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果郡王「從不示人」的紅珊瑚手串葉瀾依是如何知曉的?

易理人生 2021/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葉瀾依是甄嬛傳後半場頗為驚豔的人物,她像一朵冷豔俊美又清雋豔麗的黑玫瑰,屬於自由自在的大自然。她愛得純粹乾淨,明豔得不含一絲雜質。她原本是百駿園裡的馴馬女。七年前因果郡王的救命之恩情竇初開,從此一生傾慕王爺。 果郡英俊瀟灑王風流倜儻,詩書棋畫騎馬射獵技藝精湛,是個善於撩妹、嘴甜心善的富貴閒人,是「全京城女子的春閨夢裡人」。

當性格直爽、至情至性的葉瀾依,錯以為甄嬛「為了天家富貴」辜負王爺「一片深情」時,以匕首抵在甄嬛脖頸,「既有甘露寺的緣分,又何必得隴望蜀,施媚重回皇上身邊?」斥責甄嬛對果郡王的薄情,想要了結甄嬛性命為果郡王鳴不平。「我自認識王爺,便知他是天底下最英俊瀟灑的男子。從未見他如此受挫,潦倒憔悴……我若殺了你,只是這世上又少了一個負心人罷了。」「這些年來只有王爺對我最好,所以一切讓他傷心的人都該死。」 可當她看到甄嬛手上那串紅珊瑚手串時,頓時手抖心軟,震驚異常:「哪來的?你這是哪來的?這副珊瑚手串,是王爺數年前從南海求得的心愛之物,從不示人,為何到你手上?」看到葉瀾依如此傾心王爺,心中早已醋壇翻滾的浣碧立即得意炫耀:「這話你應該問這手串的主人。」 葉瀾依瞬間明白了王爺對甄嬛的義重情深,喃喃自語道:「王爺,你又不欠她的。為什麼對她如此放心不下?」葉瀾依放下了手裡的匕首,「罷了,王爺既把心都掏給了你,你若還有稍許良心,就該日日自責。王爺對我那點好,在你看來也許不算什麼,對我卻是畢生不可多得的溫暖。」

既然王爺從南海求得的紅珊瑚手串從不示人,那麼葉瀾依是如何知曉的呢? 王爺的私密之事,別人無法知曉,葉瀾依知道,必是王爺告知的。由此可見,葉瀾依與王爺的交情和關係必是非同尋常的。

一是果郡王與葉瀾依的長街偶遇。王爺第一句話便是:「你怎麼進宮了?」葉瀾答:「不是進宮,是要出宮。皇上病了,太后取消了駿馬表演。」果郡王立即開玩笑說:「太后果然是為了皇上好,不然皇上見了你,必定驚豔。」葉瀾依佯裝生氣說王爺嘴壞。果郡王則一本正經地說:「是你穿青色的衣服啊,真好看。」 這樣的對話,像極了互生情愫又彼此試探的青年男女含蓄曖昧的情話。葉瀾依接著說: 「王爺好久沒來百駿園了」,果郡王立即回道:「等我閑下來,閑下來一定去看你。」一個說你怎麼長久不來,一個說我閒時便去看你,這活脫脫就是戀愛的節奏啊。

當初蘇培盛到百駿園宣讀皇上旨意,封葉瀾依為答應時,她滿臉滿眼的不屑和冷漠, 自言自語道:「我再也等不到他來了,我還答應表演給他看呢?」蘇培盛好奇地問「他」是誰時,葉瀾依斜著眼怒懟:「你管我說誰呢。」蘇公公笑著恭喜她「可真有福氣」,葉瀾依立即回懟:「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啊」。果郡王的騎射,是先帝手把手教的,技藝精湛。由此可見,王爺經常來百駿園騎馬,自然和葉瀾依熟識。「我還答應表演給他看呢」,可見果郡王和葉瀾依的交情,早已是紅顏和知己。 「一句長久不來」,說明之前果郡王已多次頻繁探望葉瀾依,而葉瀾依早已傾慕果郡王,自會詢問他的行蹤和近況。果郡王告知她自己去了南海,求得了珊瑚手串,亦是人之常情。就如果郡王的貼身荷包裡放了甄嬛的小像,浣碧因為愛慕果郡王,留心他的一舉一動,探得荷包裡小像和杜若的秘密,並不是太難的事情一樣。

二是果郡王與葉瀾依的第二次螢屏相見。果郡王細心地看出了葉瀾依的心灰意冷,感慨地說,「許久未見,你已經是答應了。」葉瀾依無奈且痛恨道:「沒有人問過我願不願意。宮裡的一切都令我絕望和噁心,還不如我的百駿園乾淨。」 果郡王很擔心她,出言安慰和鼓勵。「還記不記得七年前你高熱垂危嗎,我那時救你,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還說,自己印象中的葉瀾依一直堅毅美好,哪怕再苦也會尋得一點甜蜜。孤苦無依的葉瀾依,除了果郡王,再了無牽掛。這樣的戀愛溫情,這樣的好男兒,葉瀾依怎會不動心? 她滿臉淚光,無限溫柔感懷地說:「你要我活著,我一定聽王爺的話!這樣的對話,像極了愛情。果郡王和葉瀾依,一個鍾情甄嬛,一個封為答應,再無相戀之可能。 葉瀾依就像依然深愛著果郡王的前任,他們共同經歷了前塵過往。由此,葉瀾依知道珊瑚手串的秘密,亦不足為奇。

三是葉瀾依愛合歡花勝過自己的生命。果郡王的母親舒太妃喜愛合歡花,這是在桐花台,甄嬛與王爺最後飲酒見面時,王爺親口告知的。為了將有毒的酒杯換給自己,他故意讓甄嬛去關窗,並指出窗臺上的合歡花是先帝因為舒太妃喜愛,著人畫在上面的,取「歲歲合歡」的美好寓意。果郡王凝暉堂種滿了合歡,那是先帝在他15歲時賜給他的,希望果郡王年年如意,歲歲合歡。果郡王死後,皇上命人將凝暉堂裡的合歡花盡數砍去。 葉瀾依痛苦地對甄嬛坦言:「人都死了,花留下來有何用?」但葉瀾依知道,這些合歡花是果郡王送給心愛之人封貴妃的賀禮。既是果郡王的心意,葉瀾依拼死也要保全。她謊稱自己夜不能安睡,需要合歡烹煮療養,皇帝最終同意將合歡全部移栽至春禧殿中。

果郡王因為母親愛合歡,所以自己喜愛。葉瀾依愛屋及烏,也鍾愛合歡。 果郡王母親深愛合歡花,這是果郡王的家事,也是私事,而葉瀾依卻能知曉,說明王爺對葉瀾依足夠信任,願意將自己的秘密和她分享。那麼,王爺告訴葉瀾依珊瑚手串的事情,也是順理成章的。為了撿起被暴雨打落在地的合歡,葉瀾依絲毫不顧自己經受寒風冷雨。甄嬛告知她可以在樹下鋪上布,雨停天晴之後命人撿拾起來即可,並讚歎御花園的合歡花算開得好的了。 葉瀾依立即反駁:「凝暉堂的合歡花才是天下最佳。每當入夏時節,就如花海一般。」甄嬛無限傷感地說「本宮從未見過。」可見,葉瀾依去過凝暉堂,和果郡王一起賞過合歡花,這樣的情誼,連甄嬛也不曾有過。對待被雨淋濕的合歡花,葉瀾依不願假手他人,她不願自己對果郡王的情意,沾染一分一厘的敷衍。

葉瀾依是個轟轟烈烈、真真切切的女子,絕不帶半點拖泥帶水的敷衍矯情,她在百駿園度過的每一寸時光都是明晃晃的瀟灑恣意,就如她對果郡王的愛,單純似清泉、堅定如磐石。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