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變成肥豬婆的」林噙霜:她最大的錯,不是選擇做妾

在劇版里,林噙霜死了,盛紘一頓板子下了狠手,讓其身負重傷,然后,她被送到鄉下莊子里囚禁起來,沒有得到好的治療不說,還被盛明蘭來了一招殺人誅心。

看到那幅畫,林噙霜才意識到,她與盛墨蘭苦心策劃高攀梁家,居然是在盛明蘭的算計內,這讓林噙霜驚恐不已,擔心盛明蘭會傷害盛墨蘭,在肉體和心理雙重打擊下,最終很快就沒了。

而在原著里,由于盛明蘭有著穿越設定,姚依依一穿越過來,衛姨娘就掛了,她對衛姨娘并無多大感情,也沒有想著要為其報仇,盛墨蘭跟梁晗的事情與她沒有半點兒關系。

盛墨蘭與梁晗事發了之后,處置林噙霜母女的也不是盛紘,而是盛老太太。最終,林噙霜被關到了盛老太太的鄉下莊子里。

為了收拾林噙霜,好好報復一下這個昔日情敵,王氏接受了康姨母的建議,讓人每日只給林噙霜三碗豬油拌板,林噙霜雖然不想吃,但也不想死,只好吃了,由于她被關了起來,又無法運動,硬生生吃成了一個肥豬婆。

被扶著出屋時,她看見一個粗糙的半老婦人站在門邊,身形臃腫肥胖,布滿橫肉的臉上依稀可見清麗的眉目,與三哥和四姑奶奶有幾分相似,兩個婆子強行想把她扯回屋去,口中呼著‘林姨娘’云云。

盛墨蘭嫁人后,努力想把林噙霜救出來,盛長楓也嘗試過,可是,無論是盛老太太、王氏,還是盛長柏、盛長楓的妻子柳氏等人,都不可能樂意讓林噙霜出來害人,加上盛紘身邊還有十分痛恨林噙霜的美妾菊芳吹枕邊風,盛紘對林噙霜的情誼早已不在,林噙霜最終只能老死在鄉下莊子里。

林噙霜怕是做夢都沒想到,昔日里風光無比、連嫡妻王氏都奈何不了的她會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很多人認為,林噙霜最大的錯是做妾,在他們看來,林噙霜破壞盛紘與王氏的感情,不是好人。

的確,林噙霜不是好人,不顧廉恥,私底下與盛紘有了首尾,懷了孩子后逼迫王氏讓她進門。可是,她最大的錯不是做妾,而是貪心不足蛇吞象,忘了初心。

01.

在現代人看來,做妾就是當第三者,插足別人感情,破壞人家家庭,理應被釘在恥辱柱上。更何況,林噙霜是被盛老太太養大的,盛老太太對其有大恩,對她有著很好的規劃,打算給她找個好婆家,她卻背地里跟盛紘搞到了一起,讓王氏誤會盛老太太,是為背叛。

可是,在古代,妾是合法的,男人可以納妾,反之,若是妻子阻攔丈夫納妾,會被罵不賢、善妒,一個鬧不好就被扣上了觸犯七出之條的罪名。

林噙霜之所以放棄成為正室的機會,也要給盛紘做妾,只因一點,那就是為了錢。

林噙霜本來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小的時候,她家里的男人犯了事,行止不當獲了罪,雖未抄家殺頭,卻也門庭沒落,父親也很快去世了,母親帶著林噙霜艱難度日,在這段期間里,林噙霜吃足了苦頭,過夠了窮日子,也怕極了這樣吃糠咽菜的苦日子。

由于吃過了沒錢的苦頭,林噙霜對金錢有很清楚的認識,明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道理,也不相信有情飲水飽的話。在她看來,盛老太太出身高貴,一輩子沒吃過沒錢的苦頭,才會把感情看得比物質重要。

「你大了,該懂事了。……老太太什麼都好,就是有一樣,老喜歡絮叨什麼‘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人’,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老太太是候府嫡小姐出身,自不知道外面貧家的苦楚。一個廩生一個月,不過六七斗米及一兩貫錢而已,我們府里的頭面丫頭月銀都有八錢銀了,單你身上這件襖子就值五六十兩,你手爐里燒的銀絲細炭要二兩紋銀一斤,加上你日常吃的穿的,得幾個廩生才供得起?」

再者,由于表姐的前車之鑒,林噙霜也明白男人人品的好壞與是否有錢并無直接關系的道理。

林噙霜的表姐嫁給了一個窮苦的讀書人,陪著男人吃足了苦頭,結果,家里的情況剛剛好轉,男人就想要納妾,林噙霜的表姐不讓,差點兒被休,不得不答應讓男人納妾。沒過幾年,她就被活活氣死了,留下的兒女遭人作踐。

最后,她擇偶的目標十分明確,那就是嫁個有擔當的男人,可以給家里遮風擋雨。

「女人這一輩子不就是靠個男人,男人是個窩囊廢,再強的女人也直不起腰來,那時我就想,不論做大做小,夫婿一定要人品出眾,重情義,有才干,能給家里遮風避雨……跟了你父親,雖說是妾,卻也不必擔驚受怕,至少能有一份安耽日子可過,兒女也有個依靠。」

事實上,林噙霜的目的也達到了,她雖然是個妾,但是也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跟了盛紘之后,她過上了好日子,不僅衣食無憂,不用再擔驚受怕,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生活,而且不用受到主母掣肘,可以撫養子女,有獨立的產業可以獲得金錢來源,她的兒女雖然是庶子庶女,但由于盛紘寵愛,過得比嫡子嫡女還要風光。

選擇盛紘,林噙霜沒有錯,她最大的錯是拎不清,貪心不足蛇吞象,要得太多,可是,能力和德行都配不上,最終被欲望反噬了。

02.

如果林噙霜不忘初心,記住自己想要一份安耽日子的目的,就該知足,該好好守住目前的好日子。

她要想守住目前的好日子,實際上也不難,只需要她安分守己、不作死就好了。

只要她安分守己,抓住盛紘的心,那麼,王氏再恨她入骨,都奈何不了有是護著的她。

至于盛長楓和盛墨蘭,她根本無法為他們操心什麼,為兒女規劃前程,那是盛紘的事情。以盛紘對盛長楓和盛墨蘭的寵愛,怎麼樣也不會虧待了他們,不會把兒女推入火坑。

等到盛長楓有出息了,哪怕盛紘死了,林噙霜也可以跟著兒子過,享受天倫之樂,有個不錯的晚年生活。

她倒好,貪得無厭,一門心思想要讓女兒攀附權貴,想要女兒嫁得比王氏的嫡子嫡女還要好,最終,坑慘了自己的女兒。

她自以為傲的手段是妾室的制勝法寶,可是,她忘了自己的女兒是要做正妻的,是要相夫教子、處理家務的,高門怎麼可能看得上只會小妾爭寵手段的女孩子做正妻?

正如古希臘寓言家伊索所說,有些人因為貪婪,想得更多的東西,卻把現在所擁有的也失掉了。

最終,她毀了自己的幸福生活,也坑了女兒一輩子,為自己之前的惡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