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華蘭終究還是心軟,沒有選擇把庶長子養廢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封建社會, 庶長子從來就是個麻煩的存在,男人要是沒正式結婚前就有了庶長子,就會被列入不宜婚嫁的佇列;相反,如果女人婚後久無所出,讓通房妾室趕了先,這個女人也難免會遭人詬病,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 最出名也是最麻煩的庶長子莫過于梁家大爺

張夫人緩下氣勢,低聲道:「芬兒,你還記得永昌侯府的梁夫人麼?」

張氏點點頭:「娘說過的。」

張夫人想起往事,異常悵然:「唉,那是我打小要好的姊妹,真真跟你一個性子。當初,她也是嫁了不中意的人,便使起了小性子,三天連頭冷著臉,夫妻生了嫌隙,叫通房鑽了空子,趕在她前頭生下兒子。唉……我去勸她也不聽, 鬧到如今庶長子爬到他們母子頭上。

其實大戶人家裡有庶長子並不稀奇,可既有了親生兒子,正室就該早做打算,要麼把庶長子攏到身邊,養出親情來,要麼索性把他養廢,以絕後患。似梁夫人這般冷眼清高,袖手旁觀,結果養出個隱忍記恨,精明能幹的庶長子,也算少見了。

永昌侯府的事張氏自然有所耳聞,如今聽了內情,心頭別有一番滋味。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有意思的是,盛家的大小姐,明蘭的大姐姐, 袁府的二奶奶華蘭,竟然也有庶長子,同樣的,華蘭也對家中的庶長子十分警惕,

柳氏道:「大姐有所不知,這幾年來,梁家大爺仕途得意,誰不高看一眼。今上登基後,梁老侯爺尚挨了申斥,偏梁大爺有能耐,不知走了哪條路子,得了宣大總兵樊大人的賞識,依舊平步青雲。外頭人都說,梁老侯爺能官復原職,還是沾了兒子的光呢。世人多見風轉舵,這回鬧分家,梁家就有不少站大奶奶那邊的,直把梁伯母氣了半死!」

聽了這話,姊妹倆雙雙歎氣,明蘭無不感傷:「說一千道一萬,還得子嗣得力呀。」

華蘭想到自己,眉頭深鎖,低低說了句‘養虎為患’;無怪世上嫡母總防著庶子,有些還要存心養廢,可見有些道理,眼前便是好例子。

明蘭瞥了她一眼,柔聲道:「梁家這樣的,哪兒都不多見,姐姐不要往心裡去。」

也不知華蘭聽進了沒,只點點頭。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華蘭家中的庶長子,還是自己的陪嫁丫鬟華簪所生

當初華蘭出嫁時,除了葳蕤軒的一眾丫鬟婆子,王氏陪送一個彩簪,老太太也給心愛的大孫女送了一個翠蟬。 近十年過去了,彩簪被抬成了姨娘,生了庶長子,如今不免遭到華蘭的猜忌;而翠蟬卻嫁了袁府裡最得力的管事,成了華蘭身邊最信重的左膀右臂。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其實彩簪被抬成姨娘,對于華蘭來說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三年無所出,才被迫抬的姨娘),

彩環慢慢走回自己屋,剛合上門走了幾步,卻見若眉端坐在自己床前,正冷漠的看著自己:「當***姐彩釵在太太面前曾與我說過幾句好話,今日我就提醒幾句。」

不待她開口,若眉便冷冷道:「我知道你心裡端的什麼主意。 不過想學陪大小姐過去的彩簪姐姐,怕是太太也是這麼提點你的吧。」

彩環被一語道破心事,滿面通紅,怨聲道:「你胡說什麼?」

「你最好放明白些!」若眉目光譏誚,「 當初大小姐可是三年無出,還有個不好對付的婆婆,這才抬了彩簪,你如今憑什麼。太太的手還能伸的這麼長?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當然,這裡面也包括了彩簪個人的「努力」(彩簪被抬成宋姨娘),

翠蟬靜靜站在一邊,一聲不吭。

雖說如今她是二奶奶跟前第一得用的人,可原先的話, 宋姨娘才是二奶奶自小伴大的貼身丫鬟。旁家奶奶也許樂意將貼身丫頭給丈夫做小,可二奶奶是自小看著林姨娘跋扈大的,骨子裡就不信什麼妻妾和睦,是以當初二奶奶再著急上火,也沒把主意打到她們幾個身上。

誰知宋姨娘瞧二奶奶生大姑娘時傷了身子,生了別樣念頭——既不會有嫡子了,那麼必是庶長子最貴,主動提出‘要為主母分憂’……那次後,二奶奶雖什麼也沒說,一切如常,但翠蟬知道,她是傷心的。

二奶奶原先的念頭,是找個父母兄弟身契都捏在手裡的二三等丫鬟,到底是要給二爺生庶長子的人,總不好太親近了,若好,那是皆大歡喜,若不好,有個恃子托大什麼的,萬一要撕破臉,也不致于傷了自小的情分。

翠蟬常想, 連她都能瞧出二奶奶的心思,難道宋姨娘會不知道?卻依舊滿嘴‘旁人不放心,不若我跟奶奶貼心,我生下的哥兒,跟奶奶肚皮裡出來的沒兩樣’。

大哥兒剛生出來那會兒,二奶奶固然松了口氣, 宋姨娘也志得意滿什麼似的,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後來二奶奶調理好了身子,接二連三地生下嫡子,夫妻還越來越恩愛。

這樣一來,庶長子的存在,反而尷尬了;宋姨娘也愈發惴惴不安。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宋姨娘就算有兒子,也終究只是個妾,她的賣身契還在華蘭手裡(也有可能在王若弗手裡),而且她自身背景遠不如華蘭。。。。 簡而言之,在庶長子未長大之前,如果華蘭要對她發難,唯一能救她的只有丈夫袁文紹,可是袁文紹又怎麼會為了她去得罪華蘭,得罪盛家?(同樣的,在盛家未有發跡之前,華蘭在袁家是處處碰壁,吃盡苦頭,這其中宋姨娘也不知道有沒有落井下石)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