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最狠女人嘉成縣主:靠毀人清白得來的婚姻,注定結局悲慘

有句俗語叫作「一家有女百家求」,誰家要是有個好女兒,會有不少人上趕著去提親。

就像《知否》里的盛明蘭,她雖然是盛家庶出的女兒,但容貌、人品、性情都是一等一的,任誰看了不得夸贊一句。永昌伯爵府的梁夫人,一見明蘭就喜歡的不得了,完全不在乎她是庶出的,多次透露想讓明蘭嫁給自己的小兒子梁晗。

梁家、賀家、齊家都想求娶明蘭,沒想到最后被顧廷燁搶了先。

《知否》中, 被「百家求」的不只有盛明蘭,還有齊國公府的齊衡。

齊衡出身于國公府,母親是皇上親封的平寧郡主,家世顯赫,更關鍵的是,齊衡潔身自好,沒有公子哥兒脾性,參加科舉考試榜上有名,前程不可限量,這樣的人才絕對是做女婿的最佳人選。

齊衡這麼搶手,其實并不是一件好事。

齊衡是個「香餑餑」,平寧郡主挑兒媳挑花了眼。

齊國公府這門好親事,不少家族都想攀上一攀,連王若弗和林噙霜也動了心思。

說實話,這兩個人多少有點不自量力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家女兒有多少分量,當時的盛紘不過是個五品小官,和齊國公府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華蘭當初能嫁到忠勤伯爵府,盛紘可沒少費力氣,更何況伯爵和公爵之間還隔了個侯爵呢。

王若弗吃著碗里看著鍋里,這邊向平寧郡主推銷女兒,那邊還吊著王家舅太太的嫡子,最后兩邊都落了空,還得罪了王舅母,讓兒子娶了康元兒為妻。

王若弗想高攀一下齊國公府也就罷了,畢竟如蘭是嫡出的姑娘,又有外祖父家做靠山,還有個年少有為的嫡親哥哥盛長柏,可林噙霜怎麼敢想的啊,她只是盛紘的妾室,沒有娘家可以依靠,盛長楓也不爭氣,齊國公府哪里是墨蘭能夠高攀得起的。

在林噙霜的眼里,自己的女兒是天子嬌女,長相才情樣樣出色,唯一拖后腿的就是有她這麼一個親娘。

她真的是太高看自己的女兒了,墨蘭自小養在她的身邊,學會了不少妾室做派,一點都不得體大方,男人很喜歡這種調調,但夫人太太們最不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女子,絕對不愿意讓她來主持中饋。

齊衡倒是看中了明蘭,但那個年代男女婚事要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齊衡自己相中沒用,得讓平寧郡主滿意才行。

平寧郡主眼高于頂,自然不會相中一個五品官的庶女,在她看來,這樣的出身要是娶進門來,會丟了自家的面子的。

榮家和六王妃也相中了齊衡,前后腳的向平寧郡主提親,平寧郡主一開始非常開心,自己的兒子這麼搶手,她很得意,后來平寧郡主就有些慌了,六王爺家和榮家的權勢都不小,這兩家她都得罪不起啊。

當下的曇花一現VS未來的公主之尊,平寧郡主選擇了后者。

榮家的發跡全靠了小榮妃,泥瓦匠家里飛出個金鳳凰,美人一朝選在君王側,全家都得了封賞,父親從泥瓦匠變成了富昌侯。

除非小榮妃能生下兒子立儲封王,否則因為這種原因封了爵位的大都不是世襲罔替,好些的可以承襲三五代,差些的一代即止或降等襲位直至庶民。

為了延續家族富貴,他們一般都會抓緊時間到處聯姻或培養人才,齊衡就是榮家相中的「人才」。

小榮妃寵冠后宮,但老皇帝已經有心無力了,小榮妃應該是永遠都生不出兒子了,榮家的富貴維持不了多久了,平寧郡主是不想和榮家結親的。

六王妃家和小榮妃家恰恰相反,當時皇上有意立三王爺為太子,因為三王爺沒有子嗣所以一直拖著,為了得到太子之位,三王爺決定從六王爺家過繼一個兒子,反正論起來都是老皇帝的親孫子。

過繼之后,六王爺的身價也不同往日了,他的兒子是未來的皇上,嘉成縣主和未來的天子一母同胞,身份也是貴不可言。

原著中說,那個朝代的駙馬爺只能封爵賞虛銜,若入朝為官,官職不能超過四品,所以有抱負的人對公主避之不及,因為一旦娶了公主,就等于宣告他們政治生涯結束。

嘉成縣主的好處在這里:他的弟弟過繼給三王爺后,就是唯一的儲君人選,身為六王爺的獨女,儲君的親姐姐,嘉成縣主的身份就等同于公主,她不必承擔公主種種忌諱,但卻可以受到公主所有實在好處。她丈夫依然可以為官做宰,大權在握,即便是言官、御史也沒法子從禮法上明目張膽地攻擊。

嘉成縣主能帶來這麼多實實在在的好處,平寧郡主能不喜歡嗎。

平寧郡主想要和六王爺結親,但小榮妃那里不好交代,她就故意挑撥六王妃,讓六王妃幫忙去解決。

榮飛燕清白被毀,嘉成縣主遭到報應。

古人道: 「生死事小,失節事大」,對于古代女子而言,名節清白高于一切,甚至比命更值錢。

六王妃也是有女兒的人,為了自己女兒的婚事,竟然想要毀了別人家女兒的名聲,實在是太歹毒了。

一日,榮飛燕外出,竟被一伙強盜劫持了去,只逃出了一個丫鬟,跑出來之后尋人前去搭救,到了晚上,榮飛燕才被找了回來。

榮飛燕被劫走了這麼長時間,很容易發生些什麼,就算是沒有,榮飛燕的名聲也毀了,大戶人家會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原則,不讓榮飛燕進門,這樣一來,別說是齊國公府 了,但凡有頭有臉的人家,都不會娶榮飛燕了。

幾日后,傳出消息,榮飛燕難忍羞辱,懸梁自盡。

齊國公府與六王爺結親,齊衡迎娶嘉成縣主為妻,十里紅妝,半城喜慶,這兩家真是一個大喜,一個大悲。

嘉成縣主和六王妃的報應很快就來了,在庚申之亂中,榮飛燕的父親富昌侯勾結四王爺,宮里的小榮妃做內應,發起了宮廷政變,小榮妃宣召了一些女眷進宮為質,這里面就有六王妃、嘉成縣主和平寧郡主,平寧郡主裝瘋逃過了一劫,嘉成縣主和六王妃沒有活著出來。

事后,盛長柏支支吾吾地對家里人說起這件事:

兵變后,榮顯闖宮,當著眾人的面拿走了六王妃和嘉成縣主,直到昨日竇指揮使打進來,才于一宮室內發現六王妃母女倆的尸首,是……是凌辱致死。

小榮妃早就查出來了,當初劫持了榮飛燕的人并非真正的強盜,而是六王妃的護衛和家丁,六王妃原本是想壞了榮飛燕的名聲, 叫她不能在京城立足,誰知中間出了差錯,嘉成縣主小小年紀就心腸歹毒,真的叫人毀了榮飛燕的身子。

嘉成縣主娶進門來,平寧郡主才知道明蘭的性子有多好,可那個時候說什麼都晚了,但她還是沒有料到,這門好親事的背后竟然背著人命。

嘉成縣主實在是太壞了,她的結局很解氣,但也有些可憐。

看《知否》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齊衡,雖然他真的很帥,但總給人一種不值得托付終身的感覺,他在一眾京城貴公子里是那麼耀眼,可看上他的女子都很不幸,齊衡對明蘭一往情深,可他真正為明蘭考慮過嗎?

沒有!齊衡對明蘭的愛和關注總是寫在臉上,他根本不知道,若是被別人看到了,這對他而言只是一樁風流韻事,對明蘭而言確實要了命的大事,甚至還關乎盛家滿門的清譽榮辱,或許,齊衡知道,只是不想往那里去想罷了。

嘉成縣主和榮飛燕因為爭搶齊衡,兩個人都以悲劇收場,世人會議論榮飛燕的清白和嘉成縣主的歹毒,卻沒有人去攻擊齊衡,他只需承受一些無傷大雅的流言蜚語,之后還有首輔大人的女兒嫁給他。

可這要是換一換性別,兩個男子為了爭搶一個女人丟了前程或是性命,這兩個男子會遭來非議,但更多的是說這個女人是紅顏禍水、狐媚貨色、不知廉恥。

說了這麼多,并不是為了嘉成縣主說話,她最后有這樣一個結局,也是罪有應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