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看似溫和良善的甄嬛其實更愛擺譜端架子

易理人生 2021/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看似溫和的態度中隱藏著諸多架子和清高孤傲,得罪了人也不自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她一失寵,就會被齊妃、富察貴人和祺貴人等欺淩侮辱,被安陵容嫉妒陷害毫無察覺。

甄嬛剛一進宮時,看到無腦愚蠢的夏冬春被華妃的「一丈紅」打得殘廢,又被不明不白「失足落水」淹死在井裡的福子嚇得膽戰心驚,意識到自己和眉莊風頭太盛樹敵不少,便決定裝病靜養躲避恩寵。作為遠離核心宮鬥區的碎玉軒常在,甄嬛和一眾丫鬟奴才相處愉快,年下除夕共同剪紙貼畫一起守歲,和一同長大共同入宮的丫鬟浣碧和流珠更是情同姐妹…… 此時的甄嬛看似性格和順謙遜,毫無一宮主位的清高擺譜。這只是甄嬛初入皇宮,不瞭解後宮情勢的情況下,有意識地選擇的可以低調保全自身和家族的一種有效手段而已。其實,世家出身、從小嬌生慣養的官宦嫡女甄嬛,內心是非常在意規矩尊卑的。她性格清高孤傲,善於隱藏自己的擺譜和端架子。 但是,這種刻在骨子裡的習慣常常在不經意間流露無疑。

倚梅園宮女余鶯兒,假借甄嬛的名義親近皇上,從官女子晉封餘答應,恃寵而驕、目中無人。余鶯兒堅信「不以位份定尊卑」,奉行「皇上寵誰誰的位份就高」的處世哲學。所以在她初次見到久病無寵的甄嬛,即使得知甄嬛常在的位份高於自己答應的身份時,依然趾高氣揚、眼高於頂。 可是甄嬛也不是吃素的,即使自己從未侍寢算不得真正意義上的小主時,依然要求侍寢多次、頗得盛寵的餘答應給自己行「跪拜大禮」。甄嬛從內心看不起出身卑微的丫鬟余鶯兒,更是對她假借自己名義邀寵的行為所不齒。所以當眉莊說余鶯兒的寵愛「快要趕上自己」時,甄嬛本能地反應是:「她的出身擱在那兒呢,再怎麼受寵也越不過你去。」甄嬛不僅當面教訓給自己行禮不規范的余鶯兒,還讓侍女流珠當面示范如何行跪拜大禮。 甄嬛此種行事,無疑是嘲諷餘答應在她心裡不過如丫鬟一般。當余鶯兒對甄嬛的要求明確怒懟「你也配」時,甄嬛便立即搬出了皇上向來喜歡禮儀周全之人,余答應聰慧一學就會的理由, 心安理得地認為「我是常在,你是答應,我的位份比你高,你身份微賤低我一等,所以你就要向我行跪拜大禮」。

因為余鶯兒的一番無理取鬧,皇上為了維護甄嬛的面子,越級晉封她為貴人。眉莊和安陵容來向她道喜。安陵容立即向她行禮問安叫了一聲「莞貴人」。甄嬛雖然表面嗔怪:「這是做什麼,咱們姐妹倒生分了。」臉上卻是笑顏如花,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甄嬛由貴人晉封嬪位,成了正兒八經的娘娘時,見了還是貴人位份的曹琴默,篤悠悠地等著曹貴人給她行大禮。等曹貴人很「尊敬地」行完問安禮時,她坐在石頭上,連起身客套一下也不曾,手裡搖著扇子,一邊扇風一邊假惺惺地說道,姐姐太客氣了,你我倒生分了,姐姐快坐吧。這架子端得!

甄嬛以「熹妃」身份從甘露寺榮耀回宮。看到愛耍小性子、頭腦簡單的祺嬪總用發夢魘爭寵,被翻了牌子的欣貴人卻無力反擊。為了維護後宮平衡,熹妃立即賞了祺嬪一碗糙米薏仁羹,既扼殺了後宮爭風吃醋的歪風,又為老實不得寵的嬪妃打抱不平。 眉莊雖是開玩笑,但也不失事實:「熹妃娘娘好大的陣仗」。崔槿汐因「對食」一事從慎刑司出來,眾嬪妃到皇后宮中請安。皇后故意拖延時間,暗示祺嬪康常在等羞辱甄嬛主僕。祺嬪當著眾人面嘲諷熹妃「上樑不正下樑歪」時,甄嬛雙手叉腰,來回踱步,像極了大領導當面訓斥惹怒自己的下屬,款兒范十足「還未恭喜祺貴人,終於放出來了。想必祺貴人禁足時一定是悶壞了,一出來就往人堆裡紮。」 訓完了祺貴人,接著訓斥眾妃嬪「那麼你們的心思呢?是否也和祺貴人一樣?」眾人答覆「嬪妾不敢」方才作罷。

皇上病重,甄嬛協理六宮。雖然自己是貴妃的位分,端妃身為皇貴妃,也不得不聽她訓話「管好各宮的皇子、公主,若打擾了皇上休息,別怪本宮不顧年往日的姐妹情分。」 端妃忍不住提醒她:「何須如此疾言厲色」。甄嬛有皇子公主傍身,又深得皇上寵愛,握有協理六宮之權,便端足了架子。縱使皇后宜修不作死,一直與甄嬛和睦相處,甄嬛封了皇貴妃,一党獨大時,也必然不會有皇后的立足之地,看她後來對待端妃的態度便一目了然。

甄嬛是個聰明有野心的女人,她的不安分隱藏在她和善友好的面目下,隨時會爆發出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