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來甄嬛即刻除掉斐雯和靜白是為了警告端妃

易理人生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滴血驗親是甄嬛傳中非常精彩的一部分,各種矛盾衝突交織,[高·潮]迭起。眼看甄嬛一黨心虛勢弱,滴血驗親勢在必行。端妃一句「皇上龍體,怎可損傷?」,四兩撥千斤,一句話扭轉了乾坤。促成六阿哥弘曕和太醫溫實初驗血,甄嬛一党大獲全勝。但端妃已然洞悉了一切。真相大白後,皇上讓甄嬛「自己看著辦」,自行處置斐雯和靜白。歷經這場生死劫難後,甄嬛鳳凰涅槃,從殘酷狠心完全變成了狠而無心的黑鳳凰,即刻下令杖斃了靜白和斐雯後,訓斥六宮眾人:「自本宮回宮以來,關于本宮與雙生子的流言已經太多,以前不管,是因為流言無稽,誰知一再寬縱反而釀成今日大禍。」 甄嬛殺雞儆猴,杖殺的斐雯靜白是出頭的雞,端妃就是甄嬛要儆的猴。

祺貴人滿族已經被下獄流放,皇后宜修也被架空禁足,唯有知道真相的端妃需要拉攏警告。端妃雙商超高,自然明白甄嬛話裡話外的敲打,她的臉色甚為凝重不安。 端妃和甄嬛,是盟友卻不是朋友,可以為了利益聚,自然也可為了利益散。所以,在結盟關係破裂前,甄嬛要做的,只能是拉攏加警告。甄嬛的意思是:既然你知道了真相,就守口如瓶,好好做你的端妃,前途位分自然無虞。若有半點流言蜚語,以前寬縱不嚴懲,以後可不好說。 為了各自家族和自身的安全計,同盟可長遠互利,否則魚死網破,大家各憑本事。端妃在無十足十的把握下,一直信奉裝病「片葉不沾身」的處世哲學。

皇上對宜修徹底失望,吩咐甄嬛治理六宮,端妃敬妃從旁協理,徹底架空皇后。 皇上的打算,便是形成這種格局:宜修為皇后,形同虛設。甄嬛為皇貴妃,端敬二人為貴妃,三人管理六宮。但是,為了拉攏警告端妃,甄嬛必須拿出足夠的誠意。所以在皇上大封六宮之時,身為貴妃的甄嬛提出「無論如何,以端妃為尊,位分在臣妾之上。否則臣妾忝居高位,終究寢食難安。」 皇貴妃位,便是甄嬛送給端妃的大禮,既是答謝端妃在滴血驗親時的鼎力相助,又是對其保守秘密的拉攏和警告,明明白白的「紅包加封口費」。端妃從妃位,越過貴妃位,直接晉升皇貴妃,連升兩級,越級晉封,可謂榮耀之至。 若端妃笑納皇貴妃位,則二人達成一致意見,繼續結盟,共抗宜修,徹底將端妃推向皇后一党的對立面。只有這樣,甄嬛與果郡王私通的秘密才能「守口如瓶」,雙生子的真實身份才能再無旁人知曉,甄嬛才能真正「寢食心安」。

甄嬛的打算超出了皇上原本的預期,所以皇上好奇:你為別人求了那麼多,怎麼不為自己求一份恩典?甄嬛回答得天衣無縫「臣妾有皇上的寵愛,便是最大的恩典。」這是實話,正是因為有皇上的寵愛,有四阿哥和六阿哥兩位皇子傍身,又有朧月和靈犀兩位皇上疼愛的公主加持,所以甄嬛才有資本和底氣拉攏並警告端妃。 端妃聰慧通透,對形勢認知清晰明確,再加上她們有共同的敵人宜修,結盟共禦外敵是最明智最利己的選擇。聰明人不用費唇舌,結盟立即形成。

「禮尚往來」才可走得長遠。甄嬛既然投了桃,端妃自然忙著報李。揭發安陵容的情謎香和舒痕膠,為甄嬛第一個未出生的孩子和甄嬛莫逆之交的姐妹眉莊報仇,徹底使皇后孤立無援便是端妃回贈甄嬛的禮物。端妃不惜親自出馬,親口指證安陵容,更是不惜作偽證。明明安陵容小產的情謎香是甄嬛利用狐尾百合造成的,而端妃卻指證安陵容小產是她自己用凝露香魅惑皇上,才導致皇嗣折損的。 為了回報甄嬛,端妃不惜「欺君罔上」,還以「臣妾沒有誣陷鸝妃的理由」表明立場。回報甄嬛的抬舉,便是端妃背後的理由。端妃一直以來「不參與宮鬥,不結黨營私」的人設幫了大忙,她的話,眾人沒有反駁的理由。 端妃一句話,便徹底將安陵容拉下馬,斷了皇后的左膀右臂,使之身邊再無心腹可用。皇上由對安陵容的心疼自責,變成了憤怒報復,安陵容最終自戕,皇后成了孤家寡人。

甄嬛用皇貴妃之位,徹底封了端妃的口,使她再也不能獨善其身。端妃聰慧過人,迅速加入戰隊。「三人小組」同盟軍,火力全開,皇上與宜修最終「死生不復相見」。皇上再次疑心六阿哥身世,甄嬛為保萬事無虞,不得已絕地反擊。所以,她不顧端皇貴妃的再三囑託「要緩緩告訴皇上」,詳細描述了孫答應與侍衛偷情的細節,又默認六阿哥是果親王的血脈,靜和是溫實初的孩子……將皇上最在意的皇家尊嚴和名聲踩至腳底揉搓,徹底斷了皇上對生的渴望,以最快的速度氣死了皇上。

甄嬛此舉與端妃徹底生了嫌隙。皇上已死,甄嬛的養子四阿哥順利登基,甄嬛成為唯一的聖母皇太后。她再也無須顧忌端妃的反水。所以,縱使端妃不滿甄嬛的「疾言厲色」卻也只能無可奈何,不得已「又病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