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從永昌侯府庶長子鬧分家,看梁夫人婚姻觀有多錯誤

易理人生 2021/04/23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梁夫人,也就是永昌侯夫人,電視劇裡的吳大娘子。

原著裡的梁夫人,是個過得很艱難的女子。她不僅自己艱難,還連累自己的兒子們也跟著艱難。

可以這樣說, 她是婚姻裡的失敗者,還累及了子孫。

我翻閱了原著裡所有跟梁夫人有關的內容,發現她幾乎是沒有笑過的。並且,她在很多場合都是「拎不清」的。而她的這份「拎不清」不是她完全不懂人情世故,而是她太清高,不屑於去做這些事。

可很關鍵的一個問題是,她是侯夫人。永昌侯府的興旺,跟她是有極大關係的。一個清高到不屑于交集的侯府女主人,處處端著架子,時間長了,人們也就會敬而遠之。

很多宴會的場合,梁夫人幾乎都是這種清高的架子,當平寧郡主長袖善舞,當英國公夫人為女兒處處打點的時候,梁夫人多是冷著一張臉,連昔日的手帕交都不肯多說幾句話的。

夫妻生了嫌隙,便叫通房鑽了空子,趕在她前頭生下兒子。

其實大戶人家有庶長子也不算大事,可作為正室,該早做打算,要麼把庶長子攏到身邊,養出親情來,要麼索性把他養廢,以絕後患。

偏偏梁夫人冷眼清高,袖手旁觀,結果養出個隱忍記恨,精明能幹的庶長子。

因為夫妻不睦,梁老侯爺對正室所出的嫡子也是一般一般,反而著意栽培庶長子。

老侯爺在庶長子羽翼豐滿後,漸漸看出了庶長子完全沒有長兄風范,只顧自身富貴,對於侯府及弟弟們毫無責任感。

於是他突然醒悟,拼了老命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現,為嫡子爭取最後的利益,結果真的在校場演練軍陣時墮馬送了老命。

按太醫言,梁老侯爺暴斃,應是勞累加心疾。按明蘭現代靈魂的醫學常識,她猜是腦血栓加心臟病。喪事之後有恩旨,永昌侯嫡子襲爵,梁夫人終於放下心來。

但未過多久,前方就傳來捷報,宣大總兵將遊蕩于宣府大同處的小股羯奴殲滅,剩餘殘兵都趕至西北塞外,為即將到來的大戰開了個好彩。皇帝龍顏大悅,論功行賞中,梁府庶長子赫然于榜首前三甲。

一個靠祖蔭,一個憑軍功,誰更榮耀風光?根本無須多言。

梁夫人的幾個嫡子都甚無能,責任主要在於梁夫人的消極。

那個年代雖有和離、改嫁之說,但那是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對於絕大多數女性而言,一輩子只能嫁一次,一次只能嫁一人。

梁夫人因為嫁了不合意的人,便消極怠工,不肯用心經營自己的婚姻。因為對丈夫不積極,導致了丈夫重視庶長子,而自己對婚姻失望,連孩子都不曾用心教導,她生的幾個嫡子,都沒什麼本事。

論經營婚姻,梁夫人真是不如盛府的姑娘媳婦們:

盛明蘭剛嫁給顧廷燁時,哪有什麼愛情?但她始終哄著顧廷燁跟她好好過日子。

長女華蘭嫁到忠勤伯府吃的苦頭少麼?但她始終籠絡著袁文紹,終於得一個中年夫妻蜜裡調油的好結果。華蘭也有庶長子,但就憑宋姨娘想為不愛讀書的兒子請個刀棍師傅,都不敢自己來跟華蘭開口,她生的庶長子,能成什麼氣候?

更別提柳氏這般調教丈夫的高手了,硬是把不上進的盛長楓掰了回來,自有一番前程。

梁老侯爺死後,嫡子襲爵,庶長子眼見侯府裡只有他刀劍陣裡拼前程,弟弟們靠著祖蔭和他的功勞過日子,就生了不滿之心。

他那性命拼來的富貴,不想被異母弟弟們分享,透了點意思給妻子,妻子便同梁夫人鬧著要分家。

庶長子夫婦鬧分家有錯嗎?

完全沒錯。不過是有能耐的兄長不願意被無能的弟弟拖後腿想自負盈虧而已,沒什麼不能理解的。

最後分家沒成功,不是梁夫人和她的嫡子們彈壓得住庶長子夫婦,而是姻親們著實有份量。

光是梁夫人和梁二奶奶身後,就有一位兩廣總督,一位戶部侍郎,均是名門望族,這還沒算上墨蘭背後的盛顧袁三家。

厲害的姻親們,各有各話說:

「哼,敢情梁家老大是天生天養,不用我姐姐姐夫養育教導,自己從娘胎帶了一身好本事,武曲星下凡呢!」——這是梁夫人的妹子。

「要分家,直說就是,何必扯什麼嫡母刻薄,白顯了小家子氣。親家公的家底,便是一份也很富足的。做小輩的,眼光要放長遠,萬事留一線才好……」——這是梁二奶奶的母親。

更有華蘭幫腔,明蘭發揮現代法院書記員的特長,專找梁大奶奶語言中的邏輯錯誤。

老父新亡不足百日,長子就鬧分家,姻親們總結之後,一頂「不孝」大帽扣了下來。

永昌侯府鬧分家時,庶長子在外公幹,聞勢頭不妙,回京往兵部述職畢,就趕忙回家,先是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嫡母跟前,苦苦哀求原宥,再當著族人的面,痛斥妻子無知頑愚,為增加氣氛,還當場扇了梁大奶奶一巴掌,接著跟三個兄弟痛陳亡父希望手足同心可持續家族發展的美好心願。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