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明蘭的臉都被墨蘭劃破了,盛紘為何只是輕描淡寫罰墨蘭跪祠堂?

為了引出墨蘭在吳大娘子的馬球會上差點給盛家丟臉的事情,明蘭故意隻身與吳大娘子親近氣得墨蘭對自己動手,只為盛紘在懲罰墨蘭的同時治林小娘一個教壞姑娘的罪名。

可沒想到明蘭的臉蛋都被墨蘭用碎瓷片給劃破了,盛紘都只是輕描淡寫地罰墨蘭打手板跪祠堂,對林小娘連一句責駡都捨不得,明蘭這才開始放大招,眼睜睜看著墨蘭似乎梁晗而不做聲,等著盛紘親自去拆這個大禮包。

雖然明蘭的做法越來越解氣,但是盛紘未免也太糊塗了些,要知道,墨蘭劃傷明蘭臉頰的做法已經不是閨閣女兒吵架拌嘴小打小鬧那麼簡單了,她是想要毀掉明蘭的一輩子啊!

而且馬球會上私闖男賓席的隱患也不小,盛紘怎麼就用二十手板和跪祠堂給打發了?更過分的是,手板還沒打上就取消,跪祠堂也在三天后變成了禁足,這算是什麼懲罰?

很多人看到這裡都認為是盛紘偏心林小娘母女偏到胳肢窩去了,其實不然,想當年衛小娘連命都沒有了,林小娘也不過丟了管家權而已,如今明蘭臉頰受傷能有衛小娘一屍兩命嚴重嗎?盛紘怎麼可能給她做主。

比起明蘭的傷,盛紘更擔心傳出去之後,墨蘭會落下兇悍刻薄的名聲,這不僅關係到墨蘭的前程,還會連累到盛家的聲譽,所以盛紘依舊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次是明蘭失算了。

不過明蘭的盤算沒有白費,盛紘見墨蘭如此不懂事,雖不在明面上對她過多處罰,但是在婚事上卻給了她重重一擊。盛紘免了墨蘭的罰跪,卻沒解她的禁足,不許墨蘭出門見客,就是不想再給她丟盛家顏面的機會。

至于林小娘求盛紘給墨蘭找婆家,大家不會真以為盛紘是為了墨蘭的前程著想才找的文炎敬吧?誰不知道嫁個好人家能少奮鬥二十年啊,盛紘若是真的清高,就不會自己求娶王氏,又給長柏找了海氏。

原本墨蘭養在妾室身邊就已經夠掉價的了,所以盛紘才一心想要把墨蘭塞去壽安堂,但這事兒被林小娘自己攪和了,盛紘便想著把墨蘭送去葳蕤軒,可林小娘死活都不同意認為墨蘭過去會受苦,盛​紘​也就放任她親手斷掉女兒的前程。

即使是這樣,盛紘也還能求大娘子和老太太給墨蘭找個人家,就算找不到什麼勳爵人戶,至少也能尋個門當戶對,總不至于是文炎敬那樣出身的人,但這也被墨蘭自己給毀掉了。

不過盛紘也不覺得有什麼,因為他本來就沒對這個女兒的婚事抱有太大的期待,所以對墨蘭想要混入男賓席以及向姐妹動手的行為並不生氣,只是如此一來,墨蘭能嫁的門戶就更低一些了,這樣既能用盛家的權勢讓對方閉嘴,還能讓盛紘博得美名呢。

都說生命中的饋贈早就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墨蘭的人生就是如此,盛紘之前容忍她的放肆就是想到未來會有這麼一天。而墨蘭雖然改寫了低嫁的命運嫁給了梁晗,但失去娘家助力和生母疼愛的損失也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