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豪華人間遊的嫡子永琮,投一個「尊貴的胎」,趕一場「莫名的殤」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如懿傳》中乾隆帝一直都很喜歡嫡子,孝賢皇后生的二阿哥永漣,七阿哥永琮先後被立為繼承人,但很不幸的是永漣9歲夭折,永琮2歲夭折。

兩個孩子的相繼去世把富察皇后打擊的站不起來,悲傷過度,不久逝世。而劇中則是富察皇后染病,被嘉貴妃與玫嬪陷害,不慎落水,落水後不久去世。

國不可一日無君,也不能長時間無後,不久烏拉那拉氏嫻妃被推出來當繼後,她初當皇后一段時間,與乾隆帝關係親密,3年生1子2女,乾隆十七年四月生下了皇十二子永璂。第二年生下皇五女。乾隆二十年,又生下了皇十三子永璟。永璟出生夭折,就暫且不提,而十二阿哥永璂長大成人,活到25歲。

清朝的前四位皇帝都不是嫡子,乾隆帝一直有一個心願,他想讓嫡子繼位,他覺得嫡子跟其他的兒子不太一樣,最起碼嫡子在乾隆帝心中佔有特殊地位。

今天咱們就來說說永琮。

永琮這個胎,投得極不容易。

慧賢皇貴妃去世後,帝后關係跌至冰點,皇帝再未踏足長春宮。

富察皇后擔心高晞月臨死前對皇帝說過些什麼,高晞月確實說了很多,更糟糕的是,高晞月揭發的許多事壓根就與富察皇后無關,堪稱最慘背鍋皇后。

可是皇帝信了,自己的中宮皇后,手段卻如此汙糟,皇帝很憤怒,對皇后開啟冷暴力模式。

皇帝甚至會當著妃妾如懿的面就讓皇后「跪安」,皇帝許人「跪安」,於外臣是禮遇,對內嬪妃,則是不願她在跟前的意思了。

富察皇后痛失嫡子永璉,急需再生個嫡子傍身,可如今皇帝對她疏離冷漠,根本不入長春宮,她怎麼懷得上孩子?

皇帝只寵著如懿、意歡、金玉妍、白蕊姬一干妃妾,而純妃蘇綠筠再度有孕。

皇帝還下旨,追封大阿哥生母哲妃為哲憫皇貴妃,這道旨意令皇后心驚,因為宮中隱隱有流言——皇后嫉妒富察諸瑛生下長子,在她飲食中做了手腳,長期食用,一朝暴斃。

富察皇后飽受冷遇,憂心如煎。

但山窮水盡之中,往往潛伏著柳暗花明。

高晞月最後一次見皇帝時,拿一個鵝絨墊子算計了皇帝,她死後半個多月皇帝開始發病,由紅疹子發成水皰,飽含膿水,之後發熱昏迷,太醫診斷為疥瘡,易傳染。

富察皇后憑著六宮之主的身份,向太后請求獨自侍疾,理由是——疥瘡會傳染,若是六宮輪侍,萬一都染上了病症,恐怕一發不可收拾。

太后沒理由不同意,於是富察皇后開啟了一段勞累又幸福的「霸夫時光」,那段時間,其他妃子根本都見不到皇帝。想想也蠻可憐,年少結髮,丈夫卻從來不屬於自己,只有在他生病昏迷的時候,才能利用正妻的權力同他單獨相處。

富察皇后的悉心侍疾,感動了皇帝,帝后感情得到修復,皇后遂承恩如初。

不久之後,年已三十五歲的富察皇后再度有孕。永璉早夭之後,帝后盼望嫡子多年,自然格外歡喜。

但皇后本就不是有孕的最佳年紀,又因永璉之死憂思過度,導致體質虛弱,而且有孕之前一直日夜侍疾,勞累過度,因此這一胎懷得並不穩當,才四個月就要燒艾保胎。

此後皇后一直靜臥榻上,服用各色安胎湯藥,宮中事務完全丟開,內延盛事亦極少參與。

皇后沒法不小心謹慎,中宮無子,等於是無依無靠,將來母憑子貴、富察族的榮耀,全指著肚子裡這塊肉。

皇七子永琮不滿八個月就出生了,體質格外虛弱,聽不得一點動靜響動,早晚便是大哭,又常染風寒,自幼養在繈褓中,便是一半奶水一半湯藥地餵養著。

但皇帝對這個嫡出的皇七子喜愛異常,永琮出生當日正逢亢旱之後大沛甘霖,喜雨如注,又值佛祖誕辰的四月初八。在皇帝眼裡和眾人口中,嫡子永琮是個有福氣的孩子,皇帝還為了這個有福氣的孩子大赦天下。

皇帝前面有六子,除永璉早夭,諸子一向平分春色。然而七阿哥永琮的殊寵,硬生生將其餘幾位皇子都比了下去。連三個月後金玉妍的八阿哥永璿出生,皇帝亦不過淡淡的,全副心思都用在了永琮身上。

其實小小孩子寵愛過盛並不是什麼好事,按老派說法會折了福氣,按現代說法容易招嫉招恨。

宮中對於嫡子永琮的出生,真心歡喜的僅有帝后二人,即便太后,也不過面子上的欣慰,畢竟兒子媳婦都是山寨的,孫子嫡不嫡出,都不是她的血脈。

至於嬪妃們,那個會稀罕別人的孩子?

皇帝厚此薄彼,金玉妍第一個不高興了,偏偏奴才們還嚼舌,說七阿哥是四月初八佛祖誕辰生的,八阿哥是七月十五中元鬼節生的,一佛一鬼,難怪皇帝不喜歡八阿哥。

金玉妍差點氣炸,她這麼健壯的兒子,會活不過那個小病秧子?

但最可怕的,往往潛伏在不起眼的地方,比如白蕊姬和茉心。

一個要為被迫害成「妖孽」的孩兒報仇,一個要為死不瞑目的主子慧賢皇貴妃報仇,而富察皇后根本不知道自己竟是她們的仇人。

白蕊姬和茉心一牽手,金尊玉貴的嫡子永琮就染痘疫而亡。

投胎是個技術活,永琮這胎,投得極好,又極不好。

說極好,是因為中宮嫡子,沒有比他更尊貴的命格了;

說不好,是因為他寄身的母體孱弱,直接導致了他的病弱,簡單說,不符合優生學。如果是一個健壯的孩子,痘疫也不見得能要了他的命,比如他的曾祖父老康就挨過了天花。

說不好,還有一個原因——他老子太長壽。

身為帝王,沒有繼承人固然煩惱,但繼承人由幼年而青年而壯年,皇帝卻逐漸步入老年,這個階段也煩惱。或者小的等不及了要發動宮變奪位,或者老的怕小的等不及了發動宮變奪位,總之父子相疑,屠戮難免。

漢武帝和衛太子劉據,康熙和自己一手撫養長大的太子胤礽,都碰到了這種局面。

而永琮再無須面對未來可怕的腥風血雨,在他不滿兩年的生命裡,既享受過最高級別的父母之愛,也嘗盡各款苦口湯藥,最後還尊享到高配版喪禮,就當是一場豪華人間遊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