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醫衛臨深夜從甄嬛宮中出來,皇帝說了句話,徹底把甄嬛當成[蕩.婦]

導語:在愛情中,有句話叫作「哀大莫過于心死」,《甄嬛傳》中的皇帝,后期對甄嬛感情就是這樣的。他覺得甄嬛已經淪為無可救藥的[蕩.婦],實在沒必要再在她身上耗費感情和精力了,所以,寧可寵幸那些剛進宮的新秀們,也不愿意再與甄嬛有任何的肌膚相親。

甚至,眼見太醫衛臨深夜從甄嬛的宮中走出來,皇帝也不愿意多費口舌、多費思量了。在皇帝心中,甄嬛只是他孩子們的生母,而不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愛人」。甄嬛從此時起,就已經成為「名存」實亡的「棄婦」。

1:果郡王親口承認了與甄嬛的「奸情」,令皇帝忍無可忍

果郡王奉旨進宮述職那天,沒有先回家探望妻兒,也沒有先來拜見皇帝,而是先去會見了魂牽夢繞的甄嬛。二人相見后, 更是情難自禁,依依不舍。而這一切,自然逃不過皇帝的耳目,皇帝早就已經疑心他們二人有私情,所以,自從果郡王一進宮,他便派人在暗中 監督跟蹤了。

最可恨的是,果郡王明知皇兄已經起疑心, 卻還偏偏要在這種時候給甄嬛「引火燒身」。不得不說,果郡王當真是個危險人物,貌似一定要把甄嬛拉下水, 非要讓他們的奸情鬧得天下皆知不可。

在果郡王的一再挑釁下,皇帝終于忍無可忍地爆發了,幾杯酒下肚后,便讓身邊的人都退下去,他要單獨問果郡王幾句話。見眾人退下后,皇帝單刀直入地問道:「 老十七,這里沒有旁人,你老實告訴朕,你與熹貴妃到底有沒有私情?」

皇帝之所以在私下里這樣問,其實還是想給果郡王一個自我辯白的機會,哪怕明知他是在狡辯,只要他答應從此以后能精忠報國、恪守臣子的本分、并顧念兄弟情誼。 他還是愿意網開一面的。

此時,果郡王完全可以坦白承認自己「從前」確實「暗戀」熹貴妃,是臣弟一時糊涂,色令智昏,如果皇兄肯原諒他,從此以后,他情愿揮刀自宮,以絕此念。并自此君臣一心、再無異想。

或是干脆一口否認他與熹貴妃清清白白、絕無此事。請皇兄不要再疑心了,倘若自己有覬覦皇嫂之心,那就讓天地懲罰,五雷轟頂,永世不得超生!古代的人是很相信毒誓的,如果果郡王肯發這樣一個毒誓,想必皇帝也會有幾分猶豫和踟躇的,沒準還會思量要不要 再給他一個機會

皇帝此時想要的, 就是一個態度,是果郡王甘愿臣服或虔心悔過一個態度,哪怕你們之前確實有私情, 只要以后各自安分,朕也可以既往不咎。

然而,果郡王卻不想這樣做,當他聽到皇帝如此發問時,并沒有針對這個具體問題給予明確而堅定的答復,而是模棱兩可、言辭曖昧的說出這樣一番話:「都是臣弟的錯,臣弟沒有,臣弟什麼都沒有!」

也就是說,果郡王不但沒有借坡下驢,給皇帝吃一顆定心丸,反而抱怨自己擁有得太少,乃至「一無所有」。言下之意,我既沒有權力,也沒有愛情,比不得皇兄,要雨得雨要風得風,你是愛情事業雙豐收了,可我呢?……我心里難受啊,同樣是父皇的兒子,為何你得到的這麼多,而我卻什麼也得不到? 江山也是你的,美人也是你的,你什麼都有,我卻什麼都沒有!

果然,這番話成功激怒了皇帝,這無異于間接承認了他與甄嬛的私情,甚至還有點挑釁的意味:「你已經擁有那麼多了,我不過是分享了你一個女人而已,至于如此震怒麼?你的女人多得是。」

皇帝的內心獨白:「是,我的女人確實很多,但沒有一個是多余的!」因此,皇帝當即聲色俱厲道:「 朕是皇帝,你自然什麼都沒有,也不該有!當年,父皇的過度寵愛,倒讓你生出這許多非分之想來……」

也就是說,果郡王等于用這種答復變相默認了與甄嬛的不正當關系。不否認不就意味著默認嗎?

談話結束后,皇帝當即召甄嬛前來,劈手就是一耳光。皇帝一向不會親自打人,如今親自打甄嬛,可見內心有多麼憤怒了。

在皇帝心中, 懲罰[淫.婦]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親手殺死自己的奸夫。當初,他就是用這種方式逼迫太后給隆科多下毒的,如今,這種宮闈丑事再度發生,他只能如法炮制、故伎重施。

2:哀大莫過于心死,皇帝徹底放下了對甄嬛的愛

原本以為,這回甄嬛和允禮該幡然悔悟,迷途知恥了,不料,甄嬛在去桐花臺給允禮喂毒酒的時候,卻再次上演了令人血脈噴張的一幕。

甄嬛不但沒與果郡王劃清界限,規避嫌疑,反而卿卿我我憶起了往昔。果郡王飲下毒酒后的最后一句話是:在我心中,你永遠是我唯一的妻子。 而甄嬛最后一句話是:「靈犀和弘堰都是你的。」

要知道,此時門外可全是皇帝的眼線和心腹啊,包括夏刈在內。這樣的談話內容,在沒有任何隔音設備的屋子里,又怎能瞞過皇帝的耳目?

所以說,事過之后,皇帝的悲憤絕望就可想而知了。正是在這一刻,皇帝徹底放下了對甄嬛的愛, 從此,甄嬛只是「四個孩子」的母親,而不再是他的愛人。

這才叫「折了胳膊往袖子里藏」呢。當初是他鬼迷心竅,非要把甄嬛從甘露寺接回來;也是他下令割掉靜白的舌頭——以平息有關熹貴妃的一切流言。如今,真相大白,皇帝被現實「【啪☆啪】打臉」,能怪誰呢?自己找來的綠帽子,忍痛也要戴著,自己釀的苦酒,忍苦也要喝著。

為避免朝臣以及后宮嬪妃們的猜測、以及皇子公主們的名譽前程,甄嬛還必須得活著,以皇子生母的身份繼續活著。 但在皇帝心里,她已經死了

因此,在皇帝看到太醫衛臨深夜從甄嬛宮里走出來的時候,只象征性地問了一句 「怎麼?這麼晚了還要到嬪妃宮中請脈嗎?」

衛臨答道:「熹貴妃驚懼過度,難以成眠,微臣是給她送安神湯來的。」皇帝冷笑道:「就只有驚懼,而沒有傷心?……那你以后就好好地照顧熹貴妃吧。」

大家別忘了,「太醫」可不是「太監」,太醫具備「愛的能力」。當初,溫實初為了自證清白,洗脫嫌疑,不就是揮刀自宮了嗎?

如今,眼見衛臨在這樣敏感的時間段去熹貴妃宮中送「 安神湯」,皇帝卻懶得細究了。這種事,明明 可以讓太監代勞,或者讓小允子去太醫院取現成的。可是,衛臨卻偏要親自送,不得不令人懷疑啊。

然而,面對這樣不尋常的操作,皇帝卻已經懶得追根究底了。由此可見,在皇帝心中,他已經徹底把甄嬛當成無可救藥、自甘墮落的[蕩.婦]——任由她去吧,反正在朕心里,她已經「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