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十年長紅而不衰,只因後無來者

一、《甄嬛傳》之後,再無來者

這段時間《甄嬛傳》熱播十周年回憶殺登上熱搜榜。

觀眾們樂此不疲重刷《甄嬛傳》,尋找新的味道。

刷《甄嬛傳》,已經是不少人的日常下飯習慣。

為何一部老劇,有幸博得觀眾如此長情?

第一個原因,後無來者。

從2004年香港TVB的《金枝欲孽》開始,後宮女人戲就成為大眾喜聞樂見以及片方青睞的題材。

效仿之作紛至遝來。

列舉幾例。

2006年,于正編劇、胡靜、黃維德、陳浩民和陳煒等人主演的。《大清後宮之還君明珠》播出,博得當年的高收視率。

2010年,于正編劇和出品的《美人心計》播出。這部劇首播之後收視很出色,讓當時發展陷入低迷期的林心如翻紅了一把。而在劇中飾演女二的楊冪,自此之後一飛沖天。時隔一年後,就接到了令她咖位飛升的《宮鎖心玉》。

2011年9月,安以軒和馮紹峰主演的《後宮》播出。這部劇現在已經湮沒無聞,服道化鄉土氣息太濃,劇情以複製效仿為主,評價一般般。

2011年11月,《甄嬛傳》播出。前期製作公佈首批劇照時,一度引來原著書迷的吐槽聲。清代宮裝美感不足,遠遠沒有呈現出原著中宮廷漢服的華麗繁複。在人物方面,娘娘孫儷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演過古裝劇,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古典傾城美人,主角皇帝變成了四十多歲的阿貝陳建斌,沒有一點古偶男主的氣息。

2011年螢屏上的雍正帝談戀愛實在太忙了。《宮鎖心玉》和《步步驚心》都是穿越女和四爺談了一場戀愛。而《甄嬛傳》劇組忽然要把原著中出場才25歲的皇帝變成四十多歲的阿貝。

看阿貝談戀愛,誰喜歡呢?

但結果是真香。觀眾其實很喜歡這種打臉的感覺。

《甄嬛傳》一經播出,立即超越其前輩《金枝欲孽》,成為國產劇這十年來最優秀的代表作之一,而且再無來者。

《金枝欲孽》的服飾、配樂、劇情和演員表演都堪稱一流。這部劇最大的意義在于開發出「後宮」戲這個全新的題材。

《金枝欲孽》在表達無奈的悲劇主題和人性掙紮上,從來都是老大。但《甄嬛傳》從內容和角色體量、國民度、下飯效果、話題度、深刻度、爽感和細節充實度多個維度來看,《甄嬛傳》比《金枝欲孽》更為充實。

這也是這部劇常看常新的原因所在。內容題量大,細節充實,觀眾能體會到「找新」的樂趣和驚喜。

可以說,《金枝欲孽》在題材開創、人設、故事立意和人物格局上,都是開山鼻祖。而《甄嬛傳》有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得以走得更遠。

但別的劇集無法獲得如此奇妙的緣分,再續佳作。

《甄嬛傳》拍攝期間,劇組安排原著作者流瀲紫前去探班。探班當天,剛好是蔡少芬和甄嬛在拍成為太后的甄嬛前來了結和皇后恩怨的那場戲。兩個實力演技派在現場高手過招,感情到位,令人觀之有一種酣暢淋漓的快感。蔡少芬把皇后的瘋狂絕望詮釋出來了。流瀲紫以此為靈感,續寫了《後宮·如懿傳》。

可惜,《後宮·如懿傳》在人設、情節走向和立意上,都無法超越自己的嫡親姐妹之作《甄嬛傳》。可以說,在此之後,後宮戲講故事的方法已經走到天花板了。即使是流瀲紫,也無法再有突破。

因此,針對流瀲紫以《甄嬛傳》中太后為主角進行拓展的《德妃傳》,我並不看好。

二、《甄嬛傳》的影視化非常幸運

《司藤》原著作者尾魚11月18日在微博上,吐槽自己的作品除了《司藤》影視化較為成功之外,其他的作品在改編為劇本後,人物和故事情節基本上面目全非。她由此感歎,以後她的作品要進行影視改編的話,她會要求劇本編審權。

這條微博一發,立即在業內人士中引起了不小的爭議。爭議如何,不在此文討論之列。但這次爭議反應了小說影視化的一個問題——不是每部小說,都有這份幸運。

那就是良心改編和製作。

2010年前後開始,國產劇製作中原創劇本的比例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網文小說影視改編。

這其中不乏口碑和收視雙贏的網文影視化例子。比如,2011年的《步步驚心》、2015年的《花千骨》,2018年的《香蜜沉沉燼如霜》。

但99%以上的經典網文小說的影視化之路,困難重重。即使最終得以上市,成品也一言難盡。

《甄嬛傳》在影視化上,是少之又少的命運寵兒。

首先它的導演是鄭曉龍。

鄭曉龍的文化底蘊很深,處理人物非常細膩。因此他的作品中合理而又點睛的細節很多。在《甄嬛傳》之前,他就執導了兩部足以寫入國產劇歷史的經典之作——《渴望》和《金婚》。2006年《金婚》播出後,成為不少人欲罷不能的神劇。有一個朋友說:「這部劇」是他的婚姻啟蒙讀物。

這是一個很高的評價。

其次,《甄嬛傳》的人物改編,削減了原著中的不適感。

有些讀者閱讀原著的時候,難以接受甄嬛這個人物。這很正常。

《甄嬛傳》原著是以甄嬛的「我」為第一視角來講述的。最終,原著就變成了一個宮鬥勝利者在講自己的回憶錄,是非對錯都只聽她的一家之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