過得幸福,把小沈氏許配給了張桂芬本來要嫁的人,這不是在膈應人嗎?

最后,更讓人無法忍受的是,他們不僅讓沈從興納了亡妻大鄒氏的妹妹小鄒氏為妾,還給了毫無寸功、沒有子嗣的小鄒氏誥命。一個有著誥命、姐姐還對沈家有大恩的妾室,讓張桂芬這個主母怎麼當?

事實上,沈從興對不起的,何止張桂芬一人?兒子沒人敢嫁,長女沒嫁好,沈從興真的對得起大鄒氏嗎?

01.對妻子的娘家:妻子的妹妹小鄒氏成為了永遠抬不起頭的妾室,妻子的娘家被捧殺,徹底敗落了;

沈從興之所以納妻妹小鄒氏為妾,是因為對妻子感到內疚,想要幫助鄒家。可是,妾是什麼?

在賀家,曹錦繡鬧騰著要給賀弘文做妾,逼迫可能會嫁給賀弘文的盛明蘭答應,盛明蘭回懟的時候,就做了解釋。

「所謂妾,上頭是個立,下頭是個女,合起來,便是站著的女子,是服侍男女主子的半個奴婢,再貴的妾也是個妾,總越不過正房奶奶去的。」

再貴的妾,也是半個奴婢,不是正兒八經的主子,她的子女是庶子庶女,談婚論嫁的時候,門當戶對的人家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愿意讓嫡出的子女配庶子庶女的。

如果大鄒氏還活著,會允許自己的妹妹做妾嗎?絕不可能。如果她還在,必然會給妹妹找一個好人家,風風光光嫁了,而不是讓她做妾,毀了一輩子。

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而盡,沉聲道,「阿琴過世后,我未能迎娶她妹子為正室,此乃第一錯;既不能娶為正室,就該待之以親妹,給她好好找個人家,我卻納妻妹為妾,這是第二錯。至此,我每回見了鄒家人,便覺得無地自容,羞愧不已,不能力行約束!」

不能力行約束的后果就是,他對鄒家有求必應,讓鄒家的欲望越來越膨脹,想要的越來越多,鄒家闖了禍,有人給他們收拾爛攤子,干起壞事來也就更加肆無忌憚。

到了最后,鄒家捅的簍子越來越大,得罪了很多人,沈從興再也庇護不了,鄒家也徹底敗落了。就沖這一點,沈從興就對不起大鄒氏。

02.一兒一女都被教壞了,小女兒過得好還靠的是張桂芬,沈從興有何面目去見大鄒氏?

 沈從興端起酒盞,手指竟微微發抖,顫聲道:「阿琴過世時,只眼睜睜地看著我,什麼都不曾說,我知道,她只擔心孩子們……」

正如顧廷燁所料,只要小鄒氏還在,張氏永遠不可能代行母職,大鄒氏的兒女的婚事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小鄒氏的影響,讓其他好人家擔心他們的品行和婆媳關系,不樂意結親。

尤其是沈從興的嫡長子,堂堂將門虎子,在小鄒氏的教導下,變得十分拎不清。

第二次京城變亂的時候,繼母張桂芬敢執劍殺敵,面對滿口污言穢語的賊寇,削了人家耳朵,一戰打響自己的名聲,從那以后,不管是威北侯府,還是京城的那些貴眷,看到張桂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而嫡長子那個時候在干嘛?他堂堂七尺男兒,居然聽信了小鄒氏的教唆,躲在了柜子里,絲毫不顧滿府女眷的名聲,真的是丟人現眼。

而且,他在婚姻大事上也十分拎不清,要求妻子把小鄒氏這個妾室當作正兒八經的婆婆,這讓人家金尊玉貴的嫡出小姐怎麼接受得了?

 試想出嫁后,新婦若孝敬張氏,鄒姨娘定然不滿,丈夫也會不喜,可要自家金尊玉貴的嫡出小姐去討好一個妾室,當正經婆母般伺候,豈不惹人恥笑——像鄭氏這樣的人家,來往都是有頭有臉的,好好的嫡女平白拉低身份,連累娘家都不好出去見人了。

于是,沈從興為嫡長子說親的時候,處處碰壁,想要好人家的姑娘,人家不愿意把女兒推入火坑里。

這門親事有多麼坑人?連沈從興的親妹妹小沈氏都嫌棄自己的侄子,知道這不是一門好親事。

小沈氏心知這是實情,況她生女之后,早不復當初心境,當仰賴如母的長嫂問她一句:「若是你姑娘,你可愿把她嫁給你侄子?」

小沈氏連忙把女兒抱在懷里,這很可能是她此生唯一的骨肉了,那麼弱小纖細,她就心疼得恨不能連心都挖出來給孩子——便忙不迭地搖頭,她才不要女兒受那份罪。

最終,無奈之下,沈從興不得不讓嫡長子迎娶公主。駙馬爺的身份看似高貴,可是,在當時有明確規定,駙馬爺是不可以從政的,只能享福。

嫡長子娶了公主之后,也鬧騰得厲害,要求公主把小鄒氏當作正兒八經的婆母伺候,氣壞了公主,好在,公主身份高貴,有皇后撐腰,能夠壓倒小鄒氏,加上沈從興幡然悔悟,苦口婆心勸說,兩個人才好好過日子。

還有,大鄒氏的嫡長女沈珍珠說親的時候,本來有更合適的人選,張桂芬也道出了兩門親事的利弊。

「過日子還得看底細。薄家人口簡單,家底厚,門風好,定是省心的。衛王世子雖好,但到底是宗室親王,能入玉牒的側妃庶妃就有四個,各路花草還能少得了?況是皇家,就算受了委屈,誰又能如何?」

小鄒氏在一旁挑撥,說張桂芬不想讓沈珍珠嫁得高,沈珍珠信以為真,選擇了衛王世子。結果,婚后也覺得過得不舒服,可是,木已成舟,悔之晚矣。

大鄒氏還有一個女兒,那就是沈玉珠了,相比于哥哥姐姐,沈玉珠拎得清,明白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從來不聽小鄒氏的挑撥離間,很尊重繼母張桂芬。

她拎得清,也得到了張桂芬的真心對待,進了閨學學習規矩,遇上了良緣,嫁給了張桂芬的小侄子,夫妻恩愛,過得十分幸福。

如果大鄒氏在天有靈,知道沈從興慣著她妹妹把她一兒一女都養廢了,大鄒氏能原諒沈從興嗎?

說白了,沈從興只是一個利己主義者,他做事情完全是從自己的利益角度出發的。

若是他堅決不肯迎娶張桂芬,皇帝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可是,他既想要前程,需要英國公府這個姻親,又想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經不起鄒家的道德綁架,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他卻都想要得到,自然越弄越糟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