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繼承哥哥皇位,如何對待21歲,有「艷后」之稱的皇嫂?

崇禎十七年,李自成的軍隊攻進北京,崇禎皇帝不愿自己的妻妾子女成為所謂的亡國遺孀忍受新朝欺辱,于是在悲痛之際親手了結了她們,最后自縊在煤山的歪脖子樹。

王朝氣數已盡,那便同祖輩共同打拼的江山共存亡。明朝的君主大多有著這樣的氣節,而這樣的氣節也延續至后宮,上可追溯至太祖朱元璋的皇后馬氏的賢惠賢明,下可追溯至野史眾多的懿安皇后張嫣。

張嫣何許人也?崇禎皇帝朱由檢的嫂子,明熹宗朱由校的妻子。

張嫣的一生圍繞著朱家的兩兄弟發生了許多故事,后世也由此產生了種種推測,貌美的張嫣與小叔子崇禎的關系也成了茶余飯后談論的常話。

一見鐘情 中宮之主

少年一瞬間動心,便是永遠。十六歲的朱由校在選秀時遠遠瞧著明眸皓齒的張嫣一眼淪陷,當即認定張嫣是他的皇后,張嫣的美貌驚艷一時,在明朝甚至有「艷后」一稱。

或許,朱由校短短的一生中做過很多錯誤的決定,但于他而言最正確的大抵便是迎娶張嫣。

張嫣柔美的外表下隱藏著的是異常堅定貞烈的心。她熱烈得如同盛夏的玫瑰,堅韌得如同臘月的寒梅。

古代臣子常言:「位卑未敢忘憂國。」臣子如此,皇后亦如此,在其位謀其事。張嫣既為皇后,便應承擔起屬于她的責任。她放下《女戒》,讀起了《趙高傳》,勸誡朱由校如若聽信小人,那麼秦二世的衰敗便會重演。

張嫣以趙高來暗喻魏忠賢,卻并未得到朱由校的重視。張嫣卻沒有因此而氣餒,而是竭盡所能地影響朱由校的態度。

她對待后宮諸事認真,不敢離開朱由校太久,生怕魏忠賢假傳圣旨,危及朱由校的統治,久而久之即便朱由校紈绔愛玩,頗有明代般「扶不起的阿斗」之勢,也會認真聽取這位他少年便心動的女子為他、為國提出的意見。

然而過猶不及,當一個人過分正直時便容易威脅到某些人的利益。張嫣的鎮定自若、不畏奸佞,使得當時朝中權利滔天的魏忠賢深感威脅。

朱由校任由魏忠賢自由發展,使得其在內有皇帝的乳母客氏發展眼線,在外有著大量黨羽,一時間倒不知當朝掌權的是萬歲朱由校,還是九千歲魏忠賢。

魏忠賢深知張嫣的話在朱由校那里的分量,因此,他不允許也不可能讓張嫣生下皇長子,威脅自己的地位。魏忠賢在等,等一個時機,親手殺掉當朝第一位皇子的時機。

果然,他等到了。張嫣因孕期腰疼,請人按摩,魏忠賢同乳母客氏聯手,派人在張嫣按摩時狠狠敲打其身體,使得張嫣在生產時誕下死嬰。就這樣,朱由校的太子尚未真正存活就已經死去。

喪子之痛和身體無法回到最初對張嫣而言打擊十分大,張嫣痛恨魏忠賢的奸佞和客氏的狼狽為奸。

她知道,她當然知道僅憑她的力量是無法扳倒爪牙已經伸向各個地方的魏忠賢,但是她仍要說,仍要以「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來勸誡朱由校遠離奸佞,為已經內在腐爛的朝廷存留一方凈土,可惜效果甚微。

輔助新皇 賢惠依舊

張嫣夢寐以求的時機過于突然地來臨。

朱由校坐游船玩耍時不幸落水,自此一病不起,使得他周圍被卷入權力漩渦的人不得不開始尋找新的出路。

此時的魏忠賢不滿足于九千歲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將欲望之手伸向那個更高貴的位置。

魏忠賢找來了幾個懷孕的宮女,謊稱是朱由校曾經寵幸過的人,他只等幼子登基自己成為攝政之人。

只可惜魏忠賢的如意算盤,被張嫣的一句話否定了。張嫣不肯明王朝落入來歷不明之人的手中,與其如此,不如讓朱由檢登基。

朱由校望著他的妻子,同十五歲一見鐘情立她為后一樣,第二次堅定地站在了張嫣身邊,為她的以后鋪路。

朱由檢登基為帝,開啟了他的時代,也結束了明王朝的時代。

朱由檢回頭望著自己的嫂子淚眼娑婆,不知是哭哥哥的離世,還是哭自己失去了庇佑。

朱由檢登基之后尊自己的嫂子張嫣為懿安皇后,并韜光養晦除掉了魏忠賢這一朝廷蛀蟲,列舉魏忠賢若干罪行其中便有謀害皇嗣、蔑視皇后。

九千歲的頭落地那一刻,張嫣也許在想是自己尚未睜眼看這個世界的孩子如今是否能夠得以安眠,在其他的地方放聲哭泣。

又或者會不會想到她的丈夫,即使昏庸不理朝政,卻仍然如同十六歲時那樣眸中帶光的看她,并為她在沒有他庇佑的未來尋求新的庇護。

朱由檢對張嫣以禮相待,而張嫣也用同等的方式對待朱由檢。后宮不得輕易干政,更何況張嫣所處之位已然是有些尷尬,所以張嫣便曲線救國,借朱由檢之妻周皇后之口對朱由檢多加提點。

此舉最后被朱由檢發現,朱由檢便更加敬重這位疼他懂他的嫂子。

野史所說的曖昧,在此處看來卻更多是發乎情,止乎禮的朦朧。朱由檢對張嫣比起愛情而言,更多是親人間的依靠。

而張嫣在朱由檢的庇護之下,也得以遠離那些貪圖美色的無端小人。最為典型的便是當時的宮中主管陳德潤,他認為張嫣為先帝皇后,朱由檢處于同情才留著她的皇后之名,實際張嫣不過是無依無靠的貌美寡婦,年僅二十一歲的張嫣還正在大好年華,各方面皆滿足陳德潤所肖想的,因此他起了色心,然而張嫣寧死不從。

陳德潤認為張嫣不識抬舉,可殊不知真的不識抬舉的是陳德潤。色字頭上未必只有一把刀,也可能是大限將至。

朱由檢將陳德潤的職位全部剝奪,不過后續如何處理倒是不得而知。可以預見的是陳德潤得罪的可不止是張嫣,而是當朝皇帝的知遇之恩、敬重之心。

大廈將傾 從容赴死

李自成的軍隊攻入京城時,周遭的人或恐慌或逃竄,更有甚者已經擺出迎接新朝的姿態,張嫣在宮中這些年生死都已見證了不少,因此,在這一刻,在軍隊攻進皇宮之時她并未害怕。

她只是在想遠處宮殿的哀嚎是否是朱由檢為怕妻女被折辱而親自了結了她們,又是否下一個這樣的人是自己。

當然啊,古往今來王朝更迭,有幾位新主容得下前朝的遺孀,即便容得下下場又該是什麼呢?成為一個漂亮的禮品,送往那些所謂功臣之家。她不想,因此她在等,等朱由檢,或者等一個讓她自縊的圣旨。

朱由檢終歸是不舍的,不舍親手殺了輔佐自己的嫂子,自己人生的引路人,于是他只能用一道圣旨,保護張嫣最后一次。

三尺白綾,張嫣死了。

同樣的三尺白綾,朱由檢吊死在歪脖子樹上。

「想想吧,崇禎皇帝朱由檢吊死在煤山上才幾年?」《康熙王朝》中康熙怒斥群臣以崇禎朱由檢告誡眾人,他接手的是氣數已盡、內里腐爛的明王朝。

而清王朝是不是下一個,那時的他們不得而知。回望朱由檢的一生,煤山的歪脖子樹,自縊的君主,親手了結自己的妻妾子女,這些看似瘋狂無奈的標簽永久跟隨著崇禎,在那棵歪脖子樹下被后人不斷談論。

崇禎對于懿安皇后張嫣更多的是欣賞,欣賞深居宮殿,卻能有大智慧的張嫣。

當一個人過分美麗時,人們便會忽視她的其它優點,只將關注點放在她的外表。繡花枕頭到底是真的中看不中用,還是人們只看到了她的外表呢?這一點見仁見智。可以肯定的是,崇禎透過張嫣的美貌看到的是她極度堅韌的靈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