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只一個舉動不僅自救,還嫁入高門,這個女人太厲害

嫻姐,顧廷煜的嫡長女,顧廷煜病逝后,伴隨著顧家的分家,嫻姐與母親邵氏搬到了澄園,跟明蘭一家一起生活。

沒了父親侯爺的身份,再加上母親邵氏的拎不清,嫻姐的生活可想而知,幸好嫻姐繼承了父親的聰明、通透,在關鍵時刻,憑借一個行為不僅救了她的命,還高嫁到梁家。

01邵氏的瞧不起,嫻姐的真性情

蓉姐比嫻姐大三歲,在顧家老宅的時候,蓉姐生活水深火熱,嫻姐偶爾的陪伴使兩人比較親厚,隨著顧廷煜的病逝,嫻姐與蓉姐的交往多了,兩個人之間更加親密。

眼看著蓉姐漸漸長大,明蘭給蓉姐找了一家女學,出于好心便問了邵氏是否讓嫻姐一起去,邵氏一臉的為難,后來看到女兒實在是想要去,這才磨磨唧唧說:「給弟妹添麻煩了。」

明蘭朗然擺手道:「 說什麼麻煩。也是蓉姐兒不省心,若似嫻姐兒般乖巧知禮,哪用得著去外頭尋女先生。蓉姐兒是個野馬性子,說起來還得煩嫻姐兒在外頭多看著些呢。」

邵氏暗自叮囑身邊婆子: 「你要提點嫻姐,以后再外頭讀書,別只顧著自己,多照管蓉姐些。」隨后伏倒在炕上,低聲泣道:「我可憐的孩兒,好端端的侯府嫡出大小姐,如今還要去討好個來歷不明的野丫頭!」

蓉姐的身份尷尬,邵氏從一開始便瞧不上蓉姐,即使顧廷燁的身份水漲船高,邵氏依舊看不上蓉姐,她卻不知女兒嫻姐與蓉姐之間的交情深厚。

在嫻姐看來,她與蓉姐既是姐妹又是好友,彼此之間沒有身份的區別,只有感情的深厚,畢竟在顧廷煜病逝之后,是蓉姐在她的身邊陪伴她,開解她!這也是為什麼在生死關鍵時刻,嫻姐依舊想著蓉姐!

太后想要利用娘家的勢力另立新皇,顧家也為此遭受了無妄之災,小秦氏更是趁這個時刻,里外結合讓人把明蘭的兒子團哥兒除掉,而邵氏身邊的任姨娘便是小秦氏的幫手。

明蘭將團哥單獨藏起來,任姨娘攛掇邵氏說是明蘭把她們放在明處,是做了團哥的幌子,邵氏信了,找到明蘭身邊的丫鬟,用貴重的手鐲收買她,帶著嫻姐一起藏到團哥的藏身之處。

嫻姐記掛著蓉姐,帶著蓉姐一起過去,幸好嫻姐在這個存亡之際喊了蓉姐,這個行為不僅救了她的命,還變相地挽救了明蘭一家。

團哥的藏身之處被找到,要不是蓉姐拼命護著團哥,后果不堪設想!

事后明蘭冷著臉對邵氏說: 「大嫂錯處有二,一者,不肯信我;二者,又太易信旁人!歸根結底,大嫂子就是信不過我,任姨娘說我拿你們放在明處,是做了團哥兒的幌子,你其實很信的吧!」

「京城大亂,會來侯府搗亂的無非兩種人,不是為財的,就是別有用心之輩。我特意叫人將嘉禧居主屋點得燈火通明,為的就是好引貪財的蟊賊過去,哼,滿府還有比我的住處更財帛豐厚的地兒嗎?蟊賊搶完我屋子后,怕是連走都走不動了!」

若是沖人來的,侯爺兩兄弟不睦,鬧過何止一回,半個京城都知道!無論宮里來捉拿的,還是咱們那好繼婆母,都只會沖我們母子,與你們有什麼相干!好吧,若非要進去,你那院子可是挨著湖建的!四面里倒有兩面半是臨水的,難不成賊人還能隨身帶筏子來夜襲?!統共只一處出口,易守難攻,我布置了多少護衛呀,屠老大早說了,除非沖進三倍數的賊人,否則絕對進不去!

「你偷去蔻香苑躲藏時,只想帶嫻姐兒一個吧?嫻姐兒是好孩子,那當口居然還記著蓉丫頭,將她一并叫了去。若非蓉丫頭剛烈果敢,團哥兒已送了一條小命了。」

明蘭冷冷道,「我素來喜歡嫻姐兒,便是侯爺不喜,我也有心給她將來謀個好前程。可團哥兒若真叫你害死了,你覺著我會怎麼想?」

這一刻邵氏才真正的后悔,更是感慨嫻姐的舉動救了她們娘兩,嫻姐得知此事的實情后更是痛哭不已。不得不感嘆,幸好嫻姐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算是善有善報!

明蘭有一句話說得好,邵氏不信她,無論明蘭如何善待邵氏母女,她在內心深處都覺得明蘭夫婦不是好人,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去分析自己目前的狀況呢?

但凡邵氏有一點感恩之心,都不會如此懷疑明蘭的用意,更不會在關鍵的當口給明蘭添亂,邵氏這種人看似與世無爭,實則只想享受,不想付出,漠視一切!

02嫻姐的通透對比邵氏的拎不清

顧廷煜看透小秦氏的本質,他想要把妻兒托付給顧廷燁夫婦,因此他當著大家的面,把老侯爺臨終前寫的信以及顧家所有的家產全部擺在了明面上。

信中表明哪些財產歸顧廷燁所有,為了利益小秦氏聯合四房五房的人,都瞞著顧廷燁,顧廷煜的舉動標志著他對顧廷燁的示好。

他還叮囑邵氏不得過繼顧廷煒的孩子,邵氏不明白,嫻姐卻明白無非是為了顧廷燁能更好地襲爵。這些淺顯易懂的事情邵氏從未想過,更未往深處想,這才有了下面的事!

小秦氏來澄園找明蘭,明蘭借口害怕讓邵氏去應付。

明蘭把話說得很明白了不想見,邵氏只需要按照明蘭的回答來說一下就可以,她卻一臉為難: 「這好好的,跟我什麼相干。」

嫻姐勸邵氏直接對小秦氏說,邵氏一臉的不認同。

嫻姐兒輕輕嘆氣: 「娘,你是怕得罪了太夫人,怕她將來為難咱們。若是為著這個,我勸娘一句,大可不必顧忌了。其實娘去不去外頭應付太夫人,咱們也早就得罪她了。」

邵氏驚道: 「這話從何說起。娘進門以來,自問從未對太夫人有半點不恭呀。」

嫻姐兒嘆了口氣: 「娘,當初爹為我們做了些什麼,難道你看不明白嗎?不肯過繼三叔的兒子為嗣子,退還祖父給二叔的田地銀兩,親筆上疏宗人府,請立二叔承襲爵位。臨終前,更是當面列清侯府家產,更對族人說什麼兩位叔祖父是早分了家的。」

「我小時候半懂不懂。可這幾年漸漸大了,又跟薛先生學道理,才慢慢明白。明著看來,爹爹是為了勸二叔回心轉意,保住侯府爵位,實則爹爹都是為了娘和我!」

「爹爹臨終前做的一樁樁一件件,哪樣不得罪人?爹爹這是拿四叔祖父,五叔祖父,還有太夫人,換了我和娘日后的尊榮富貴呀!連我都看得出來這事,何況太夫人?爹早就替咱們選好投靠哪邊了,娘還有什麼顧忌的。」

邵氏抽泣道: 「既然你爹都這麼委屈了,為何你二嬸還非要我出這個面!我是見了太夫人就怕呀。」

嫻姐兒柔聲道: 「娘,二叔是應了爹爹要照看我們,可怎麼照看,照看得好壞,就全憑二嬸的心意了。娘您說,這幾年來,二嬸待咱們怎麼樣?」

「上學的姊妹里,有位鄭四奶奶的外甥女。她爹是個秀才,屢試不第,只好給族中為官的兄弟做了師爺,跟著外地赴任去了。就這樣,家里當家的大伯娘還常克扣她們母女的份例,衣裳吃用,不是慢一步,就是短缺了。」

「娘,二嬸若也那樣,單一個守孝的由頭,就能省下我多少衣裳穿戴。可二嬸非但不那樣,還變著法兒地給我整治皮裘首飾,每每出去,人都說,沒見戴孝的小姑娘還能裝扮這麼精致素雅的,顯是家里極用心的。還有娘日常禮佛,燒香,捐香油,哪回二嬸叫咱們自己出銀子了?都叫走公中的賬目。」

還是嫻姐看得明白,明蘭對嫻姐母女可以說是非常用心的了,可邵氏呢?心安理得享受明蘭的照顧,卻在需要出力的時候無盡的埋怨,明蘭生產時澄園起火,邵氏就沒有吩咐人來做一點幫助。

邵氏看似老實,實則是無情之人,她從未想過感情是互相的,因此才會俺心里的享受明蘭的照顧,或許邵氏覺得顧廷煜臨終前為顧廷燁做的夠多了,明蘭夫婦就應該好好的對待她們。

實則顧廷煜聯合小秦氏對顧廷燁曾經做的事,不是臨終前做了這點事就能夠抹消的,顧廷燁不在乎爵位,他更多的是為自己與母親鳴不平,他想要一個真誠的道歉?

可是顧廷煜臨終前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妻兒過榮華富貴的生活而已,又不是真心地對顧廷燁道歉。

幸好嫻姐的通透,看事情看得明白,說到底嫻姐的通透中藏著她的善心與知恩圖報,正是這個質量她得到明蘭的青睞,也改變了她的命運。到了適合婚嫁的年齡,在明蘭的幫助下她高嫁到梁家,做了當家主母!

村上春樹曾說:「你要記得那些大雨中為你撐傘的人,幫你擋住外來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緊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徹夜聊天的人,坐車來看望你的人,說想念你的人。」

愿我們在生活中都要記得那些曾經出手幫助過,給過我們溫暖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