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妙音娘子余鶯兒為何下場慘烈,看她觸碰了男人的什麼底線

易理人生 2021/03/26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有句話叫「德不配位必有災殃。」也就是說,你的身份和福祿如果遠遠高過了你的德行,那麼,這種榮華富貴一定不會長久的。因為你的德行不配擁有這一切,所以,只會損耗自己的福報。

1、什麼叫「德不配位?」

這個話題甚至可以引申到家長過分寵溺孩子上,越是過分被家長寵溺的孩子,往往越是多災多難。這是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孩子剛剛立世不久,根基尚淺,尚未為自己積德行善,或者說還沒有為家庭、社會做貢獻,就享受了如此多的厚愛, 反而會折福折壽。

《紅樓夢》中的劉姥姥就曾經叮囑鳳姐:「 以後奶奶少疼一些大姐兒就是了,她小小年紀,怕經不起。」

而馬道婆也對賈母說過,給寶玉供奉燈油不宜過多,哥兒年紀小,反而會經不起,倒怕折福折壽了。

言歸正傳,《甄嬛傳》中的余鶯兒就屬於德不配位型, 她雖然沒有華妃的家世好,也沒有華妃的位份高,卻過早地擁有了華妃的囂張跋扈.

她並不僅僅是給甄嬛做手腳,而且還另做了一件更惡劣的事,她居然將碎玉軒的史美人關進了「慎刑司」——也就是崔槿汐後來被關押的地方。

一般進了慎刑司的嬪妃或宮女,都活不了幾個月。這件事不但史美人遭到迫害,而且還殃及到了淳常在,把淳常在嚇得大哭。

具體情況是這樣的。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裡面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2、余鶯兒越職權,降罪史美人

原來,晚膳後大雪漸小,史美人在淳常在處用了晚膳正要回宮,淳常在便送她一程。天黑路滑,點了燈籠照路,誰知史美人宮女手中的紙燈籠突然被風吹著燃了起來,正巧妙音娘子坐著鳳鸞春恩車駛了過來,駕車的馬見火受了驚嚇,饒是禦馬訓練純熟,還是把車上的妙音娘子震了一下。

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妙音娘子卻不依不饒。史美人仗著自己入宮早,位分又比妙音娘子高,加之近日妙音受寵,本來心裡就不太痛快,語氣便不那麼恭順。妙音娘子惱怒之下便命人把史美人關進了「慎刑司」服役。

淳常在與史美人都是碎玉軒的嬪妃,史美人住在西配殿,淳常在住東配殿,甄嬛是一宮主位。

既然同殿住著,交集自然就會多一些,相互走動,一起吃個飯啥的也很正常,不料一頓晚飯竟引發一場災禍。尤其是史美人簡直如同禍從天降。

慎刑司」是廢黜的妃嬪和犯了錯的宮女內監關押服苦役的地方。史美人既未被廢黜,又不是犯錯的宮女,怎能被關入「慎刑司」?

甄嬛忙問道:「有沒有去請皇上或皇后的旨意?難道皇上和皇后都沒有發話嗎?」

淳常在茫然地搖了搖頭,拭淚道:「妙音娘子說區區小事就不用勞動皇上和皇后煩心了,誰要驚擾了皇上皇后定不輕饒。」

也就是說,妙音娘子沒有帝后手令,竟私自下令把宮嬪關入了「慎刑司」。 即便是華妃要處置比自己位份低的嬪妃也要先請示皇上,並向皇后報備一下,哪怕是象徵性的。

畢竟,曾侍過寢的嬪妃都是皇帝的女人,即便皇后也不敢擅自處決,當初華妃賞夏冬春一丈紅 ,也就仗著夏冬春還沒侍寢罷了。否則,華妃絕對不敢公開犯法違紀。即便想要除掉沈眉莊也是用暗箭,而不敢用明槍。

然,余鶯兒居然囂張跋扈到如此地步,連一向沉穩的甄嬛都為之震驚了。驕橫如此,真是聞所未聞!

3、跟蹤皇帝,挑釁甄嬛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余鶯兒冷笑一聲,道:「莞常在不是真的以為只憑位分就能定尊卑的吧?皇上寵愛誰誰就是尊,否則位分再高也只是卑賤之軀!何況你的位分也就是只越過我兩級而已,憑什麼敢指使我?」

在余鶯兒的認知裡,她侍奉了皇帝,就已經是皇帝的女人了,這才是貨真價實的「尊貴」。畢竟,她的身體已沾染了「龍氣」,所以,她的尊貴是有根可循的。

而甄嬛雖然位份比她高,卻是徒有虛名,連片兒「龍鱗」都沒摸到,位份也只不過是虛如泡沫,彈指可破。

甄嬛正要開口反駁,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冷冷道:「如果是朕指使的,要你向莞常在行禮參拜呢?」

余鶯兒神情陡變,慌忙和宮女跪在地上,恭謹地道:「皇上萬福。」

皇帝點了點頭,並不叫她起來,她小心翼翼地問:「皇上怎麼來這兒了?」

皇帝眉毛一挑:「那你怎麼來這裡了?」

皇帝被余鶯兒跟蹤至此、窺探隱私,心中已是大為不悅,如今聽見余鶯兒竟來反問他,越發憎惡異常。只是,面上卻不動聲色。

余娘子怯聲道:「臣妾聽說皇上近來愛來這裡散心,想必風景一定很美,所以也過來看看。」

皇帝語氣微含譏誚,道:「可見你不老實,這話說的不盡不實。」

明明是跟蹤調查加窺探,她還在這裡掩飾強辯,越發讓皇帝厭惡入骨了。

余娘子見皇帝面上帶笑。也不深思,媚聲道:「臣妾只想多陪伴皇上。」

皇帝聲音一凜,目光冷冷地道:「怎麼,你對朕的行蹤很清楚麼?」

皇帝說出這話時,已經想除掉她了,皇帝向來是「打鷹」的人,如今卻成了一隻「蠢鷹」眼中的目標與「獵物」, 那種被挑戰了權威與智慧的惱怒,瞬間令皇帝恨不得當場除掉她。

余鶯兒見狀不對,身子一顫,立刻俯首不再言語。

余鶯兒顯然也已經感受到了來自皇帝的不悅。所以不敢再說話,嚇得身子一哆嗦。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原本皇帝也想耐住心性給她一次機會,先禁足她一段時間再說。免得被甄嬛疑心他涼薄。

不料,余鶯兒卻偏要自己作死,竟被華妃驅使,繼而暗害甄嬛,這總算給了皇帝一個合情合理處決她的藉口。於是乎,皇帝下令讓她領了便當了。

怪只怪余鶯兒搞不清狀況,更不懂得男人心,她不但低估了新歡在男人心中的分量,更估了舊愛在男人心裡的比重。

更可悲的是,她不知道一個男人在追新目標時,被舊愛偷窺跟蹤會是一種怎樣的惱羞成怒、歇斯底里。沒當場把她扔進河裡就已經算是仁至義盡、涵養高深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