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同父同母,為何蓉姐兒是侯府小姐,昌哥兒卻不被承認

在劇版《知否》里,顧廷燁是個好爹,即使看破了朱曼娘的真面目,與其反目成仇,但是對朱曼娘的一雙兒女還是很負責任的。

朱曼娘的真面目被顧廷燁識破了之后,就丟下了女兒蓉姐兒,帶著兒子昌哥兒跑了。顧廷燁一邊照顧蓉姐兒,一邊想盡辦法尋找昌哥兒,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放棄,一直想要把昌哥兒尋回來,可惜,昌哥兒已經死了。

可是,在原著里,顧廷燁就不是一個好爹了,他對孩子的態度跟孩子的母親有直接關系。

他深愛著盛明蘭,喜歡盛明蘭,因此,十分重視自己的嫡子。可是,自打朱曼娘的真面目暴露了之后,他對朱曼娘恨之入骨,對朱曼娘的孩子也不再有絲毫疼愛了。

比如,對待女兒蓉姐兒,顧廷燁壓根沒有怎麼管過,而是把蓉姐兒交給了盛明蘭,任由盛明蘭這個嫡母安排蓉姐兒的以后。說實在的,幸好盛明蘭寬厚,這要是攤上了一個不厚道的嫡母,蓉姐兒得有多麼悲催。

在顧廷燁看來,此事絕對是‘知人善用,用人不疑’的典范,不過在明蘭眼中,這顯然是不負責任的惡劣行徑(怎麼,老娘不受寵,女兒就不親了?)。

至于昌哥兒,一開始,顧廷燁想過把昌哥兒要回來,趁著昌哥兒還小,心性不定,還可以管教,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昌哥兒長大了,心性已定,顧廷燁擔心昌哥兒在生母的教唆下會傷害到盛明蘭和團哥兒,便狠下心來,不認這個兒子。

「不行。」顧廷燁背過身去,斬釘截鐵地拒絕,「如今你鬧了這麼一場,叫明蘭再如何教養昌哥兒。」而且他也信不過昌哥兒,七八歲的男孩子,想鬧怪容易得很,自己七歲時已會往廷煒小床上丟蒼耳棘了。況且他此時性子也定了一半,若有仇恨,怕也埋下了,待他一日日大了,如禍患在臥榻之側。說句涼薄的話,他是不會拿嫡子去冒險的。

要是昌哥兒真的是一個隱忍記恨的人,進了寧遠侯府,的確很有可能會傷害到盛明蘭和團哥兒,顧廷燁的擔憂也不是空穴來風。于是,他狠心舍棄了昌哥兒。

「當初,是你替昌哥兒作的決定。你是知道我的,說出口的話,就不會收回。此生此世,昌哥兒都不會入顧氏族譜,叫他自己另立門戶罷。」

「京城你們不能再待著了。我會著人將你們送回你徽州老家。到那里,你們可以置辦田產,重新過日子。我會跟地方官吏打招呼,不會有人為難你們母子的。昌哥兒,便當沒我這個父親罷。」

同父同母,為何蓉姐兒是侯府小姐,昌哥兒卻不被承認?實際上,這也不能完全怪顧廷燁,真正導致蓉姐兒和昌哥兒命運迥然不同的人,是朱曼娘。

01.蓉姐兒之所以可以做侯府小姐,是因為她得到了正確的教導;

朱曼娘把蓉姐兒丟進了寧遠侯府,讓蓉姐兒在沒有父母呵護、周圍人都看不起她的環境下長大。受此影響,一開始的蓉姐兒并不討喜,是一個倔強、沉默寡言、不好管教的孩子,對任何人都親近不起來。

對待盛明蘭,蓉姐兒也是充滿敵意的,不肯叫盛明蘭母親,直接叫夫人。

好在,盛明蘭這個人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寬厚,恩怨分明,不會傷害無辜的人。而且,她作為顧廷燁的妻子,即使她不怎麼喜歡蓉姐兒,也會盡到嫡母的責任。

她進府沒多久,就把蓉姐兒接到了澄園,安排秋娘和鞏紅綃照顧蓉姐兒,親自過問蓉姐兒的衣食起居,查問蓉姐兒的功課。要是誰敢怠慢蓉姐兒,她就會毫不客氣地收拾誰。

「第幾個閨女不要緊,你們只消記得,無論將來如何,蓉姐兒總是這府里的大小姐,是實打實的主子就是了。」

有了主母的明確表態,下人們就不敢怠慢蓉姐兒,蓉姐兒也享受到了大小姐的待遇,心態發生了改變。

盛明蘭的心是頗正的,她之所以善待蓉姐兒,不是因為想在顧廷燁的面前表示自己的賢惠,而是因為她真心希望無辜的蓉姐兒過得好,擁有自己的人生,她只是在盡自己的力量做好事。

「還有那丫頭,有些事我的確是可為可不為。葉尖落下的一滴水,于人,不過渺渺,于蟻,卻是傾盆甘露。有些人的抬手之舉,興許就變了旁人的運數。明蘭也非如何慈德,無非做該做之事,求一心安罷了。」

盛明蘭為了把蓉姐兒養好,還為蓉姐兒求到了上學的機會,親自教導蓉姐兒管家,在擇偶上更是下了一番苦功,最終,蓉姐兒嫁給了青梅竹馬、成為新科進士的常年。

養不教父之過,一個孩子能否走上正途,與父母的教育有直接關系。有了盛明蘭的正確引導,蓉姐兒慢慢地走上了正路,她學會了感恩,學會了知足,安分守己地做一個侯府的庶女,乖巧懂事,端莊知禮。

甚至,她懂得知恩圖報,在敵人威脅到弟弟團哥兒的生命的時候,蓉姐兒發揮出了將門虎女的本色,奮勇對抗敵人,護住了弟弟團哥兒,也讓盛明蘭更加喜歡她。

要是蓉姐兒是個白眼狼,不識好歹,她在寧遠侯府也是站不住腳的。

02.攤上朱曼娘這個眼里只有自己、沒有子女的母親,昌哥兒太倒霉了。

朱曼娘為什麼選擇把女兒蓉姐兒丟進寧遠侯府,卻帶走了昌哥兒?答案很簡單,對她而言,孩子就是一顆棋子,實現她成為琉璃夫人、嫁入高門的棋子,而在那個年代,女孩子是棵草,男孩子是個寶,昌哥兒就是朱曼娘糾纏顧廷燁的法寶。

她帶著昌哥兒四處奔走,尋找顧廷燁,想盡辦法進入寧遠侯府,不肯把兒子交給顧廷燁,也不讓兒子接受顧廷燁的安排過著富裕、不愁吃喝的生活。

團哥兒出生了之后,顧廷燁雖然為了嫡子舍棄了昌哥兒,不讓其認祖歸宗,但是,也妥善安排了昌哥兒,只要朱曼娘安分守己,不再癡心妄想,跟兒子好好地過日子,昌哥兒雖然不能成為侯府公子,但至少可以衣食無憂、過著富足的生活。

可是,最終,朱曼娘為了自己的野心,硬生生地帶著昌哥兒逃跑了,繼續去追顧廷燁,結果,昌哥兒被朱曼娘活活地拖死了。

「這孩子本就不甚健壯,還被你硬帶著千里奔波,忍饑挨餓,病又不得及時醫治,白白拖死了一條小命,都是你這好母親的功勞!」

但凡朱曼娘肯認命,明白自己的身份,不再奢求,但凡她真的疼愛過這個兒子,期盼兒子過得好,昌哥兒都不會下場這麼凄涼。

就像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說:「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

遇上了這樣的父母,真的是孩子最大的悲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