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才明白,林姨娘的慘敗,竟是不知道盛纮愛她有多深

在盛家,林姨娘是個得意洋洋的美人。她垂著發絲,剪著梅花,楚楚可憐往那兒一站,在盛纮心里,便已勝卻人間無數。尤其勝過嫡妻王氏。

王氏也是個爭強好勝的,可惜總是使錯了勁兒,用她自我檢討的話來說便是:鬧來鬧去,竟是鬧了個無用。

林姨娘雖為妾室,但她從未瞧得起過大娘子。私底下,她向墨蘭傳授機宜。「攏住了郎君的心,才是本事。大娘子就是不懂這一點。「

王氏費盡心機想把丈夫拉回來,卻是越努力越失敗。好不容易想學著柔情似水一把,結果才一盞茶的功夫,就跟盛纮撕破了臉皮。王氏只好望天興嘆,原來這做狐媚子,也是需要天分的啊。

林姨娘最懂揚長避短,她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即便盛纮又討了幾房姨娘,她林噙霜也始終立于不敗之地。

可這個贏麻了的女子,為啥最后會輸得那麼慘呢?開始看《知否》時,我認為她是高估了愛情,低估了人性。可再看再琢磨卻意外發現,林姨娘失敗的原因,竟是恰好相反。

她,低估了盛纮對她的愛,才導致一敗涂地覆水難收。

01 抓心

林姨娘讓盛纮心動,真的是僅靠美貌嗎?非也。作為封建社會里的成功男人,女子之美,并不是盛大人身邊的稀缺資源。

盛府中,除了林姨娘,盛纮身邊還有清秀佳人衛小娘、嫵媚妖嬈香姨娘,以及老實溫馴的長棟他媽。

在這一眾女子之中,林姨娘硬是殺出重圍,在盛纮的心尖尖上,站足了20年。這是美貌的奇跡嗎?不,這是愛情的奇跡。

林姨娘沒因「色衰而愛馳「。徐娘半老之際,還能被纮郎攬在懷中,情意綿綿說一句」燈下看美人「。原因何在?

正是盛纮坦白的那句話:美人易得,像霜兒這般善解人意的美人卻難得。

霜兒的善解人意,實則是巧言令色投其所好。她太懂他的痛點了。

盛纮不是天生寵兒。作為一個庶子,童年受了很多磨難。「9歲之前,身上的皮沒有一塊是好的「。他是個在輕視和虐待中長大的娃。成年后的出人頭地,能讓他揚眉吐氣,卻撫不平曾經的創傷。

心理學專家說,幸福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來治愈。

在極度匱乏尊重與愛的環境中長大的盛纮,心底的凄涼和悲傷,成為人上人之后解恨般的快意,他能跟誰傾訴?

嫡妻王氏嗎?還是算了吧。她非但不會理解他,只怕心底還會暗戳戳升起幾縷瞧不起。太師家的嫡親女兒,哪里懂盛纮感受過的炎涼和凄苦,又怎能撫平他的切膚之痛呢?

林姨娘就不同了。她跟盛纮的親娘一樣同為妾室。她生的一雙兒女,跟盛纮一樣俱是庶子。在她那里,盛纮找到的是身份認同,是出了一口惡氣的痛快。

他對林噙霜的寵愛,就是對過去的報復。當年那個可憐的庶子,今天有本事給妾室和庶子女這般的風光體面。好不暢快啊!

林姨娘極其敏感地抓住了這一點。她越是楚楚可憐,他便越像蓋世英雄。她越被王氏欺辱,他就越想為她一次次出頭。

他不惜違逆老太太,不惜得罪太太,還因為林姨娘給了他完美的反饋——尊重。

她那句時不時拿出來說的,「我也是好人家的女兒,原也可以去做正頭娘子的。只是愛慕纮郎的人品才貌,才甘愿委身做妾」,堪稱利器,屢試不爽。

盛纮在她身上豪擲的情與愛,得到了豐盛的滿足。每個毛孔,都像被熨帖過一般舒坦。

我有時候會想,究竟什麼是愛情?這是個千人千面的問題。但一定有個共同點——我們會因為愛跟對方一起時的自己,而愛上那個人。

盛纮便是如此。他喜歡為林姨娘撐腰的自己。林姨娘的配合,一聲聲「纮郎」,一句句「情深難自抑」,更讓他酣暢淋漓。盡管盛府所有明眼人,都看出這是詭計,奈何盛纮不愿醒。

愛情并不只讓女人變傻。精明如盛纮,一樣難逃劫數。

02 誅心

林姨娘除了貪與惡,還是個得意便會忘形的人。對輕易被拿捏住的盛纮,她心中未嘗沒有些許輕蔑。不然一個做母親的,也不會在女兒面前,炫耀自己用在她父親身上的「本事」。

也正因此,林姨娘雖然抓住了盛纮的心,卻從不曾珍惜。她以為盛纮迷戀的,是她的美貌和手段,卻沒發現他對她的愛究竟有多深。

最明顯的事例,便是墨蘭的婚事。

盛纮為墨蘭,尋了舉人文炎敬做女婿。不料母女倆卻極為嫌棄。這是林姨娘開始犯傻走向覆滅的第一步,從此,她便一步錯步步錯,再無回寰之地。

盛纮的安排,她以為是慢待墨蘭,卻不懂這恰是盛纮對她們母女的一片深情。

在盛府,因為有盛纮撐腰,林姨娘活得很體面。她最歡喜這富貴排場,只恨不得如烈火烹油般才好。

但盛纮卻不這樣想。他以為自己對霜兒最大的虧欠,是一個正妻的名分。他可以給她田莊鋪子,可以護她一生周全,卻無法給她一個堂堂正正的嫡妻身份。

他為墨蘭選中文炎敬,是想用墨蘭的幸福補償林姨娘的遺憾。他想讓林姨娘看到女兒活得揚眉吐氣,遠勝過嫁到那些貴胄之家受委屈。

但盛纮這番「計長遠」,卻成了自作多情。怪只怪林姨娘演技太出色,讓盛纮誤以為這飽讀詩書的娘倆,真得清高如竹,平生只渴望一份真情呢。

盛纮的一片心,被當作了驢肝肺。林姨娘準備親自上陣,為女兒和自己的后半生博一把。

她是個投機分子,深信富貴險中求。為此不惜鋌而走險,冒著女兒身敗名裂的危險,劍走偏鋒,逼迫盛纮就范。她還周全地做了兩手準備,塞給盛纮一個艷婢,再加上一道保險鎖。

有道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林姨娘自以為得逞,女兒即將攀上高枝,自己終可揚眉吐氣。于是,她得意了,忘形了,摒不牢了。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嘚瑟。

她骨子里就是個拜高踩低的勢利之人,她最不想要的就是做小伏低的人生,最看不起的就是沒有手段的女人。

但出身和機遇,卻逼她不得不扮作這樣的女子,來換取富貴榮華。若有一日可擺脫這樣的「人設」,她簡直欣喜若狂(關于這一點,我在之前文章里已寫過,就不在此贅述了)。

古語有云: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林姨娘撕下偽裝那一刻,敗局已定。盛纮的心痛,比憤怒更猛烈。

我把你放在心頭20幾年,你把我當什麼了?

在這個男人心里,明媒正娶的大娘子只是家族聯姻。郎情妾意的林噙霜,才是他作為一個男人的愛情。卻終是錯付了。

林姨娘露出原形時,她便不再是他甘愿呵護的女子,成了跟他爭奪利益的對手。霜兒那楚楚可人的形象,已經先于她的身體,死掉了。

03 平常心

林姨娘做夢也沒有想到,盛纮對她的愛,竟會將她置于死地。

因為愛,他才會內心坍塌,才無法接受眼前人不是心中她。林姨娘低估了她的偽裝,在盛纮心里的分量。

她不是個相信愛情的女人。她以為從盛纮那里哄來的,是一個男子對美嬌娘的寵。卻不知,在盛纮的情感世界里,他是把她當作知心愛人的。

我知道有朋友會反對,覺得盛纮并不愛林噙霜,他不過是更愛自己。

沒錯,在盛纮的價值排序里,愛情從來就不是第一位的。但與其說他更愛自己,不如說他更愛家族命運。作為封建官紳,治家為官的好名聲,才是他追逐的最大信仰。

他給妻妾的愛,從來都是有限的。但在這逼仄的空間里,他又的確是把霜兒放在心尖上的。不能因為逼仄便認為他不愛,只是這愛里,有太多局限,太多涼薄。

林姨娘作為愛人的形象,坍塌了;對家族的威脅,又觸碰了盛纮的逆鱗。撕掉了「情深」的面紗,便只剩冰冷的末路。

追一部好劇的魅力,是可以在別人的故事里,領悟出些人生的道理。

林姨娘有小聰明,卻無大智慧。她的一生,贏在了手段,卻輸在了貪婪。

她太艷羨烈火烹油的富貴,人心不足蛇吞象。吃相難看,必然行為失當動作變形。如同漁夫的老婆,最終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

她太汲汲于富貴,又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以為天下沒有她搞不定的事。其實,她在盛家取得的體面,帶著極大的僥幸。盛老太太秉性清高,嫡妻王氏素無心機,盛纮又念舊情。換做其他人,她未必能贏。

在盛老太太看來,她們母女皆是輸在了貪字上。

老太太那麼偏愛明蘭,在擇偶時也不曾處心積慮讓她攀高附貴。 飽經滄桑的老人深深懂得,幸福與否不在富貴。一份舒心的日子,才是對女人最好的滋養。

想想甄嬛,重回皇宮并大獲全勝之際,可曾有過幾多喜悅?不過是一場盛大的落寞。

人最要緊的,是認清自己,以及自己的能力。古人說「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有莫強求」,乍一聽充滿宿命感,細思量,實為針對貪欲的一劑良藥。

富貴榮華,如煙云過眼。去除執念,珍惜所得,抱持一顆平常心,方可內心篤定的過好這一生。

貪欲猛于虎,你未必是景陽岡上那個打得了虎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