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培盛為什麼把慎刑司之辱,全部算到安陵容頭上?

蘇培盛作為大橘子的貼身太監,位置不高但隱性權力很大。

各位小主都明白這一點。她們面對蘇培盛,總是和顏悅色,很少擺主子的款。

就連華妃那麼一個橫行霸道的人,見到哥哥年羹堯讓蘇培盛去伺候自己吃飯時,臉色都有些慘白,坐立不安。

蘇培盛也是一個聰明人,他很少狐假虎威,口碑還不錯。

但對一個人是例外。

這個人就是安陵容。

蘇培盛對一般的妃嬪,都很尊重客氣。

唯獨對待安陵容,卻非常蔑視。

他始終看不起安陵容。

有兩個細節可以證明這一點。

第一個細節是安陵容的封號。

安陵容懷孕后,皇帝很高興,就要晉升安陵容的位分。

內務府按照慣例,選擇了文、儷和肅三個字作為備選封號,送到皇帝面前。

這三個封號皇帝都不滿意,于是甄嬛就趁機提了一個建議——鸝。

自古選取封號,第一個要點就是寓意要好。

甄嬛卻建議以一個鳥獸之名,作為安陵容的封號,羞辱性十足。

皇帝乍看這個封號,就有些遲疑了。

蘇培盛立即幫腔說「黃鸝多子」,十分應景,寓意極好。

蘇培盛抓住皇帝重視子嗣的心理,和甄嬛一唱一和,給安陵容安了一個令人笑掉大牙的封號。

皇帝立即同意。

蘇培盛暗下內心的狂喜,按例去宣旨。

看著仇人倒霉,蘇培盛的心情,那是一個好,好得可以飛上了天。

他立即讓自己的徒弟小夏子,和雀鳥司要了五十只黃鸝鳥,作為賀禮給安陵容道喜。

這些雀鳥把安陵容氣得發瘋,面上卻不敢有半點不滿。

因為蘇培盛背后的人是皇帝。

沒有哪個妃嬪敢背上一句「對皇帝不滿」的評價。

第二個細節是安陵容徹底敗落,蘇培盛奉命搜宮。

安陵容和蘇培盛的對話,信息量就挺大,起碼說明兩個人結仇已久。

安陵容說:「日子好壞,不是你一個閹人說了算。」

蘇培盛只說了一句:「閹人也是人,說得也是人話。」

這起碼說明對蘇培盛,出生微寒起步低的安陵容,卻是最不把他當人的一位妃子。

這讓蘇培盛,對其恨之入骨。

蘇培盛和安陵容結怨,還在于一個關鍵事件——蘇培盛和崔槿汐的慎刑司之辱。

甄嬛把崔槿汐和蘇培盛救出來之后,使用了一招「禍水東引」,讓蘇培盛放棄對待妃嬪的「中立原則」,只要找到機會,就要狠狠整治安陵容。

安陵容在蘇培盛這里獲得如此待遇,除了日常她過于蔑視蘇培盛,還在于她心太急,給了甄嬛利用的機會。

皇后把這兩個人弄到慎刑司之后,安陵容作為皇后的「第一打手」,立即開始表忠心。

她暗中命人對蘇培盛和崔槿汐兩個人「多加照顧」,令崔槿汐和蘇培盛吃的苦頭翻倍。

安陵容死后,崔槿汐內心暢快,對甄嬛說:「昔日鸝妃給奴婢與蘇培盛的羞辱,沒齒難忘。」

如果僅僅是侮辱,還不至于結下梁子到如此地步。

這里甄嬛添了一把火,讓蘇培盛更加暗恨安陵容,也趁機把敬妃撈出了是非窩。

我們都知道,蘇培盛和崔槿汐能進慎刑司,敬妃算得上是幫兇。

敬妃無意中看到崔槿汐送給蘇培盛的「柳葉合心」荷包,就把這個消息透露給皇后,讓皇后找到理由來處置二人。

蘇培盛死里逃生之后,來到甄嬛宮里,甄嬛總是意味深長的把話頭扯到安陵容身上,語氣卻總是隱忍自傷:「若不是我無用,也不會牽連你和槿汐了。」

蘇培盛默默聽著,內心卻記了一筆賬——他已經把自己和槿汐遭遇的所有屈辱,全部算到安陵容頭上。

安陵容徹底失勢被幽禁之后,負責看管的人就是蘇培盛。

蘇培盛早就存了整死安陵容的心,茍延殘喘的機會也不會留給安陵容。

安陵容最后食用大量杏仁中毒而死,機會也是蘇培盛留下來的——這些杏仁是蘇培盛悄悄讓人留給安陵容的。

不然,安陵容連死的機會,都不會有。

安陵容和蘇培盛的矛盾,不能怪甄嬛推波助瀾。

最核心的根源,還在于安陵容的為人處世出了問題。

她自己也是受盡歧視的底層人之一,在后宮中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咖位升級后對待出身類似的人,卻是翻版的「夏冬春」。

這種狀態在現實生活中也有所反應。

最典型的反應是一個前輩如何對待新人。

有些人在新人時期,歷經艱辛和打壓,才熬過這個痛苦的階段。

當她成為有資本的上位者后,她對待新人的方式有兩種。

一種是自己吃過這樣的苦,明白其中的不易,她對后來者不會吝嗇自己的善意,會時不時施以援手。

一種是自己吃過這樣的苦,就有了一種擰巴的婆婆心理——「我都是這樣過來的,你為何吃不了這樣的苦?」這樣的人,估計時不時要添一把火,讓新人的處境更難。

安陵容無疑是第二種。

她吃過苦,上位后卻變本加厲苛待和她類似的人。

在蘇培盛這個配角的反襯下,大橘子被襯托得更加刻薄寡恩。

蘇培盛雖然是一個閹人,但他的心愿更具有代表性——我只想找一個合心意的女人,有個熱炕頭好好過日子就行。

蘇培盛的為人底線,還是靠得住的。一般的妃嬪,只需要尊重他,他就不會給別人使絆子。

但對待安陵容,蘇培盛明招陰招全來了一遍。

只能說,安陵容這個人呀,內心太貧瘠,太擰巴!

對她好的人,太不珍惜;不該得罪的人,得罪得狠狠的。

她的故事,一言難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