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眉莊內心早已對甄嬛恨之入骨,可惜甄嬛竟毫無察覺

易理人生 2021/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傳》中的眉莊與甄嬛似乎是整部劇中唯一的一對「真姐妹」。肝膽相照,彼此坦誠,甚至愛到最後。可是,在《甄嬛傳》這樣一部「腹黑學」的大環境中,像這樣「真誠」的友誼真的能存活嗎?答案是令人質疑的,連宜修與純元這樣的親姐妹,尚且會自相殘殺,何況甄嬛與眉莊這樣的異姓姐妹?

一旦利益發生衝突,難免不會倒戈相向,你死我活。而原著中的甄嬛,是一個肯為了保全自身連親妹妹和親生母親都肯犧牲的女人。

1、產房的忌諱

按說,像眉莊這種懷有身孕的女子,去產房這種血腥汙穢之地是極不吉利的。孕婦最忌諱去兩種地方:一種是靈堂,一種是產房。這會引發自身的血光之災。這兩處所在,一個是汙穢之地,一個是至陰之地,孕婦涉足其中,要麼會殃及胎兒,要麼就會殃及自身。眉莊一向懂得「潔身自好、明哲保身」,卻為何要在甄嬛分娩之際主動來沾染血腥呢?

她又不是太醫,亦非甄嬛的母家之人,何必鋌而走險,自討晦氣? 莫非真是因為放不下與甄嬛的「姐妹情深」?其實不然,她放不下的是——「溫實初與甄嬛的情感混亂、糾纏不清。」

此時的眉莊已經懷了溫實初的孩子,在眉莊心裡,溫實初已經是她名副其實的「丈夫」了。至于皇帝,不過是個牌位和幌子而已。

如今,「老公」負責給「心儀女神」接生護航,零距離接觸,怎能不讓眉莊忐忑不安,如坐針氈?彼時甄嬛也將以產婦的身份不避嫌,不遮羞……眉莊只是略一聯想就會妒火中燒,如芒刺在背。

所以,她必須親臨現場「監督生產」,由自己全程盯著溫實初,免得他心猿意馬,耽誤「正事兒」;也免得他賊心不死、蠢蠢欲動。

眾所周知,眉莊一向慣于使用這種套路,聲東擊西,暗箱操作。比如,她主動搬去碎玉軒明明是為了避寵、為溫實初守身守節的,給皇帝與眾人造成的錯覺卻是——她放不下與甄嬛的友誼,情願去睹物思人、觸景生情了。

還有,她每天去太后那裡侍奉,明明就是借陪太后之名「邂逅」溫實初的,給人造成的錯覺卻是來「替皇帝盡孝了」。 她公然戴著皇帝賞賜的鐲子,明明就是在掩飾她早已移情別戀,卻給皇帝造成一種她對皇帝「情深義重,矢志不渝」的假像。

如今,她又主動跑到甄嬛的產房裡來,人人都以為她是不放心甄嬛,是出于姐妹情深。而實際上,她真正「放心不下」的是「溫實初「。

2、眉莊與溫實初的對話,暴露了她的真心

在原著中,根據眉莊與溫實初的那番對話,足以看出眉莊到底是對「誰」不放心了。

當甄嬛那邊傳來要臨產的消息後,眉莊就急三火四地趕到了甄嬛的宮中。

溫實初見懷著身孕的眉莊闖進來,不禁大驚失色,薄責她不該以身涉險。畢竟,此處屬于不潔之地,對一個孕婦而言,是十分忌諱的。然而,眉莊卻並不領情,對溫實初的態度冷若冰霜,充滿怨氣。原文如下:

眉莊的聲音清冷如碎冰:「皇上也攔不住本宮,溫大人以為還能勸本宮離了這裡麼?」

溫實初的聲音多了幾分柔和委婉:「娘娘懷著身孕是千金之體,多少也要當心些。」

眉莊道:「大人若願意,這話大可去說與外頭的皇上與皇后聽,想必他們更能入耳。本宮若是忌諱就不會闖進柔儀殿,既進來了就沒打算出去。」

看到了吧,眉莊這語氣分明是憋著一肚子邪火啊。但凡眉莊有這個權力, 她早就讓溫實初「滾出去另換他人」了。為啥偏偏是你負責給甄嬛接生?太醫都死絕了嗎?可惜我無能為力,不能讓皇帝換了你!我嫉妒的都要發狂了你知道不?

此時的甄嬛並不瞭解他們的真實關係,還非常感動呢。覺得眉莊是因為放心不下她,才冒險前來陪產的。怎奈,因為有些難產,甄嬛此刻也顧不得多想了。

眉莊見甄嬛遲遲生不下來,也是心急如焚,她並不想在這裡停滯太久。畢竟她也是孕婦,體力不支。于是乎:

眉莊向溫實初道:「兩碗催產藥喂下去了還不見動靜,到了這個時候還不用重藥麼?」

溫實初跺一跺腳,不覺長歎道:「果郡王預備下的催產藥固然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否則果郡王去往上京之前也不會親自送來,就為防著有這一日。只是…到底藥性霸道,不到萬不得已時切切不能輕用。」

實際上,此時的溫實初也是在暗示眉莊:「甄嬛與果郡王有一腿,那孩子是他的,不是我的。不然他怎麼會給甄嬛送催產藥?太醫院有的是催產藥,皇帝的女人何須他操心? 你要相信我,我跟甄嬛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關係!」此時的眉莊哪裡會聽進去這些?即便明示于她,她都未必信,還以為溫實初是在狡辯栽贓、禍水東引呢,更別說是暗示了。原文繼續:

眉莊一雙清澈明眸牢牢迫住溫實初的雙眼:「既是男兒身,做事何必這樣畏首畏尾?……你一向護著嬛兒如同性命一樣,如今節骨眼上怎麼倒猶豫起來了?」

眉莊後面這番話才是重點:「你一向護著嬛兒,如同性命一樣……」

此時的眉莊徹底絕望了,因為她已經看清——溫實初對她好,不過是看著甄嬛的面子。如果她與甄嬛撕破臉,那溫實初勢必也不會登門了,會主動要求別的太醫來照拂她的身體。

而眉莊對溫實初已經愛到刻骨銘心,難以自拔,怎麼肯就此失去?所以,她必須要和甄嬛維護好「友情」,才能夠挽留溫實初。

這就是眉莊與甄嬛沒有撕破臉的根本原因。如果溫實初肯給予眉莊一份「獨立的愛」,眉莊早就跟甄嬛翻臉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